文革紅衛兵登廣告道歉:懺悔要趁早! | 時光心靈咖啡網

 

A-A+

文革紅衛兵登廣告道歉:懺悔要趁早!

2017年03月31日 人格心理學 暫無評論 閱讀 9 ℃ 次

61歲的劉伯勤,退休前任濟南市文化局文物處處長。日前,這位當年的紅衛兵登在媒體上的道歉廣告,引起輿論沸騰。在廣告中,劉伯勤向在“文革”中遭到自己批鬥、抄家和騷擾的眾多師生、鄰里道歉。他說,“垂老之年沉痛反思,雖有‘文革’大環境裹挾之因,個人作惡之責,亦不可泯。”

時間倒退到2011年,又一個文革懺悔者——59歲的王冀豫出現在公眾面前。42年前,16歲的北京軍隊大院子弟王冀豫在文革武鬥中打死了19歲的青年王巖宏。在王冀豫之前,63歲的前紅衛兵申小珂向87歲的老師程璧懺悔。他在文革中,曾經踢過這位老師一腳。

真正的懺悔還沒有發生


“文革”期間,學生停學,工業停產,農民也跟著參與批鬥整風,還發生了大面積的串聯與文攻武鬥,這場浩大的政治運動幾乎使國家陷於癱瘓狀態。後來國家力挽狂瀾,及時停止了運動,進行了深刻的反省,許多遭受迫害的同志也給予了撥亂反正,恢復了工作和名譽。但更深層的心靈傷害又該如何“撥亂反正”呢?

心靈受傷的不僅是肉體遭受迫害的同志,參與到政治運動中的紅衛兵也是受害方。老紅衛兵劉伯勤登廣告信道歉就是一種可貴的懺悔,此舉溫暖了別人,也試圖救贖自己。

現代的精神分析學派——客體關係理論說,嬰兒如果得到比較好的照料,在出生3個月後就會從所謂的偏執分裂期進入抑鬱期。進入抑鬱期的一個重要特徵是,嬰兒開始具備內疚的能力。因嬰兒看到了媽媽的真實存在,或者說,他與媽媽建立起了“我存在,你也存在”的真愛關係。如此一來,假若他攻擊了媽媽,他會內疚,因為他知道媽媽會痛,他甚至會感受到媽媽的痛,所以攻擊媽媽也等於攻擊自己。由此,攻擊別人的傾向就得到了限制。

文革期間,我們整個民族都集體陷入了偏執分裂,這說明,可能我們整個民族的心理集體退行到了3個月嬰兒的階段。一直以來,真正的懺悔沒有發生,那也可以說,是因為我們民族的心理一直沒有明顯進化。假若劉伯勤們會集體出現,那我們就可以欣慰地說,我們民族終於整體進化到抑鬱期了。

懺悔真的有用嗎?


依心理專家武志紅的說法,西方文明一直在進化,關鍵就是西方有許多偉大的懺悔者。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卡拉瑪佐夫兄弟》中有一個故事:老二問老三,殺死一個小女孩可以讓整個世界得救,這可以嗎?老三猶豫了一下,小聲但很堅決地說:不可以!如果這種懺悔在中國出現並得到共識,現在四處盛行的強拆也許就不會發生了,至少它們不會那麼理直氣壯(“沒有1%的強拆,就沒有99%自願拆遷”,言猶在耳!)。

不懺悔的話,心中的毒瘤就會擴散,擴散的機制,可以稱之為“替死鬼心理”。這也是我們文化需要反思乃至懺悔的一個傳說:如若有人自殺、溺水或難產而死,TA的靈魂將不能超生,除非TA誘惑另一個人以同樣的方式死去。替死鬼心理在我們文化中大肆流行,與其相匹配的,是將罪惡合理化。假若說,因為身不由己所以普通的加害者可以原諒,那麼,一旦再有類似的事件出現,那些普通的加害者又會氾濫成災。

另一個類似的故事是,因為孝道沒有被反思乃至被懺悔,所以我們民族惡劣的婆媳關係一直整體性地延續下去。延續的關鍵,是一個又一個的婆婆在玩替死鬼心理:當年我那麼痛苦,現在你也得受一遍,而且方式必須與我的一模一樣我才高興。與這個替死鬼心理相匹配的,則是孝道一直是絕對不可動搖的山,因為這座山的絕對不可動搖性,替死鬼心理才會在婆媳關係中延續,而一旦孝道這座山可以很好地反思了,我們可以整體上認為,媳婦和婆婆是平等的,那麼苦難就不必非得向下延續。

標籤:【紅衛兵】【道歉】【恐懼】【替死鬼心理】【懺悔精神】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