獸性、人性、神性 | 時光心靈咖啡網

 

A-A+

獸性、人性、神性

2017年03月08日 人格心理學 暫無評論 閱讀 28 ℃ 次

有一少數民族山寨,建在高山上,居高臨下,便於觀察敵情,易守難攻,對於防止人、野獸、洪水侵害十分有利。

山寨內部,曲曲折折,迂迴往復,高低不平,機關密佈;各家戶的房屋錯落有致,互相勾通;道路時寬時窄,處處陷阱,形了一套極為嚴密的防衛機制,就像我們人的內心世界。而每家每戶的屋子又是三層結構——最下一層是養牲口和動物的,中間層是住人的,最上一層是供奉神靈的。這種結構,恰如我們人性的結構——

人首先是一個動物人。動物人的所言所行完全是利已的,出於本能的。他們爭食爭偶,爾虞我詐,趨利避害,貪得無厭,吃、喝、拉、尿、行、色、居,與動物幾乎沒有什麼區別。

我們每個人的生命中,都存在著一個“動物世界”:高雅的仙鶴、溫和的鴿子、善良的鹿、勤勞的雞、貪婪的狼、懶惰的豬、狂怒的獅子、惡毒的蛇……所有動物具有的天性我們人都俱全。

一個人的人性世界,如同豐富多樣的大千世界一樣,各種情況、各種可能性都存在,而非單純的善或惡能說清楚的。

就某個人的生命特質來說,總有一種因素持續性地佔據著主導地位,所以我們才會說,這個人是好人,那個人是壞人;有的人像牛羊,善良而奉獻;有的人像虎狼,凶殘而貪婪……

對於一個群體、一個民族、甚至全人類來說,也是一個個大小不同的“動物世界”——“人一過百,形形色色”、“林子裡什麼鳥都有”。

就民族性格來說,有的民族像虎狼,富有攻擊性;有的民族像牛羊,任人宰割……

動物人、“動物世界”是低級的、卑劣的,但它是龐大的、堅實的,是我們生命的底色,是這個世界的底色。

動物性、“動物世界”是我們生命的事實,是我們生活的這世界的事實,它並不可怕。可怕的是——我們中生命有一種獸性,我們生活的世界裡有一種野獸——它們是破壞性、災難性的,完全是一種罪惡,是人性中最黑暗最醜惡的部分,如印度的黑公交事件,如殺人吃人的古代君王、戰爭狂等等。

——這是人們要時刻警惕、堅決克服、努力擺脫的,否則,人類永遠也走不出“動物世界”。

神性是人性中的最高級部分。什麼是神性?神性就是創造、奉獻、犧牲,是真、善、美的有機統一。《聖經》中的耶酥就是神,他短短一生只做兩件事:一是傳福音——拯救人的靈魂生命,二是醫治疾病——拯救人的肉體生命。為此,他獻了寶貴生命。佛經中的釋迦牟尼佛也是神性的化身,他慈悲、智慧,勸阻殺戮,提倡眾生平等,窮盡一生都在言傳身教。

人有時讓人恨得要命,人有時卻讓人感動得痛哭流涕!——我們確實看到人類的身體裡存在著許多善行,人性中具有許多神性,比如捨己救人,助人為樂,同情窮人等等

人性處在獸性和神性之間——在這個區間內跳躍變幻。為什麼人性總是那麼光怪陸離、深不可測、捉摸不定、難以把握呢?因為神和鬼(獸)日日夜夜、時時刻刻在爭奪人,使人時善時惡,時神時鬼;一會兒是狼,一會兒是羊……

人性是神性與獸性的混合體,只不過是——有的人生命中的神性成分佔比較大;有的人生命中的獸性成分佔比較大;有的人完全是獸,有的人半人半獸,有的人非常接近神……

有些群體、民族接近於獸;有些群體、民族接近於神……

人類有時接近於獸,比如戰爭期間,中國的“文革”期間,就是人的獸性大氾濫時期;有時又接近於神,比如歷史上的一些和平時期和重要的發展時期……

古今中外,關於人性的理論和學說無以計數,但大體可歸納為四說:性善說、性惡說、亦善亦惡說、非善非惡說(參閱本人的《人性論》一文)。這四說,是二元對立思維的結果,其實,從具體層面上來看,人性世界與大千世界一樣,呈現著豐富性,複雜性,多樣性的局面,不是這四說中的任意一說就能夠窮盡的,所以,每一說都有偏頗之處——它們之間的爭論如同“盲人摸象”。

不過,我們透過這些永無休止的紛爭和種種光怪陸離的人性現象,可以尋找到一個共同的、千古不變的東西——人性的結構。

——這個結構是:獸性——人性——神性!

通過這個結構,我們就能對千變萬化、光怪陸離的人性現象進行歸類、分析、洞悉、透悟,看清自己,看清形形色色的人、民族,並且還能看清生命、靈魂中的地獄、人間、天堂,以及現實世界上的地獄、人間和天堂。從而使每個人的修煉和人格的提升有了正確方向,促使整個人類的文明向著光明、向著正確、向著最高的自由境界飛昇!

心靈咖啡觀點:

任何人的生命旅程,都是一段重新發現和認識真我、充滿眾多未知和挑戰的冒險之旅。就像人要看見自己的外貌,必須通過鏡子。人生的意義並不在於那無休止的“做”和行動,並不在於那一直不斷的“尋找”,那只是由“我執”所驅動的無意義的行為;生命的真正意義在於那永恆的“存在”,在於當下與萬物合一那一刻,那便是完全放下自我、與心中的神相遇之時,那才是真正的自己所在之處。

標籤:【聖經】【福音】【靈魂】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