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布斯:什麼是「一件事情」 | 時光心靈咖啡網

 

A-A+

喬布斯:什麼是「一件事情」

2017年02月27日 人格心理學 暫無評論 閱讀 21 ℃ 次

自從幾個月前我們在Linkedin上推出有影響力的平台後, 我有機會在各種不同的群組裡,分享我多年來收到的一些很好的建議。當我們的編輯提到他們正在運營一個比較有影響力的群組, 集中回答一個問題:“你曾經收到的最好的建議是什麼?”。我想這將是一個很好的機會,把它發送到更多的群組, 添加一些額外的建議, 我認為這是非常有價值的。

1.你可以實現任何你想做的事——我的父親


小的時候,在我的印象中,父親沒有一天不會對我說:”你可以實現任何你想要做的事情“。他經常那樣說,我都聽不下去了。我覺得他的話不過是那些陳詞濫調中的一種,就像父母不停嘮說“把你的青菜吃掉”一樣。直到數十年後,我終於深刻地意識到這些話的重要性,以及它們帶給我的影響。

現在,我最常被學生或者實習生問到的問題,就是如何更好實現他們的職業目標。聽起來很簡單,我的回答也很簡短,就是你必須清楚你最終想要實現什麼(發展要兼顧愛好與專業技能,而不能顧此失彼)。只要你這樣做,你就已經開始從看的見和看不見的兩條路徑來實現你的目標了。

2.任何把物質數字化的改變都會有價值–Nicholas Negroponte


1994年的秋天,我讀了我讀了Nicolas Negroponte寫的《數字化生活》 “Being Digital”。在開篇的第一章裡,Negroponte就設想了通過數字革命,任何能夠將物質轉化為數字的改變都會有價值。那個時候我剛剛開始在華納兄弟娛樂公司開發部做分析員,我很快意識到這種即將到來的物質數字的轉變將對影視和娛樂產業產生本質上的影響。自此,我也開始了我將近20餘年的數字媒體行業的職業生涯。

3.你是想分發文件還是去開發那些改變人們生活的產品?—- Dan Rosensweig


差不多在我雅虎技術開發部工作一年以後,Dan Rosensweig 加入雅虎並擔任新任COO一職。在他任期的第一年裡,他幾乎每次碰到我,都會試圖說服我加入他的部門去做運營,但都被我婉拒了。於是,到了差不多勸說了一年的時候,Dan對我說:“Jeff,你總是告訴我你一生的理想抱負就是想要最終改變美國的教育體系。那麼讓我問你一些問題:你認為哪種方式可以讓你更加接近你的夢想?是分發文件,研究策略,做些小交易?還是投身運營,組建團隊,鼓舞人心,開發那些能夠改變人們生活的產品?”我想只要告訴你們故事的結果就足夠了,我當場接受了他的邀請,從此再未回頭。

4. 我們講述著自己的故事—-Deepak Chopra


幾年前,我問Deepak 在感覺越來越被世俗的挑戰陷入困境時,如何大規模的擴大消費者的網絡平台為世界作出最大的貢獻。他回答我說,最終我們講述著自己的故事,講故事的重要性就跟人類本身一樣古老,可以追溯到洞穴壁畫時代。他繼續解釋說,如果社會完全集中在各種世界難題的老調重彈中,例如失業率上升,全球氣候變暖,恐怖主義威脅等,這會造成焦慮、緊張、一個沉浸在自我實現的負能量的地球。但是,如果我們走到了一起,不僅僅是聚焦找出問題,而是側重開發解決方案和發現這些成功故事的閃光點,我們將改變自我對話,顯示出更積極的改變。那次討論永遠改變了我讚賞敘事的能力,無論受眾群的大小。

5.如果你只能做一件事件, 那將會是什麼?—史蒂夫•喬布斯


楊致遠成為雅虎CEO後不久,他邀請史蒂夫•喬布斯給公司領導階層做演講。喬布斯在那天分享了很多非常有見地的東西,對我一直有影響的是他對優先級的有關討論。1994年,喬布斯重返蘋果後,他意識到發展中有太多的產品和庫存,於是他問了他的團隊一個簡單的問題:“如果你只能做一件事情, 那會是什麼呢?”他說有很多問題的回答把需要做一件以上的事情合理化,或者尋求證實把一個任務與其他任務捆綁在一起。然後,他想讓所有人知道什麼是“一件事情”。他解釋說,如果他們能正確的做了一件事情, 他們可以繼續前進做另一件事,然後繼續做接下來的事情,以此類推。對這個問題最好的回答是重新改造後的IMAC橫空出世。自此之後,就是IPod、iPhone和iPad的歷史,諸如此類。

有趣的是,多年之後我聽到喬布斯在All Things D的演講, 他解釋說公司在推出IPhone之前,他早已放棄對手機的追求,開始了讓人望而卻步極具挑戰性和具有美好前景的ipad研發工作。然而,機會之窗一打開,他就把手機成功的推向了市場,他在平板上按了一下暫停鍵,且只返回了一次,蘋果得到了IPhone的權利。只有像蘋果一樣偉大而成功公司,像喬布斯一樣有天賦才能的人,相當令人興奮地認可為了聚焦可以擱置一些跟IPad一樣重要的事情,但他的做法證明是正確的。

All Things D是美國一家數字化領域的媒體平台http://allthingsd.com/

6.沒有同情心的智慧是冷酷的,沒有智慧的慈悲是愚蠢的。—-Fred Kofman


在雅虎工作了7年後我決定離開,我開始想了很多我接下來想要做什麼。我一直對教育體制改革很有興趣,特別是知識大眾化,這是拉動網絡消費者的動力之一。尤其是數字化媒體和搜尋領域。帶著這份激情,我起草了一份個人使命聲明: 致力於發展世界的集體智慧。

宣傳這一使命的幾個星期之後的一天,和我的朋友, Axialent創始人,《商業意識》一書的作者Fred Kofman一起吃晚飯,我發現他是我整個職業生涯中遇到的最開明的人之一。與他分享我的目標之後, 他說:“這目標非常強大,但是要記住,沒有同情心的智慧是殘酷的,沒有智慧的同情是愚蠢的。”這句話讓我在我後來的行動中冷靜了下來。一些事情反反覆覆之後,我修正了我最初的夢想和使命,改為“致力於擴大世界的集體智慧和憐憫之心”,從此以後, 這個目標影響著我工作的每一個方面。

7.五步走向幸福—雷•錢伯斯Ray Chambers


Ray是華爾街現代最著名的槓桿收購專家(1982年收購Gibson Greetings ),在結束華爾街一段傳奇的職業生涯之後,在80年代後期,Ray 放棄了一切開始投身慈善事業。在其他方面,他還創辦和領導的很多的組織,例如全國輔導聯盟的合作夥伴、光明基金會、美國諾言、千年承諾聯盟、消滅瘧疾組織,現在他作為聯合國特使仍然在為消滅瘧疾而奔走。作為我的導師之一,這些年我已經從Ray哪裡學到了很多東西,但是我發現我經常回顧他其中一個建議, 就是五步走向幸福:第一是要活在當下;第二是愛比對錯更重要;第三是要內省,對自己的念頭有覺察, 尤其是當你變得情緒化時,第四是學會感恩,每天至少感恩一件事情;第五是抓住每個機會幫助別人。

譯者/盧麗婭 新精英助理咨詢師

標籤:【喬布斯】【幸福】【優先級】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