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人是怎麼變成我們的假想敵的? | 時光心靈咖啡網

 

A-A+

近人是怎麼變成我們的假想敵的?

2017年02月26日 人格心理學 暫無評論 閱讀 24 ℃ 次

“假想敵”是根本不存在的敵人,只是內心虛設的一個對手,而且會花費大量的心理能量同這個對手作戰,並且不經意間把這種“鬥爭”的心態帶到現實生活中來,影響自己的生活。

我們常會見到這樣的一些人:在外人的眼光中,他們或許很優秀,但對自己的高要求,卻使他們一直處在尋找對手、充滿戒備的心理狀態之中。於是,他們總是很自然地把周圍環境中可能的每一個“對手”都當成“假想中的敵人”。久而久之,他們似乎覺得,自己在被這些“敵人”攆著跑,稍一停頓,就可能會被超越和取笑。變本加厲的競爭,使他們深深地陷落在假想敵的想像之中,一旦面臨失敗,就彷彿人人都在嘲笑自己,而人生的悲劇時刻恰恰蘊藏在其中。

這些人認為同事在和他競爭,時時刻刻都等待時機超越自己,這種情況也許是真實的。但是,我們這種見不得近人好的心態,是怎麼來的?是什麼心理導致了這種情緒和情結呢?

相對剝奪感


二戰期間,Stouffer在美國陸軍的社會研究部負責調查影響士氣的因素,推論認為晉陞速度慢的單位士氣較低,但調查結果卻顯示提升速度最慢的憲兵部隊比提升速度最快的陸航部隊更滿意自己的陞遷系統。

這也是一個可以用”相對剝奪“解釋的栗子,憲兵部隊提升慢,許多人難以提升的同時也見不到別人被提升,所以覺得沒有什麼;但陸航部隊的士兵就常常見到不如自己的人(也可能只是他們認為不如自己)獲得提升,或者提升更快,士氣相對就低落一些。

相對剝奪就是指,當人們將自己的處境與某種標準或某種參照物相比較,而發現自己處於劣勢時所產生的受剝奪感,這種感覺會產生消極情緒,可以表現為憤怒、怨恨或不滿。也就是說,我們對自己的處境的判斷,常常都是根據身邊的人做出的。

這樣也也許解釋”不能容忍身邊的人晉陞“,因為陌生人晉陞可能造成的相對剝奪感是微乎其微的。

近人成功以後,你的自尊反射和比較


人作為一種社會動物,是生活在群體裡面的。我們將他人按照是否同一群體成員或是其他群體成員來分類,分為內群體和外群體。在日常生活經歷中,我們將自己在特定任務中的表現中和他人的表現進行比較,假如內群體成員成功時,我們通常感到自尊提升(比如說中國足球隊贏的比賽時【大霧】,我們會感到高興並且自豪),當內群體人員失敗時,我們通常為其找借口(今天下雨影響發揮)或者乾脆切斷與其的紐帶來避免自我自尊的喪失,最明顯的例子就是我們通常會說“他們輸了”,而不是“我們輸了”,因為人總是採取維護自己自尊的行動。

在亞伯拉罕特瑟的自我評價維繫模型中,自尊又兩個心理過程維持:社會反射和社會比較。社會反射就是指通過認同自己身邊的成功人士來增強自尊的過程(eg:我同學給卡扎菲擦過皮鞋);社會比較是指我們通過比較自己身邊人來評估自己表現的過程,而如果我們不如人家自尊就不好受。這兩者在一些時候會產生相反的效果:如果你進行反射自尊提高,進行比較則會下降。你與那位成功人士之間的感情聯結越強烈,反射和比較對你自尊的影響越大。

什麼決定了某人成功後你進行反射還是比較?

一個重要因素是這項任務與你自我概念之間的相關程度,如果你的姐姐在象棋比賽中拿到第一名,僅僅當象棋於你的自我概念沒有高度相關時,你才會進行反射從而增強自尊。如果你也進入比賽卻表現糟糕,這是你的自尊更有可能降低,這是進行的是比較過程。

另一個重要因素是你在該領域的能力受到質疑時自己的確定性。人們對於在他們重要的領域不自信時,他們有動機通過與身邊的人比較這種能力來降低這種不確定性。比如你的朋友在編程大賽上獲了獎而你又不確定自己的編程能力是好是壞,由於社會比較你可能會 感到在這個領域自尊的喪失,就會嫉妒他。而當你確定是個superhacker以後,你更容易為他感到高興而不是嫉妒。

標籤:【假想敵】【相對剝奪感】【社會反射】【社會比較】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