奢侈品:人生也需要一點點誘惑 | 時光心靈咖啡網

 

A-A+

奢侈品:人生也需要一點點誘惑

2017年02月18日 人格心理學 暫無評論 閱讀 24 ℃ 次

奢侈,在中文裡歷來不是什麼好聽的說法。從傳統上看,它乃是一種“過度”的消費,接近於浪費。奢侈品自然也不是什麼好的概念,它似乎是一種昂貴和毫無用處的東西,讓人覺得反感。

在計畫經濟時代,奢侈更是一種近乎罪行的事情,奢侈品也是受到無情的批判和否定的東西。記得當年有一部電影《鋼鐵巨人》,電影中有一名技術員叫梁君,此人思想問題嚴重,其標誌之一就是喜歡喝紅酒,最後走向了墮落。紅酒就這樣打上了可疑的烙印。那時候,人們的日常生活消費已經壓到了最低,除了果腹求飽、穿衣遮體之外,其他的消費似乎都是奢侈品。

人生還是需要一點點奢侈品的


這裡的啟示在於,人生並不僅僅是果腹求飽,也不僅僅是對於宏大目標的追求,也需要一點點奢侈品作為日常生活的點綴。

看起來無用之物,其實自有其“無用之用”。奢侈品的意義就在於從一般的日用品中超拔出來,它的交換價值遠遠高於使用價值,象徵的意味遠遠高於實用的意義。當然,我們不能像西晉的石崇等人那樣過度地奢華,靠剝奪別人來滿足自己,但適度的奢侈還是自有其道理的,這並不是經濟的理由,其實自有一種精神的需求在。《白毛女》中的楊白勞到了那樣的窘境,過年前還不忘給女兒買一根紅頭繩,足見在物質最匱乏的時候,人也還需要一點點奢侈品。

一個在北京國家博物館,是路易威登舉辦的名叫“旅行的藝術”展覽,開幕那天,我隨著長長的隊伍,站在雨後天安門廣場邊上,習習晚風吹來松樹和雨水的清香,西天上火紅的晚霞映紅了整個廣場。很多人拿著請柬排著隊,仰望著輝煌的國家博物館,靜靜地觀看展廳裡一件件從歲月中走來的物品:為叢林探險家生產的藏在旅行箱裡的折疊床、為1931年第一次歐亞大陸汽車拉力賽定制的裝備箱;為作家定制的叢林書寫箱……你已經看不見那個曾經做它和用它的人,然而,那一段生命確因為它而留存……正如安吉麗娜.朱莉在一支廣告中說:“一段旅程可以改變一生的軌跡。”無論是那個因為收養了高棉孤兒而令她改變人生想法的地方,還是那些勇敢探索著海洋、新大陸、和外太空的人,哪一個是赤身裸體什麼都不拿去到的嗎?

另一個展覽是因為《芭莎藝術》,我有幸前往威尼斯,看這個創立於1893年,已經歷經百年的當代藝術雙年展。每天坐著名叫“水上TAXI”的白色小艇,乘風破浪地穿過威尼斯大小水道,天空上飛著海鷗和金色的雲霞,兩邊是聖喬治修道院、聖馬可大教堂……穿過一座座巴洛克風格的小橋,到處都是私人基金會美術館。在綠樹參天的Giardini公園主展場,當代藝術正以不可想像的形式,表達著人類當下的思維:將戰爭坦克推翻,用它震天咆哮的輪毯當做跑步機;用鋪天蓋地的色彩和圖案,讓你在現實中迷失;通天的竹樓、燃燒的蠟像……無論多麼怪誕的想法,在這個城市,沒有人去批評謾罵他們的存在,反倒是無論老人、還是孩子;無論乘著私人飛機前來的超級富豪,還是全世界各地的遊客,每一個人都在靜靜地觀賞,並獨立思考。

也許這才是我們偉大的祖國沒有自己的奢侈品真正的原因吧?不批判不憤怒,不以價格去攻擊它存在的意義,一個好的時代,難道不應當是一個寬容的時代嗎?用一個叫某美美的人,來向公眾誤解那些百年不懈追求精湛工藝和傳承偉大傳統的品牌,真的很有正義感嗎?

真正的奢侈品,不是罪惡,它只是人們用心製作的物品的藝術。你永遠不能赤身裸體地度過生命裡每一個重要的時刻,你需要一個戒指、一部車子、至少也有一雙鞋子和衣服,去到你人生中的另一個地方。你願意看到它的什麼,是你的權力,但是,你永遠不能去否定它的意義:幾代人用一隻表、一隻包、一個箱子來表達所有的技藝和情感,去銘記歷史和傳統。

對於喜愛著它們和以它們為事業、生意的人們來講,在這個充斥著懷疑和仿冒的時代,一群人靜靜地用手、用心、用一生去製作著美麗的物品,用美好的想像去陳列櫥窗中美好的一隅,讓它能夠流傳著美麗的故事。無論你我是否能夠擁有,它的奢侈在於,永遠敢於相信和創造,物質之上精神的價值和意義!

標籤:【平衡】【誘惑】【迷戀】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