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知識時代,我們如何擺脫「弱智」 | 時光心靈咖啡網

 

A-A+

泛知識時代,我們如何擺脫「弱智」

2017年02月15日 人格心理學 暫無評論 閱讀 9 ℃ 次

當今,無論稱之“知識經濟”、“知識爆炸”還是“信息爆炸”時代,其基本特徵是科學技術日新月異,新知識、新成果層出不窮。按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統計,人類近30年來所積累的科學知識佔有史以來積累總量的90%;據英國技術預測專家詹姆斯·馬丁的測算:人類的知識在19世紀是每50年翻一番,20世紀初是每10年翻一番,20世紀中後期每5年翻一番,而近10年大約每3年翻一番。加上IT和網絡技術發展,知識發現、傳播和分享機制發生了革命性變化,21世紀成了知識氾濫的時代。

在這個時代,做任何事情都需要知識,人們也更習慣依靠獲取信息“間接”地提高自身的知識水平和能力。這個世界更需要的是學習能力、選擇知識的能力;再博學的人,不懂選擇和持續學習,便有淪為落後、平庸、愚昧、無知的可能。

知識的充盈,共享的便捷,傳遞的高效,更新的頻繁,不僅導致知識氾濫,而且造成泛知識現象,如泛知識環境(Ubiquitous Knowledge Environment),即由網絡設施、硬體、軟體、信息資源、人等有機組成的知識基礎構造,是知識型社會的一種綜合的信息基礎設施,它通過強大的計算、存儲和通信,使人、數據、信息、工具、設備等資源既能更充分地發揮作用,形成了一種普遍的、綜合性的知識環境;泛知識化,指世界上所有事情的所有方面都可以轉化為知識,並可數字化和容易學習分享;泛知識分子,彷彿所有人一夜間都成了知識分子,當然他們也有一定的分化,如“精英”、“公知”、“一般知識分子”、“知道分子”,等等。

泛知識現象在促進社會知識化發展的同時,也會誤導人們的學習行為,如樂於“知道”而缺乏深入專研、獨立思考、理性質疑,長於拷貝、安於簡單拿來主義(take for granted),習慣於想當然、以點蓋面、以偏概全,“漂亮”箴言滿天飛、魚龍混雜、真假難辨、甚至以訛傳訛……催生了浮躁、淺薄、抑或“弱智”。

醫學上講,弱智是一組症狀,是由某些疾病或其它有害因素引起的。如,感知速度減慢,注意力嚴重分散或注意廣度非常狹窄,記憶力差,言語能力差、只能講簡單的詞句,思維能力低、缺乏抽像思考能力、想像力和概括力,數字概念弱化,情緒不穩、自控力差,意志薄弱,交往能力差等等。時下社會中,我們不難發現這些“症狀”的廣泛性,著實應引起人類的高度重視:在充分享受知識社會的“紅利”的同時,需非常謹慎地控制其潛在的危害和“成本”!

從浮躁、淺薄以及“弱智”症狀產生的原因,我們不難給出一些基本的預防處方,如靜心專注、深度學習、慣於鑽研、獨立思考、理性質疑等等。

例如,在微博上看到“事業成功黃金法則”: 一、你能尊重多少人,就有多少人尊重你;二、你能信任多少人,就有多少人信任你; 三、你能跟多少人協作,就有多少人跟你協作;四、你能讓多少人成功,就有多少人幫助你成功。

在被征服或感動的一瞬間,不應簡單認同,而是反思或揣摩:從中能獲得的真諦是什麼?其實在生活中,這種對等交換的法則只是一種美好願望。更理性和真實的做法應該是,弄清自己做事的原則和底線,恪守自己的行為規範,走自己的路。若得到相應回報,開心快樂;如暫時未得到應有饋贈,不氣餒,該幹什麼幹什麼。你就會收穫心地坦蕩、天寬地闊......

再如,某著名大學校長告誡學子:一、方向比努力更重要;二、能力比知識更重要;三、健康比成績更重要;四、生活比文憑更重要;五、情商比智商更重要。廣為流傳和受到好評,實際上這些比較意義不大,因為它們就像一個硬幣的兩個側面,不因為一個不重要你就可以放棄它。在生活和工作中,雖需堅持要事優先,還要妥善兼顧必須面對的相關事宜,這樣才可能擁有真實和豐富的人生。

在泛知識時代,人類易於獲得日益豐富多彩的知識,同時卻面臨越來越嚴重的複雜性、模糊性、不確定性和快變性,要贏得未來,需要學習和整合人類智慧,需要探索、比較、反思、融合,螺旋式上升。

希望更多的人意識到現代社會這些風險,從“弱智”走向成熟,即真正知道自己想要什麼,想如何與人和社會相處,而且可以平靜地做到。

文/席酉民

標籤:【弱智】【醫學】【注意力】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