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小琥:冷板凳坐三十年,也會有熱的一天 | 時光心靈咖啡網

 

A-A+

黃小琥:冷板凳坐三十年,也會有熱的一天

2017年02月06日 人格心理學 暫無評論 閱讀 24 ℃ 次

不是每個人都能像周迅那樣好運,外貌不夠出眾,性格也不討喜,這樣的人選擇進演藝圈注定困難重重。

80年代的台灣,流行的是長髮飄飄長相聲音都甜美的女歌手,黃小琥在當時屬於一個異類,很多唱片公司在聽到她的聲音後,甚至會懷疑她是男還是女,還有人稱她為“女版趙傳”,但趙傳可以唱“我很醜可是我很溫柔”,黃小琥卻沒辦法唱出類似的話語。因此,甫一出道,她就因長相不佳被公司雪藏了五年。最美好的年華里,別的歌手在不停地出專輯、上通告,唯有黃小琥,只能坐冷板凳在酒吧的舞台上翻唱別人的歌。

我是歌手,我需要舞台


演藝圈是個盛產“抑鬱症”的地方,再堅強的人也忍受不住長期的受冷遇。心裡最難過的時候,黃小琥每天吃不下,睡不著,直到身體瘦得骨頭都凸起了,她這才意識到不能這樣下去。出不出唱片,賺不賺得到錢,這些對自己不重要,她愛的是音樂,只要有人聽自己唱歌、看她表演就好,沒名氣不見得是件壞事。

在酒吧昏暗曖昧的燈影中,黃小琥的歌藝逐漸加強。同時她也得以接觸到來自不同地方、不同職業以及不同年齡的人,不唱歌時,就與他們分享彼此的故事,一杯濁酒,換來真心一片。偶爾聽到比自己更悲慘的故事,黃小琥就會沾沾自喜,原來老天對自己並不薄。

老天的確沒有薄待黃小琥,1991年,她第一張專輯《不只是朋友》讓她獲得了金曲獎最佳新人獎,同期獲獎的還有蔡琴和周華健。儘管這一年,黃小琥已經29歲,不少曾經和她一起在PUB唱歌的歌手已嫁為人婦,洗手做羹湯,但黃小琥的堅持,終究讓她灰暗的人生開始曙光漸露。

那一晚的頒獎禮上,其貌不揚的黃小琥站在一群帥哥靚女中,頂著一頭阿嬤一樣的頭髮和一身與年齡不搭的暗紅色服裝,“滄桑”的外表和“新人”獎形成巨大的反差,都不能掩蓋她動情的人生感言:“為了獲得別人的認同,我需要付出很大的努力,這包括歌唱實力,以及忍受寂寞的耐力。”

寂寞是個會讓人抓狂的東西,但武功高強的人都是在寂寞中練就了絕世武功。

在寂寞中唱了近十年的黃小琥接二連三地發了數張專輯,她獨特的嗓音開始在海外流傳開來,1995年10月的台灣三場大型售票演唱會,更是讓黃小琥的演藝事業達到了巔峰。

登過的大舞台越多,黃小琥反而更加喜歡在PUB舞台上演出,“我喜歡唱,唱歌是我希望每天都要有的事。當了唱片歌手之後,要靠電視台的節目來宣傳,但我覺得光做一個通告藝人是不夠的。我是歌手,我需要舞台。”

沒錯,只要熱愛一件事物,全宇宙都會來幫忙,更何況這份熱愛保鮮了三十年。

2009年底,一首《沒那麼簡單》開始在街頭廣為傳唱,人人都在唱著“相愛沒有那麼容易,每個人有他的脾氣”。這讓原本在內地沒什麼名氣的黃小琥,瞬間站到了風口浪尖上。有一次,她去一個三線城市演出,唱到副歌部分,全場觀眾都站起來合唱時,黃小琥“才意識到這首歌真的紅了”。

她也才知道,坐了三十年的冷板凳,此時,她是真的紅了。

婚姻並非是女人唯一的出路


正如教育學家的經驗往往來自與自己小孩鬥智鬥勇的結果,情感專家的理論通常是從失敗的戀情中總結出的一樣,總能通過獨特的嗓音與貼切的歌詞,來獲得愛情男女共鳴的黃小琥自身也有過一段難以理清的情感經歷。

22歲那年,黃小琥不顧母親的反對,甚至不惜與家裡決裂,也要與同為音樂人的男友閃婚。沒有親人的祝福,沒有盛大的喜宴,甚至連婚紗都沒穿,黃小琥人生中唯一的一場婚禮寒酸而窘迫。但她執意入圍城,結果和母親冷戰了四年,直到她也生了女兒,能夠體會到做母親的感受時,才與母親和好。

但老人家的話總是有著某種神奇的預知性,在女兒一歲時,她和丈夫離婚了。“女兒出生了,整個家庭的壓力都擺在面前,才發現其實自己根本沒有準備好。當時我才二十幾歲,卻覺得像四十多歲的心態,離婚是必然。”

時隔多年,黃小琥也有些後悔,如果人生能重來,她不會那麼早結婚、生小孩,同時也要讓自己更快速地獨立起來,“婚姻並非是女人唯一的出路。就算結婚了,女人也不應該只是在家做家務,女人也可以當老闆、做事業”。

二十多年前,一個離婚帶著孩子的女人並不見得比一個罪犯光榮多少。面對愛情,黃小琥差不多快絕望了,她以為再也碰不到可以與自己共度一生的男人,差一點就要出家。甚至,她還在考慮以後萬一一個人孤獨終老了,就找來相處得好的朋友們大家一起住,這樣可以相互照顧。

不過,人世間的事大抵如此,當你不做打算時,愛情卻不斷往你懷裡撞。說到這裡,黃小琥不自覺地笑了。原來她正在進行一段跨國戀愛,對方是比她小9歲的德國籍男人。剛開始面對他時,黃小琥很坦然地提出“不結婚、不生小孩”的條件——經歷過一次失敗婚姻的她,已經學會了在愛情面前沉著冷靜,她理想的愛情是倆人可以平等相處,結婚並不重要,若是真愛,誰會在乎結婚證那張紙呢?

讓黃小琥滿意的是,在提出條件後一周,德國小男友就答應了全部條件,希望繼續和她在一起,這讓她深受感動。如今兩個人已經磨合三年了,但黃小琥並不著急,比起年輕時的自己,她現在有更多的耐心來面對愛情,以及其他。

在與已經26歲的女兒相處時,黃小琥偶爾也會像個朋友一樣,和她分享一些感情上的經驗,不過她並不想像母親當年那樣去干涉女兒的生活。畢竟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想法,有自己喜歡的人和喜歡的工作,更何況她還繼承了黃小琥血液中的倔強因子,能夠按照自己的意願過下去,這便是黃小琥對女兒的全部期待。

不過,在有一個問題上黃小琥卻表示要干預一下,那就是如果有一天女兒也選擇閃婚的話,“我還是會讓她考慮一下,沒那麼簡單哦!”

的確,任何事都沒那麼簡單,尤其是愛情,但對於黃小琥來說,受過傷後愈愛愈明白絕對比在一條道上走到黑來得聰明。

標籤:【壓力】【寂寞】【舞台】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