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學家:怎麼有效面對「惡人」? | 時光心靈咖啡網

 

A-A+

心理學家:怎麼有效面對「惡人」?

2017年01月28日 人格心理學 暫無評論 閱讀 119 ℃ 次

在討論這個話題之前,我們應當先“圈定”惡人的定義。

在中國的文化中,有一類人,他們做事總是就事論事,不給人面子,看起來很沒有人情味。這類人我們不將他們劃到“惡人”群中,而那些總是對你有不合理的行為、要求,對你的態度很糟糕,會經常亂發脾氣,或者針對你的,是我們這次要討論該如何相處的“惡人”。

我一直認為,對待“惡人”,我們要有“同情心”。這不是自欺欺人、自我安慰。我也從來不認為一味地包容、去發掘、去認可對方的“好”,可以解決這個與“惡人相處”的命題。只有找到惡人之所以惡的根源,並以“同情心”正視對方的優缺點,才能給這個命題找到解題的思路。

將惡人分類不可取


人無完人, 大部分人或多或少都有心理素質上優越和不足的地方, 而通常這些所謂惡人的心理素質, 某一部分會有比較明顯的弱點,他們表現出來的行為,只是他們心理健康弱點反映出的表象產品。我也常常被高管問到,“我上班第一天,某某人就不喜歡我,總是針對我。”可我反問的是,這思路合理嗎?為什麼第一天就要 “針對你”?還是可能這只是他的一種風格,是上面提到的因為某種心理素質存在弱點而產生的“一視同人”的表現。

有些專家會把惡人分成各種類型,針對這些類型去找解決辦法。我不認為這是好對策。所謂狂躁型、冷漠型、無故刁難型等不同類型,只是他們某些心理弱點表現出來的副產品,只有找到惡人惡的根源—某一項或者某些項的心理弱點,才是良策。

多數時候,“惡人”們是不自知的,不會察覺到自己的問題所在。我前面也提到要“同情”他們。為什麼呢?因為他們的表現很多時侯都是無法自控的, 可能與他們一些負面的職場經歷有關,他的過往就像他現在對待別人的模式的複製。雖然人們常說己所不欲勿施於人,但“位置決定思考”, 有時候真的身不由己讓我們變成我們曾經厭惡的“惡人模樣”。所以,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我們每個人都可能成為職場的惡人或者聖人。幸然, 一些科學方法可以更好地去對待這一問題!

開發你應對惡人的情商


第一,“做最好的自己”。從積極心理素質的角度而言, 同樣是對待惡人,有的人似乎很“堅強”,有的人就很“脆弱”,我們會說前者“心理很強大”。當我們積極心理素質高的時候,惡人對我的傷害自然會降至最低。

第二,“認識自己和別人”。從開發情商與社交商的角度,去認知自己和別人以及人與人的正面互動,包括“瞭解自己”、“瞭解對方”、“調節情緒”、“影響別人”四個方面。認識自己是相對最核心並且最容易做到的, 但可惜的是很多人都忽視了。只有正視自己的優缺點,才可以分辨別人對你說的話,哪些是無中生有、惡意中傷,哪些是自己真實的不足而不自知。簡而言之, 就是我們中國古話“反求諸己”的意思。

職場上,我們常常是蒙著眼睛的,看不到自己,看不到別人。我跟2002年諾貝爾經濟學獎獲得者、心理學家卡尼曼做研究時, 他的理論就包括“人的理性是有限的”,即人們在做決策時,是用某種比較容易評價的線索來判斷,而這種判斷已經先有傾向了。所以,在我們接受到信息後當下的反應,未必是最真實的。“最好的認識自己和別人”是與“惡人”互動, 甚至正面地改變或影響他們。

第三,“做最真誠的自己”。這可能有難度,但我認為是最“直接”的解決辦法。我之前在劍橋開展了“領導者的幸福”方面的研究, 發現“真實”幾乎是領導力的本質, 也是面對衝突和不合理要求的良方。我反對市面上流行的厚黑學、職場手段的技巧, 我認為那是把問題複雜化而非解決問題。我們之所以虛偽地耍小聰明, 往往是自以為比別人高明, 現實恰恰相反, 大部分職場上的人都不是傻子, 不真誠的做法很多時候會弄巧成拙。

我有一個好幾年前從牛津畢業的朋友,畢業後進入世界最頂級的咨詢公司工作,他的上司非常聰明,但作風很像電影《穿Prada的女魔頭》。我朋友才開口說兩句話,就會被這個上司罵,不是因為說出的這兩句有問題,而是上司太聰明,知道他接下來會說什麼,就提前找到問題重點開罵。這個朋友開始非常不適應,覺得委屈。但他沒有用什麼特別的技巧,只是在工作上要盡最大努力做好, 並真誠地表達自己的意見, 正面地、誠懇地對待這關係。幾年下來, 在他拿著與這個“惡人”相處的經歷再找下份工作時,這個惡人成了他的通行證。因為別的公司看中的正是他能跟圈內有名“難搞”之人共事,並有優越的成績。也許最笨的“真誠”,是最好的法子。

綜上所述,你會發現我們不是一味地提倡盲目的忍耐和包容,也不是倡導狡猾的迴避或反擊。當然, 一旦上述的方法你都認真試過,收效並不明顯的時候,那選擇離開可能是對彼此都更幸福的方法。

標籤:【情商】【心理】【真誠】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