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夢,國家和個人共同的夢? | 時光心靈咖啡網

 

A-A+

中國夢,國家和個人共同的夢?

2017年01月24日 人格心理學 暫無評論 閱讀 19 ℃ 次

習近平在參觀《復興之路》展覽時指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就是中華民族近代以來最偉大的夢想。”自此,“中國夢”這個概念的熱度不斷攀升。

誰的中國夢?


中國夢,誰的夢?

中國,作為一個集體主義國家,從古至今對於作為個體的人都不甚重視。特別是在經歷了近代的內憂外患之後,強敵環繞,危機四伏,內政不修,整個國家在近百年的每一個階段都有著共同的目標:獨立,和平或者發展。在彼時,國家最需要的確實是全國人民的萬眾一心,甚至泯滅了個體個性思想於群體之中。任何事件,都是以國為單位,其雷霆之勢不是單個的人能夠聚合的。

但是,政治心理學的先知如法國人勒龐,奧地利人弗洛伊德,美國人霍弗都曾經指出,政治舞台上不僅僅有政治人物的個人魅力,更需要考慮的是規模龐大的一群人的存在。這群人就是,群眾。群眾心理學,是打通政治社會理想和群體支持之間的神秘通道。

人群是一種非常古老的存在,但“群眾”卻是一個“現代性”的發明。在古代,哪兒都有一堆人,但這堆人都歸屬於諸如城邦、公社、宗族之類的大大小小共同體,是一個同質性的“整體”,沒什麼“個人”的概念。近代以來,隨著共同體的瓦解,以及“權利”觀念的宣揚,“個人”的概念被造出來了。但後果卻是,他成了一個與別的人分裂的社會原子,“共同體”不再是他心理上的庇護所。於是,在“逃避自由”的心理機制下,他又和別人重新結合。大家通過利益、信仰、理想、情緒等構成一個穩定或臨時的心理共同體,也即“群眾”。

 古代的共同體成員可以不關心政治,但現代的“群眾”不關心政治是不可能的。在現代中國,政治與民生聯繫之緊,使得群眾對於民生利益的關心直接轉換為對於政治的關心。

中國夢,大國之夢,強國之夢,如同每一屆政府宏偉的政治理想,是以國家為單位的。在此之外,處理好國家與國民的關係,讓中國夢不成為大國寡民之夢也成為中國夢實現的重點。

夢想與現實


當我們思考我們自己的中國夢時,筆者注意到,很多人用的句式都是,我們希望“官員不再腐敗”,環境“不再污染”,房價“不要再漲”,而不是希望政治更加清明,環境更加清潔,房價更加合理。

句式的不同不僅僅是語言使用的習慣,也反應了人們的集體心理。即我們已經一再將自己的底線降低,在受到醫療,就業,食品安全,官員腐敗等種種問題的傷害以後,在喪失了基本的安全感之後,所尋求的,不再是理想,只是生活的保障。

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美國普林斯頓大學心理學教授Daniel Kahneman研究發現,人在不確定條件下進行的判斷和決策常常是非理性的。

因為不確定高額房產稅徵收是否會讓已經被房子壓得不堪重負的人們徹夜排隊交易二手房,因為不確定未來通貨膨脹是否會持續讓已經被一路上漲的物價嚇怕的人們全身心爭搶跌價黃金保值,因為不確定孩子上別的小學是否會得到相較更少的教育資源讓人們想盡辦法購買天價學區房把孩子送進理想學校……更不用說接二連三的食品安全問題,環境污染問題,甚至人身保障問題,這些高昂的生活成本壓得人們喘不過氣來,因此,常常做出不理性的決定。

可以說,這種種亂象逼出了人性的恐懼,害怕和黑暗,“國人現形記”反應的是國人深深的悲哀。

願夢想照進現實


群眾心理學家勒希指出,一個元首或一種觀念的提倡者,只有當他個人的觀點、意識、綱領與廣大個體的心理結構相類似時,才能取得成功。這種心理同構,正是群眾接受某種觀念的前提條件和土壤。

在當代中國,群眾陷入集體焦慮中,普遍性的焦慮情緒如同病毒一樣瀰漫,這種情緒上的問題根植於現實,來源於群眾對於個人生活的不安全感和公共生活的不信任感。

作為個體的人其實生活重心各有不同,有人更關心經濟,有人更關心娛樂,有人更關心政治,這本是人的本性。但來源於個人生活的壓力和大量的負面新聞,使得大多數人將個人聚焦點轉向引起危機感的事件。心理學家表示,這種持續性的關注可能會引起類似強迫偏執的心理問題。越不好,越關注;越關注,覺得它越不好。

社會心理學認為,集體行為的觀察肯定了兩種感染,即情緒的感染和行為的感染。這些感染吸引和影響了個體,原來有許多人是袖手旁觀,漠不關心者,可能對某種行為,覺得有一點奇怪,微感有細加觀察的興趣,不久卻突然興奮起來也參加進去了。這是由於他的情緒和行為都已被感染著了,情緒的感染使人的情緒與群眾一致起來,形成了群眾心理。

而現在網路的發達和社交媒體的廣泛運用,使得人和人之間的觀點傳播更加迅速,也使得情緒的傳播更加廣泛。因此,群眾心理不安全感和焦慮導致的挫敗感十分突出。

夢來源於現實,根植於現實。這種不安的群眾心理背後是對於現實的無奈,失望和試圖改變。因此,中國夢不僅僅提出了美好前景,也是對現實的反映。

美國夢為什麼能鼓舞人,為什麼能成為國際社會普遍接受的價值觀?當然離不開它用各種宣傳手段滲透美國夢,但其底氣在於,已經有很多成功的範本激勵人心,無背景無權勢無財富三無青年歐巴馬站到美國政治頂端就是一個最好的例子。也就是說,美國夢不只包括美好的未來前景,更包括了實現夢想的有效途徑。我們看到的是一幢樓,站在地面仰望,不僅看到樓頂,也看到通往樓頂的路。

而中國夢也有一個美好的目標,但成功的例子太少,通往夢想的路並不向所有人開放,彷彿我們看到雲端的金碧輝煌,看看而已。筆者認為,中國夢,不需造一座空中宮殿,我們更需要的也許是通向高空的通道,即使雲端只有四角木屋一間。

我們所求不多,只願老有所終,壯有所用,鰥寡孤獨皆有所養。

原創作品,轉載請註明來源心靈咖啡網http://psy.timetw.com和本文出處。(部分資料來源:石勇新浪部落格)

標籤:【中國夢】【夢想】【群眾】【心理學】【政治】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