謊言可出自善意,殺人便可出自真愛 | 時光心靈咖啡網

 

A-A+

謊言可出自善意,殺人便可出自真愛

2017年01月23日 人格心理學 暫無評論 閱讀 102 ℃ 次

現實生活中,形形色色的白謊實在太多,幾乎沒有人敢肯定地說自己從來沒有說過假話、撒過白謊。為了安慰身患絕症的病人,醫生們常常說病情穩定;為了哄騙年幼的孩子,父母們常常編故事;為了不讓妻子擔心,丈夫們常常隱瞞自己工作上的沉重壓力;為了不讓父母牽掛,兒女們常常匯報說自己一切都好……為了不讓他人受到傷害,我們常常身不由己地找著各種各樣的理由,撒著各種各樣的白謊。

善意的解釋,把事情圓滿


清朝的金冬心是位傑出的書畫家,他不僅畫作享譽畫壇,書法及詩文也頗有造詣。他一生不屑功名,終生布衣,與世無爭。但樹欲靜而風不止,同時代有位文人叫王錚,對金冬心的畫作極盡詆毀之能,還經常在大庭廣眾之下當面羞辱他。

有一次,金冬心在集市上賣畫。王錚擠進人群,對著他的畫作指指點點,說他的畫一文不值,人群盡散,金冬心也不惱,收了畫回家。還有一次,一位官員想請金冬心作畫,好懸於家裡大堂之上,供來往客人欣賞。王錚聽說後,對那官員說:“別讓窮酸之氣沖了官家風水。”那官員聽後作罷,金冬心也並不計較。

陽春三月,金冬心被朋友邀至家中賞文作畫,飲酒賦詩。王錚也在邀請之列。文人墨客濟濟一堂,你一言我一句,酒助詩興,不亦樂乎。席間,朋友望著亭外漫天飛舞的柳絮,詩興大發,提議以柳絮為題,吟詩作對。於是,眾人紛紛提起筆來,邊吟邊寫。有人吟“點點相思如柳絮,不知風吹落誰家”,也有人吟“階前落絮如雪飛,玉殞香消猶可憐”。王錚酒至半酣,唯恐金冬心搶了先,未及思索就吟出一句:“飛來柳絮片片紅”。在座的文人都很驚訝,大家面面相覷,不知王錚為何如此沒常識,柳絮當然都是白的,雖然“白”不押韻,但也不至於吟出紅色啊。

此時,王錚有些酒醒,呆立席間,再無一言。金冬心卻在眾人默然之時,大讚王錚的詩吟得好,只見他提筆懸腕,在王錚的詩前面加了一句:“夕陽返照桃花渡”。三月時的桃花渡,夕陽映入水中,柳絮入水,自然紅得有道理了。“夕陽返照桃花渡,飛來柳絮片片紅”,眾人紛紛盛讚他二人是珠聯璧合。金冬心善意的解釋,給王錚解了圍,王錚滿面羞愧。

善意的解釋,把事情美滿化解。所謂化解不是沒有是非,而是超越是非。雖然有過錯,卻也因那善意的解釋如明礬入水,令濁物沉澱,水質復歸澄瑩,從此再無隔閡。

善意的謊言有助於人際關係?


奧斯卡獲獎影片《美麗人生》曾讓無數人在笑聲中淚流滿面,父親貝尼尼用謊言為天真無邪的兒子編織了一個“美麗人生”。通往納粹集中營的漫漫路程,被貝尼尼解釋為一次兒子期待已久的野營,一份送給兒子生日的神秘禮物。兇惡的納粹和殘忍的殺人場面,被貝尼尼解釋為一種充滿巨大懸念和誘惑的積分遊戲。誰最先拿到一千分,誰就將得到一輛真正的坦克。慈愛的父親用謊言給無辜的孩子構建了一個美好而充滿歡樂的世界。

《美麗人生》中父親對兒子說的謊言大概是我聽到過的最感人的謊言了。這樣的謊言被稱之為“白謊”(White Lie),簡單而言就是無惡意的謊言。而我們通常所說的謊言常被稱為“黑謊”,和道德及誠信有關,說謊者是為了自身的利益而欺騙他人或損害他人利益。心理學認為白謊是社會交往中一類特殊形式的謊言,是出於人際交往的禮貌、對他人的關心或避免他人受到傷害而說的謊言。說謊者不是為了自身的利益,而是為了聽者的利益。同時,從認知角度看,只有能理解他人內心體驗,才會自覺運用白謊策略。因此,撒白謊(tell a white lie)也有助於形成良好的人際關係。  

謊言儘管出自善意,那也是人性的軟弱


“謊言”的本身是陰暗的,事物的好惡不由事物的目的去衡量,善意的謊言本身即是假話。儘管其褪去了丐服穿上了旗袍,可是依然擺脫不了其謊言的本質,而謊言就意味著欺騙,因而就有礙誠信。善意的謊言的出發點是善良的,但是往往這種謊言一旦戳穿,對對方的傷害會更深,作為謊言本身,已是與誠信相悖的行為。

善意的謊言本身即是謊言,這一點是無庸質疑的。謊言,說謊是欺騙,欺騙是不道德的,不道德的事不得人心,這些都是打小師長們就諄諄教誨過。但我們捫心自問,又有誰沒有說過謊言呢?無論是對自己的親人、朋友、還是不相識的人,目的也有很多種,但當我們給謊言加上一個“善意”時,彷彿大家都可能接受了,這正是人性的弱點的集中表現。

所謂善意的謊言也可能導致不可預見的後果。女哲學家西塞拉•波克警告說,這種謊言會置人於人格大滑坡的邊緣。她在《說謊,公共和私生活中的道德選擇》一書中寫道:“心理上的障礙蕩然無存,辨別真偽的能力更加模糊,自認為謊話不會被識破的概念可能趨向偏執.”一些對說謊現象頗有研究的心理學家建議, 任何人如果想對朋友、親人、同事說些“ 善意的謊話”之前,最好能好好考慮一個涉及心理反應的問題,即對方如果知道了真相後會感謝你的好意,還是會覺得對你的長期信任被你傷害了。

寫在最後:

誠信需要土壤,在充滿善意的謊言中,會有誠信的土壤嗎?看似一切都是那麼圓融、善意、美滿,我們卻是在編織一個虛幻的泡沫,這個泡沫最終要被真善美揭破。如果善意可以充當撒謊的借口和理由,那麼求真就不再是人需要恪守的原則。這難怪乎我們那麼在意圓融和美滿,為了達到這些效果,不惜犧牲掉誠實的品格。這也導致東方世界學不來西方世界的認真處事的態度,唯真為美從東方處事的價值觀中掃除。圓滑,是東方人特有的普遍特徵。

原創作品,轉載請註明來源心靈咖啡網http://psy.timetw.com和本文出處。

標籤:【誠信】【假話】【人際關係】【白慌】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