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西法效應 | 時光心靈咖啡網

 

A-A+

路西法效應

2016年12月28日 人格心理學 暫無評論 閱讀 17 ℃ 次

社會科學工作者很少使用“善”、“惡”這樣的詞彙。大多數人更喜歡使用“暴力”、“攻擊性”這路西法效應 著書樣的詞,或使用價值中立的精神病理學術語,一套關於失調的話語系統。菲利普·津巴多 (Philip Zimbardo) 不在此列。這位斯坦福大學著名的心理學家在美國心理學會第18屆年會上對聽眾說:“心理學很少研究大問題。我們有各種回答小問題的高招。但我們從來不費心 去研究大問題。現在是該研究研究像惡的本質這樣的大問題了。”

實驗結果


津巴多教授認為這是多種因素共同作用的結果。實驗開始時,擁有絕對權力的實驗指導者就指定了好人與壞人的界限——看守警察與囚犯。“壞人”是社會的敗類、是人渣、不配被當作人來看待, 他們的名字不僅被剝奪,由數字取而代之,而且對待他們可以像動物一樣被鐵鏈束縛……相反,“好人”則被授予了武器和權力。“一旦你穿上制服,就好像開始扮演一個角色,你不再是你自己,你的所作所為要與這身制服所代表的職責相匹配。”其中一個看守如此說道。

儘管參與實驗的大學生們都沒有參觀過真實的監獄,也從未因犯罪入獄有過牢獄體驗,但僅在短短的6天之中,他們便學會了某些東西,知道了權勢者和無權勢者之間應該如何互動。

作為權勢者和管教者的看守,通過管理囚犯的職責,取得了限制囚犯的自由,掌握了處置囚犯舉止行為的特殊意志,使囚犯的一言一行,一舉一動盡在自己的把握之中。他們發現,通過強制原則,會高度、有效地完成自己所擔任角色的任務,包括公開地懲罰違反規定的行為。例如,在實驗中一位“看守”說,“我覺得自己不可思議……我讓他們互相喊對方的名字,還讓他們用手去擦洗廁所。我真的把‘罪犯’看作是牲畜,而且我一直在想,我必須看住他們,以免他們做壞事。”另一位“看守”補充說,“我一到‘罪犯’所在的牢房就煩,他們穿著破衣服,牢房裡滿是難聞的氣味。在我們的命令面前,他們相對而泣。他們沒有把這些只是當作一次實驗,一切好像是真的,儘管他們還在盡力保持自己原來的身份,但我們總是向他們表明我們才是上司,這使他們的努力收效甚微。”

作為無權勢者的囚犯面對權勢者所建立的監獄與獄規(可以延伸至類似監獄情境的社會結構),囚犯們只能“回應”——這種“回應”只能遭致兩種選擇:反抗或是順從。前者,帶來的是懲罰;後者導致的是自主性和尊嚴的喪失。就在試驗的第三天,“罪犯”們竟然開始相信“看守”經常對他們說的,他們真的低人一等、無法改變現狀。

在“斯坦福監獄實驗”過程中,津巴多博士目睹了令人震驚的情形:在一定的社會情境下,好人也會犯下暴行。這種人的性格的變化被他稱之為“路西法效應” ——上帝最寵愛的天使路西法後來墮落成了第一位墮天使,被趕出天堂。

相關事例


他在演講時出示了美軍在阿布格萊布監獄虐囚的照片。菲利普·津巴多說,當看到美軍虐囚的照片時,他感到很震驚,但並不覺得很奇怪。因為早在1971年他做過 一個極富爭議、探討人性心理的“斯坦福監獄實驗 (Stanford Prison Experiment ,SPE)”,在實驗過程中他目睹過非常類似的情形:好人也會犯下暴行。這種人的性格的變化被他稱為“路西法效應”:上帝最寵愛的天使路西法後來墮落成了撒旦。

他在《路西法效應:好人是怎樣變成惡魔的》(THE LUCIFER EFFECT) 一書中詳盡地記述了那次實驗的經過:在當地報紙上徵集志願者參與監獄生活的研究,為期兩周,志願者每天能得到15美元的報酬 (相當於今天的75美元)。有70名應徵者被招到斯坦福大學面試,接受一系列心理測試。這70個人都是美國的大學生。其中24名被認為非常健康、正常的人 被選中。從24人中間隨機抽出一半,讓他們飾演監獄的看守,餘下的一半飾演囚犯。志願者們都說他們更願意飾演囚犯,部分是因為他們無法想像自己畢業後會去 做看守,但他們可以想像自己是在坐牢,並以為可以從這一經歷中學到一些東西。志願者們還被告知,如果被分派去飾演囚犯,他們可能會被剝奪公民權利,並且只 能得到最低限度的飲食和醫學護理。那些將飾演囚犯的人被告知在某個週日等在家裡。在那一天,令他們感到吃驚的是,他們被真的警察“逮捕”了,隨後被帶到斯 坦福大學心理學系地下室的模擬監獄。

第一天,大家還相安無事,但“囚犯”第二天便發起了一場暴動,撕掉囚服上的編號、拒絕服從命 令、取笑看守。津巴多要求看守們採取措施控制住局面,他們照著做了。他們採取的措施包括強迫囚犯做俯臥撐、脫光他們的衣服,拿走他們的飯菜、枕頭、毯子和 床、讓他們空著手清洗馬桶,關禁閉。最後局面完全失控,實驗只持續了六日便被迫終止。

普遍結論

個人的性情並不像我們想像得那般重要,善惡之間並非不可逾越,環境的壓力會讓好人幹出可怕的事情。“在實驗開始的時候,兩組人之間沒有任何區別, 不到兩個星期之後,他們之間已經變得沒有共同之處了。”尤其顯著的是,囚犯們懷疑分組並不是隨機的,他們認為看守的個子比他們高。(其實兩組人的平均身高 是一樣的。)

實際應用

津巴多試圖用他的實驗解釋很多問題,包括飛行事故、人在面對惡行時的無動於衷、護士對病人的不當處置以及自殺式襲擊者 和恐怖分子的行為。由於對自己角色的認識,護士會過度服從醫生的安排,哪怕明知醫生開出的劑量遠遠大於規定的劑量;有四分之一的飛行事故的起因都是由於副 機長過於服從機長的錯誤判斷。

作者看法

津巴多雖然強調人們容易受到環境的影響而作惡,但他樂觀地指出,按照他的“十步法”,人們同樣能夠頂 住壓力,英勇地違抗“路西法效應”。先是承認自己的錯誤 (這第一步就會讓布希、布萊爾等人望而生畏),最後是拒絕為了所謂的人身安全而犧牲自由,相信自己能夠反對任何不公正的制度。他舉的道德英雄包括抵抗麥卡 錫主義、種族隔離、反對越戰的人。

有一個問題是,當津巴多說“好人”變成了“壞人”時,那些“壞人”並不認為自己成了壞人,他們要麼認為受 害者罪有應得,要麼認為自己只是採用了惡的手段來實現其正當的目的,用目的的合理性為自己採取的手段辯護——虐囚的士兵是為了獲取反恐所需的情報,恐怖分子是為了民族解放,在他們的同仁眼裡他們也是道德英雄。這根本上是不同的善之間的衝突,而不是善和惡之間的衝突,已經超出了心理學的範疇。

標籤:【津巴多】【虐囚】【路西法效應】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