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開活力的封印 | 時光心靈咖啡網

 

A-A+

解開活力的封印

2016年11月17日 人格心理學 暫無評論 閱讀 26 ℃ 次

是創造性,而不是其他,使個體感到生活是有意義的。

順從帶給個體一種無用感,並產生沒有什麼事情是重要的、生活是沒有意義的等想法。

創造性生活是一種健康狀態,順從對生活來說是疾病的基礎。

以上都是英國著名心理學家溫尼科特的名言。

在溫尼科特看來,一個人的創造性,源自這個人的活力無阻礙的流動。他說的活力,即弗洛伊德說的性慾與攻擊性,也即力比多。

我自己最近幾天的夢顯示,若活力能在母嬰關係流動,即像是生本能,很美;若不能,則會像是死本能,很恐怖。可以說,關係的品質賦予了活力的不同方向。

母嬰關係若不能讓活力得以流動,活力就會在夢中化為惡魔的形象。這就是讓我一夜有五根白髮的那三個夢中的最後一個夢給我的啟示。

就像是,你的原始活力被加上了一個封印,你不敢讓它出來。除非你對關係絕望,才會放縱它搞破壞。我想,所謂的反社會人格,即是這樣形成。反社會人格者,對母愛和所有愛徹底絕望,於是關係對他們的活力再無任何制約力。只是,他們的活力,永遠以破壞性的方式呈現。

愛情,則可解開這個封印,讓活力重新在一個被允許的親密關係中流動。

好的心理咨詢也可以做到這一點——解開活力的封印,這也是咨詢被稱為容器的關鍵。

這一寓意在《西遊記》中也經典呈現。活力四射但是反天宮的齊天大聖,被佛祖用一個封印壓在山下500年,而唐僧則解開了這個封印。

只不過,唐僧最終還得借助觀世音菩薩的緊箍咒,來控制住孫悟空的活力。

這個譬喻,也是我們文化的一個縮影,活力很可怕,而且是無法無天,特別是犯上,所以必須控制住。唐僧給孫悟空戴上緊箍咒,以後用唸咒來控制他,這是一個經典的中國圖景——本我終被超我控制。

小的單位,是大的單位的縮影。所以,中國家庭,是中國社會的縮影。母嬰關係,則是中國各種人際關係的縮影。客體關係心理學探討的主要是母嬰關係,解開中國家庭和社會輪迴,母嬰關係是貌似最容易的一環。

但是,真正的責任,在於每個人的覺醒。若媽媽們能意識到,就先覺醒;若其他人意識到,請給媽媽們以支持,而不是苛責。

我想,中國文化中最致命的根結,是對人的活力的否定。雖然三字經說,人之初性本善,但社會的種種努力多是在束縛人性。

因而,明武宗朱厚照擊敗蒙古小王子,創造一個不大不小的軍事奇跡,卻只被大儒們視為胡鬧。台灣的歷史學家孫隆基則說,中國人重靜而制動,一動就亂,是為“動亂”。一部中國歷史,就是不斷動亂的輪迴,也即,活力總以破壞的面孔出現。所以,我們社會,特別反“動”。越來越變態的應試教育體系,一個無意識的目的,就是將青少年們的活力,束縛在考試這條獨木橋上。

重靜制動的同時,還配套生產的是,重人倫卻抵制情感。我們強調的無常,是對弱者的極大壓制。我們強調天倫之樂,然而,更像是老者的天倫之樂,中年人和孩子都容易處於受苦的位置。並且,愛情在我們文化中一直都是奢侈品。

然而,除非一個個體能得到證明--他的活力可以讓親密關係更美好而不是相反,否則,個體在關係中展現活力時,要麼恐懼,因擔心被拋棄;要麼負罪,因覺得傷害了對方。

即,關係密切與個體活力流動的並存,才能讓我們安然地成為自己。

(文/武志紅)

標籤:【創造性】【親密】【愛情】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