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咨詢師的內在品質 | 時光心靈咖啡網

 

A-A+

心理咨詢師的內在品質

2016年11月14日 人格心理學 暫無評論 閱讀 21 ℃ 次

被安排設計幾個公開討論的話題,於是提起筆來,順手就寫下了”心理咨詢師的必備品質“。待寫完才想,每個咨詢師都是一個獨特的個體,每個咨詢師在工作中也會呈現其獨特的能量,所以若要說必備的品質,恐怕也難有個統一的標準,畢竟各個流派所遵循的原則都會有所差別,更何況每個個體的工作風格更有可能是相差千里萬里的。別的不說,就我自己所跟從的一些老師,每個人的工作方式都會有很大的差別。所以,要想理出一些咨詢師必備的品質,好像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在這些年的學習和工作中,我也接觸過許多在心理行業從業的人,有的時候,看到一些內業人士的工作方式和言談舉止,也會驀地生出些擔心,畢竟這一行在中國真正的發展年頭還短,真正接受過正規系統訓練的人更是鳳毛麟角。所以有的時候就會看到一些已經從業很久的咨詢師,卻有很多在初級的咨詢師訓練中就會被提醒注意的內容,還是會在他們的言談行為中很理所當然地流露出來,甚至是以之為樂為榮,這是值得擔憂的。在心理咨詢這個行業,一個咨詢師的個人品質,會影響到助人工作的效果,影響到那些受助者的生活質量和生命狀態,這個工作,其實是一個生命影響生命的過程。心理咨詢師的內在品質會影響到另外一個人在此後N年中的生命狀態,在這個助人的行業中,個人的修行,是大意不得的。

那麼,這個行業,歡迎具有什麼樣內在品質的咨詢師呢?除了在專業上的修行,在人性的品質上,也需要一些最基本的品質:視野要寬、心性要平、為人要謙、治學要勤、心態要公。其實這些也不過在談同一件事:修通和成長。

理論與情感體驗


曾經,在我帶領的一個學習小組裡,有學員問我:在理論與情感的體驗方面,是不是情感更重於理論呢?我記得我曾告訴他,理論與情感是同等重要的,雖然在我們的實際工作中,常常是借助於體驗我們自身的情感狀態來理解對方的心理世界,但這並不是說,理論就可以被放到一邊去,因為很多時候,我們理解我們自己的情感,並形成工作的假設,是借助於那些理論來做指導的,否則的話,我們可能只會跟在情感情緒的後面跑馬拉松,但是找不到工作的方向。

其實,那個學員的說法並不偶然,在我學習的早期,我所跟隨的老師也講過類似的話,在他的工作經驗裡,那些理論是不必花那麼大的精力去學習的,只要在人性層面能夠跟進就好。那時我也把這個說法奉為最重要的指導原則,其實那對我而言,是可以偷懶的方式,因為我自己是一個對情感非常敏感,而理論又不夠紮實的人。可是隨著實踐經驗的增加,卻慢慢發現,如果只跟隨自己的情感,其實是很難真正把工作深入的,因為根本沒有方向去真正理解對方的內心世界。及至開始接受高密度的正規督導訓練,開始一本本認真去啃那些理論書籍時,才發現,之前所奉行的原則,根本就是治療師的一廂情願,缺少了理論的支撐,單靠自己的感受來理解對方,更多的時候,會陷進自己的經驗誤區中去。那個偷懶的行為,最終帶來的,會是讓自己在工作中精疲力竭,更不要說自戀受挫。後來我與那位老師也有過一些討論,我問他”如果沒有理論的支撐,怎麼可能對我們所感受到的內容形成有效的假設呢?“他當時對我的這個問話很惱火,也許他把這個問話感受為了我對他的挑戰。他的這個狀態讓我覺得有些不安,所以,我此後就中斷了跟隨他的學習。

當時我之所以感覺不安,是覺得,心理咨詢師這個行業,需要的是人性中的的修行,一個合格的治療師,至少是有能力傾聽的,有能力接納與自己不同的觀點的,即便是不同意,但也絕不至於因此而惱怒。一個在討論專業話題時會將自己帶入戰鬥狀態的咨詢師,是否真的有能力去容納那些求助者的破壞性內容?而當聽到與自己所持觀點不同的聲音時就會大光其火,一定要將自己置於某個至高無上的位置,牢牢握住話語權才感覺安全的人,至少是在這個行業所需要的最基本的修行中,還有欠缺的,比如受損的自戀尚未修通,比如安全感的嚴重不足等等。

包容、接納、理解他人的能力


一個心理咨詢師的內在品質,其實也是他的人格品質,一個具有相對成熟人格的人,往往具有更強的包容、接納、理解他人的能力,而這些品質的獲得,往往也與被愛的經歷有關,一個真正感受過被愛的人,才有可能發展出愛人的能力。在心理咨詢這個行業,不乏成長過程中經歷坎坷的人,正是在他們試圖修復自身創傷的過程中,慢慢走上了心理咨詢師這條路。成長中的痛苦經歷,既可能是他們從事這個行業的財富,也有可能成為他們從業的絆腳石 ,這取決於他們對自身創傷修通與接納的程度。

心理咨詢是一個助人的行業,但如何助人,卻是有許多值得學習的地方的。心理咨詢的助人並不是學雷鋒,並不是要咨詢師成為一個毫不利已專門利人的拯救者。事實上,當一個咨詢師以一個拯救者的面貌出現的時候,他真正要救的,很可能是他自己,而不是來求助的人,因為他做一個拯救者的動力,很可能是來自他期待有一個拯救者可以改變他自己的命運,當他在工作中將這部分期待投射給求助者時,他就可以逆轉對於”被拯救“的需要,使他自己以一個拯救者的身份出現;或者在他的成長過程中,他曾體驗過太多的被貶低,當他從事一個助人的職業時,他也可能期待用一個像上帝一樣拯救他人於水火的身份,來補償自己自戀上曾經的受損。所以,一個合格的咨詢師,首先是一個真實的人。一個真實的人,是普通的,是平凡的,甚至是有缺陷的,重要的是,他知道自己身上的這些不完善之處,並且能夠悅納它,這樣他才有能力不在求助者的身上去處理自己的問題。

心理咨詢這個行業,是與人的靈魂深處打交道的,所以在這個工作中,對人性的理解與接納的能力,便成為一個咨詢師非常重要的能力。我們常說,因為懂得,所以慈悲。在人性之中,總是會有一些灰暗地帶是我們不願或者不忍或者不敢去觸碰的,所以,真正的懂得,也需要我們付出真正的努力。在我們的成長過程中,我們會被不斷告知某些規則,規則是可以保證我們的社會平穩運轉的,但有時也是與人性中的自然需求相牴觸的,所以,我們作為一個社會人,會有各種痛苦,這些痛苦來自需要與規則之間的衝突。作為一個咨詢師,當我們更多的理解這些痛苦的來源,並接納這種痛苦背後的需要時,我們也就會越有能力去接近那個痛苦,進而懂得那個痛苦,最終找到與那個痛苦和平共處的途徑。這些說起來容易,但在實際的工作中,卻可能會時時的考量著我們自己的容納功能。比如,當對方的行為衝擊著你的道德底線時,你還能保持從容嗎?當對方的破壞性力量損害著你的尊嚴時,你還能不被憤怒帶走,而保持去理解和探索嗎?而你能保持的能力,來自你自己對人性的理解程度,理解越深,能保持的力量就會越強。當我們自己內心滋生出對人最底層的理解與關愛時,我們才有能力放下評判的眼光,從人性的角度去理解對方的世界。所以,那些對“高尚”有著強烈渴望的人,往往做不到,因為他們對高尚需要的背後,在防禦著自己的某些原始需求,當他需要用這麼強烈的高尚作為自己的保護殼,讓自己在這個世界上存在時,恐怕他也就不太有能力去近距離接觸人性中那些灰暗地帶了,從而也就失去了理解人性真實的機會。

心理咨詢的工作過程是豐富多彩的,因為人內心世界本身就是豐富甚至是浩渺的。面對如此精密和繁雜的內心世界,咨詢師視野的廣度往往也影響著咨詢工作的深度。所以,在心理咨詢這個行業內,就要求咨詢師不斷擴大自己生命的廣度,視野的廣度,心胸的廣度。一個咨詢師,他的知識結構越廣博,他自己的視野越寬闊,他在工作中所能注意到,所能理解到的信息就會越豐富。在心理咨詢過程中,求助者不會那麼清晰的告訴咨詢師他的內心在發生什麼,很多時候,他們是用隱喻的方式來表達他們的內心世界的。一個有著豐富知識積累,有著活躍思維模式的咨詢師,就有更多的可能產生豐富的聯想,從而獲得更多的角度去理解求助者故事中的深層信息。所以,心理咨詢這個行業,是個需要終生學習的職業,這種學習,不僅僅是專業理論的學習,更多的是在生活中的體驗、學習各思考,小到日常生活,大到文化歷史哲學,所謂的開卷有益,這些學習的意義,並不是單單的學到了那個知識,更重要的是,這些知識成為咨詢師自己的知識體系,在咨詢師的體內相互激發相互促進,在不知道什麼時刻,就會激起咨詢師自己更豐富的創造力,從而幫助他進入和理解求助者的內心世界。

不可控是對人性的考量


心理咨詢是個寂寞的職業,它需要咨詢師耐得住咨詢過程中可能出現的無聊、無助,也需要咨詢師在這個職業中甘於平凡,願意在助人的路上,有可能常常讓自己進入“不知道”的情境中,承受對未來的不可知,不可控,這其實也是對人性的考量。一個甘於平凡的人,其實是一個有能力接受自己渺小的人,是一個有能力與自己真實相處的人。人對轟轟烈烈的期待,往往來源於對自已平凡的不接納,不接納自己作為一個人,與世界相比,是弱小的,是可能被這個世界忽視甚至被 吞沒的,為了在世界面前證明自己的存在,也為了獲得一些與世界抗爭的掌控感,於是,人就有了讓自己變得轟轟烈烈的衝動。這個轟轟烈烈的期待,在治療室中可能會用一些變形的方式出現:在求助者面前,作為一個專家,作為一個救世主等等,這的確非常滿足咨詢師的自戀需要,可是對於求助者而言,也可能是剝削性的。因為,作為一個個體之外的另一個人,怎麼可能比當事人更懂得他自己呢?治療室中的救世主,獲得了掌控感,卻失去了理解的探索的機會,同時來求助的人,在一個如此“偉大”的人面前,也會被喚起自己的無助,這些無助感可能會導致他更多的依附於這個咨詢師,而這,恰是背離心理咨詢是讓求助的人人格更加獨立這一初衷的。

心理咨詢中,有一個很重要的原則,就是價值中立。真要做到價值中立,其實功夫也是要下在平常的。比如一個人格中有著嚴格超我的咨詢師,在保持中立的過程中,可能也會受到超我嚴苛的懲罰,當他自己無法在這個懲罰中保持從容時,可能就開始見諸行動了。我曾見過一個咨詢師,他在工作中,每當遇上與“性”相關的內容,就會亂了方寸。與他閒聊,他說“我受不了同性戀,我受不亂倫想像,我受不了女人看不起男人。。。。。”他的這些受不了,讓他每當遇上相關的內容時,就禁不住開始給求助的人上課,當他給對方講了很多道理之後,對方往往會非常感謝他,然後告訴他“經過你的幫助,我好了”,於是就結束咨詢關係。可是過不了多久,那個求助者就會在另一個咨詢師那裡出現。這個咨詢師對此很是不解,問我這是為什麼,我便問他"你聽到他們那些故事背後的故事了嗎?”,他還是不解,我便直接告訴他,“當你無法保持中立的時候,你也就失去了聽到他們內心聲音的機會,因為他們不相信你能聽得懂”。而這個中立,來自對人性的理解,來自對人對人性最底層的敬畏與關愛,更是來自對於自己的深層理解與接納。當我們對自己的修通工作沒有做到位時,最可能被傷害到的,其實是我們自己。

文:王雪巖 

標籤:【價值中立】【職業】【心理咨詢師】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