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是一種生活狀態,平庸是一種生命狀態 | 時光心靈咖啡網

 

A-A+

平凡是一種生活狀態,平庸是一種生命狀態

2016年10月31日 人格心理學 暫無評論 閱讀 54 ℃ 次

不知從什麼時候起,亦不知道究於什麼緣故,我竟然在不知不覺間習慣在每個天氣良好的週末夜晚,揣上幾塊錢當作來回車費,從校門口搭半個多小時的公交車去喧鬧的火車站。這是一種很奇怪,很微妙的感情。因為我覺得自己並不是一個喧鬧的人。或者說,我並不喜歡也不適合呆在一個人聲鼎沸車水馬龍的環境中,周圍的一切繁華與繽紛彷彿是對我的一種漠視與嘲笑,會讓原本就瘦小孤單的我顯得更加孤寂和茫然,與無助。

我不喜歡這種感覺。興許沒有人會喜歡這種感覺。因為不會有人願意自己在別人身邊,在人群之中,宛如一個隱形人一般,被人忽視。每個人都渴望得到尊重,受到重視,甚至於希望得到別人的愛。而決不是憐憫和嘲弄。

我也一樣。雖說我並不是什麼心高氣傲,亦不是智商特高,或者有什麼特殊的本事值得向人炫耀之人,但我絕對是一個不甘平庸的人。我喜歡簡單安靜平凡的生活著,但這並不等同於平庸。平凡是生活的一種狀態,而平庸則是生命的一種狀態。我不願我的生命如一潭死水般乏味與無趣,渴望生命有發光照明的一刻。就算只是一瞬,我也心甘情願的付出我所有的努力和汗水。心理學家們指出:“世界上只有這種人才能獲得最後的成功:他們首先要會聰明地請教別人,與別人進行商議,然後果斷地決策,再以毫不妥協的勇氣來執行他的決策和意志。他們從來不會被那些小人物們愁眉苦臉,望而卻步的困難所嚇倒。這樣的人在任何一個行列裡都會出類拔萃,鶴立雞群。

然而事實不斷的打擊著我,聲色俱厲的告訴我:你還是個徹徹底底的平庸者!我不知道我是不是被它打敗了,是不是還存有著希望與夢想,但我開始近乎病態的喜愛了那種方式,全然忘記了置身於那樣一個繁華境地時的迷茫和尷尬。因為我驚喜著發現,原來在這個世界上,竟然有人比我更為平庸;也如我一般,孤單的行走在這個鋼筋水泥的城市中,尋找著希望,迷惘,卻堅定。或許,我之所以會喜歡到火車站這樣的地方來,只是因為在這裡可以得到某種心理上的安慰和警世,讓我不再心安理得無所事事的活著。

在火車站我遇到過一位老人。頭髮乾枯似雜草般糾纏在一起;眼睛渾濁發黃,深深的陷在兩個眼窩之中;臉色蠟黃,帶著些許的黑;整個臉部堆滿了皺紋,見證著他經歷的滄桑歲月以及生活的不易。他盤地而坐,屁股下面墊著一個髒得油亮的裡面不知塞滿了什麼東西的小布袋。我走過去,看著擺在他面前的那副撲克牌,想了許久依然不解。於是笑著遞給他香煙,,給他點燃,和他攀談,希望可以探得他這副牌的奧秘所在。老人毫無條理卻滔滔不絕的說了許多,彷彿我是個值得傾訴的可靠的忠實的傾聽者。但我對老人這些雜亂的話語的興趣明顯要低於對他面前的這副撲克牌的興趣,甚至厭倦,既而憤怒。我客氣的打斷了他的話,然後直奔主題。“呃!那麼這副牌的奧妙在那裡呢?”老人默然,看了看我——那種眼神彷彿要穿越我的衣服,甚至肉體,看透我的靈魂——然後別過頭去,不再和我交談。我無趣的呆了一會,直到肯定老人不會再理會我時,我站起身來,心裡暗罵自己“犯賤”,何苦自找尷尬不是?走開了幾步,然後我不由自主的回頭了。我竟然回頭了!到底是出於何種目的源於什麼力量我全然不知。但是我卻看到了一雙眼睛,老人的眼睛,明亮的眼睛,閃著類似於淚花和歉意的眼睛。在那一刻,我猛然察覺,老人並非不願甚至非常願意把我當作一個親密朋友般的告訴我。只是,他不敢冒險。誰知道呢,那可是那竟然是他生活的全部啊!而我,一個陌生人,如他一般的城市過客,可以給他什麼呢?

在這裡,我看到過穿著髒兮兮的破爛衣服掛著鼻涕表情麻木的小乞兒,看到過大群大群在老師帶領下前來給那些無處可歸的人“作畫”的幸福的孩子,看到過向我推銷電話卡報紙之類的“推銷員”,看到過在候車大廳側旁的一塊空地中人性淋漓歸於本性與平等的表情各異的候車人群……。他們如我一樣,生活在同一片藍天下,沐浴著同樣的陽光。但生命從一開始賦予我們的,都不是一樣的。——有些人注定浪跡天涯居無定所,有些人注定安享幸福與快樂;有些人注定一輩子尋尋覓覓,注定一輩子傷悲,也有人注定按部就班就能得到可以滿足他的一切。世界原本就是不公平的。

我開始漸漸明白為什麼許多人為了達到目的不擇手段。因為成功,可以帶給他們金錢和地位,既而可以讓他們有更好的機會和更大的希望去奪取更大的成功。他們都是不甘平庸的人。想法沒有錯,只是過程錯了。呃,或許,過程亦沒有錯。誰對誰錯,恩怨是非,塵世間又豈能有人可以下個完整無誤的定論?

每個人的時間都有限,就像一個空間有限的瓶子。每個人該做的、想做的事情很多,有像大石頭這樣的對自己很重要、很有益的事,有像小石塊、小沙子那樣的小事,還有一些有害的事,會像水一樣滲透到人的生活空間。如果你想有一個成功的人生,就要先把大石頭放進自己的瓶子裡,不要顛倒秩序,不要隨隨便便地放進很多小石頭、小沙子,不要倒有害的水進去。否則,你可能再也沒有機會把自己的大石頭放進去,最後糊里糊塗地過了一生,落得個抱憾終身的悲慘結局。要解決這個問題,你必須有自己的評判依據,來評判一件事對自己是對還是錯,是必須的還是可有可無的,是應該不顧一切去做還是得過且過地拖。否則,不能確定事情的正確錯誤、輕重緩急,即使不會懶散地浪費時間,也只是"東一鎯頭西一棒子",努力地原地轉圈,甚至是在努力地奔向陷阱,不會有好的收穫,難以活出精彩。

在火車站,在那個充滿是非與對錯,充滿人性泯滅和完美道德以及其他種種矛盾對立的地方,我有了人生中的第一幅鋼筆肖像畫。給我作畫的人是個如我這般年紀的大男孩,背著畫架,穿著與周圍人群和事物極不諧調的衣服。他笑著說他想去北京呢,在這裡給人畫畫撈點盤纏。他的眼睛,滿是嚮往和希望;笑容裡,亦有堅定的自信和意念。我沉默了一會,然後帶著有生以來最為燦爛的笑容對他說,可是我沒有錢呢!他哈哈大笑,說,那無所謂。

迄今為止,他的笑容,在我生命裡,是最美好的,也是最光輝的。興許有朝一日,他會帶著同樣漂亮的笑容,登上某個讓許多人仰望的舞台。

心靈咖啡網編撰

標籤:【生活空間】【平庸者】【尊重】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