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立的女人注定把握住了自己的命運 | 時光心靈咖啡網

 

A-A+

自立的女人注定把握住了自己的命運

2016年10月24日 人格心理學 暫無評論 閱讀 28 ℃ 次

李安再次獲得小金人後,關於他太太林惠嘉的報道多起來。其實多年前李安的《十年一覺電影夢》就已經清晰的描述了這位非常酷的“李太太”。作為成功男人背後的女人,她的行為顛覆了大家習慣的那種模式。所以一個酷字彰顯她的特別。她有自己出色的事業,在自己的學術領域有一定的影響力,她養育了兩個孩子,而且生育的生活老公不在身邊,她能夠在李安落魄賦閒的時候,支撐家庭,維持李安的理想,在李安聲名鵲起的時候冷靜的面對,當大紅大紫來到的時候,她居然當成無事發生。 而這樣的女人並不是特例,和林惠嘉異曲同工之妙的還有馬英九的老婆周美青,那也是一個酷字貫徹始終的女人,男人的功成名就並沒有掩蓋她們的光芒,她們都有著自我的芬芳。

這些酷酷的女人難道的台灣特產?也許同根文化的海峽這邊也有,只是,她們的獨立人格與個性帶著那麼濃厚的地域特色。在這樣的酷女人身上,獨立不是一個劍拔弩張的標籤。雖然她們短髮,消瘦的外形有些感覺不太女性化,但實際上,對於家庭,孩子,丈夫而言,她們的女性化也許是一種生活細節。真正強大的是她們的內心。與丈夫比肩的寬廣內在。馬英九,李安,都是儒雅內秀的男人,這樣的組合有些互補的因素。這並不影響男人們成為頂天立地的男子漢,在自己的領域成就功名。她們或許“強勢”,例如林惠嘉在李安獲金熊獎的時候,因為時差原因,被打擾了休息而不悅。同樣的周美慶訓斥小馬哥也是被媒體看見。這些強勢是需要一種支撐的,一個是自我能量的肯定,包括對這個男人的把握。缺一不可。如果這個男人修養不夠,誘惑太多,估計這樣的強勢也是如今日內地所見,女強人家庭事業無法平衡。我很好奇,台灣是如何教育出這樣的男女?她們都是50-60年代接受西方教育的一代台灣人,都有留學經驗。在台灣本土的儒家文化沒有被徹底否定的基礎上吸收的西方教育,女性意識,獨立個性等等舶來品如此和諧的與母體文化中的家庭和諧融合。成就了這樣的傳奇。

在西方的傳說裡,人類的第一個女人夏娃只不過是亞當身上的一根肋骨,而在東方的歷史上,女人也不過是男人身上的附屬品。我們的女性還在從小被灌輸,愛情至上,小鳥依人,溫柔賢惠的種種規範,女性被照顧呵護成為使命,似乎眼見的成功家庭的範例都是男人出外頂天,女人照顧家小,放棄一切自我。我們標榜的都是這樣的女性美德,依附於男性,寄生於家庭,而這些年女強人的中年危機,家庭危機似乎更引導社會女性放棄自我,安心在愛情名義下,柔情的包裹下,以財富條件為嫁人首先,以嫁人為女性命運唯一歸屬。

不是我危言聳聽,男人永遠都不會把百依百順為了自己捨棄一切的女人當成永遠的寶。在男人眼裡,她慢慢的就會失去最初的新鮮,而她也因為有了她認為是全部的感情生活而失去改變。她的好變成理所當然,她的不變變成讓人厭倦。給了感情的女人再交上來童貞,除了這個厭倦的男人以外她一無所有。

有句話是:“男人永遠不會忘記那個對他狠的女人。”這個女人之所以能狠的起來,也是因為離開男人她還有自己的東西,自己的生活,自己的未來。她的人生不是構建在這個男人身上的。她狠的理直氣壯,順理成章。真是因為這份獨立,這個女人才有吸引力,才有永遠新鮮的魅力。

林惠嘉和周美青的酷,是有在社會的和自我的具體條件的。獨立的事業,不依附於男性成功的社會功能定位,個性上的自我意識一樣重要,她們能夠少了女性嬌氣,坐公車,獨自生育,沒有怨天尤人的尋求呵護,這也需要內心世界的獨立和強大。神經大條一點,敏感的小心肝被理工科的理性填充一點,大概就是“酷”的來源吧。

如果有李安,馬英九這樣的男人就應該有林惠嘉,周美青這樣的女人,她們的酷,不因為男人的強大而淹沒,她們的酷,是自我意識,也可以說是特定地域社會意識。

自立是女人自信的重要元素之一。沒有獨立的經濟來源,沒有獨立的情感世界,女人永遠是男人的衣服;沒有一個讓自己安身立命的本事,女人遲早會成為怨婦中的一員;不能自立的女人,注定不能把握自己的命運。

女人在經濟上的獨立是自我實現的首要條件。現在普遍的觀點都認同:同甘共苦才是家庭中的智慧。女人肩上任重而道遠,舊時的一些觀念不僅要改變,女人還要追求自己的地位和財富,追求自己的快樂和幸福。

真正能獨立自主的女人,會得到社會及他人的尊重,這是女人尋回自我的首要前提。有事業的女人能與自己的男人平起平坐,能讓他們不會輕易產生“是我在養你的”的心理,能得到男人的尊重和敬佩。

心靈咖啡網編撰

標籤:【李安】【小金人】【台灣特產】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