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別人對你有敵意,而是你自己心中有敵意 | 時光心靈咖啡網

 

A-A+

不是別人對你有敵意,而是你自己心中有敵意

2016年10月02日 人格心理學 暫無評論 閱讀 200 ℃ 次

為自己找到一個假想敵是一種處理內心憤怒最安全、最省力、最有益的辦法。人活得哪怕是非常的中立和客觀,仍免不了受內心好惡的影響。一個人、一個民族、一個國家都會有意無意地把一些內部的憤怒轉移給他人,心理學稱這樣的情緒轉移為“負性移情”。人們也會把熱情、愛、欣賞投射給另一些事物和人,和他們分享快樂,這是一種“正性移情”。如果你只能通過對同事的無端厭煩來平衡情緒,私下裡你應該對她心存感激。真正的厭煩是冷漠麻木、沒感覺和不知道。人對某件事、某個人的惱怒有時混雜著許多完全屬於自己的東西,往往是某事某人激發了自己潛藏已久的焦慮,因為無意識害怕這種內心焦慮再現,而遷怒於他人、他事。

敵意是從哪裡來的?


我們的確會認為,我的痛苦是別人所導致的,如果這個人改變了,我就可以不那麼痛苦了。還有一個看起來似乎比較表面的原因是,我們很難做到對別人說“不”,別人,尤其是重要的親人將他們的某些東西加給我們,我們不舒服,但卻難以拒絕。

我做了A,你要做B,否則會有C。這個C,是怨氣,是威脅性的信息。

有時,這三部曲會簡化成兩部曲——我希望你做B,否則會有C。當一個人大權在握,而且又有極強的控制慾望時,這種兩部曲會出現。但在大多數人際關係,尤其是親密關係中,更常見的是三部曲。

為什麼我們會有那種矛盾呢?按照對方的要求做事就會難受,而拒絕對方又會內疚或擔心對方不高興。

因為,每個人都想按照自己的意志行動,所以當強迫自己按照別人的要求做事時就會感到難受。但是,因為對方發出了C的威脅性信息,我們也會接受到這一信息,儘管對方意識上未必發出,我們意識上也未必意識到這個信息,但我們的潛意識會捕捉到,而我們的身體會有反應。

用分析的眼光看,這是一種對關係的依賴,通過攻擊別人來感知自己,獲得“我不像她!”的自我感。比如,有人很風情,而你內心似乎也很風情,但你不願意這樣,或不願意讓人覺得你這樣,你就會起勁地攻擊那個人很風騷,這樣就證明自己不是那類人。這很像是此地無銀三百兩喲!

如何化解敵意?


被人用槍指著頭,這種挑戰太激烈了一些。換一些簡單的情景,設想你遇到一條哈巴狗,它在向你咆哮。咆哮,自然是一種敵意。那麼,你可以不對這種敵意產生敵意嗎?

很多人難以做到,我經常見到,有人對向自己叫的小狗產生強烈的憤怒,甚至會嚴重控制。但也有很多人可以做到,他們會對咆哮的小狗微微一笑,他們知道,這條小狗根本威脅不到自己,是它自己在瞎緊張而已。

那麼,情景更進一步惡化呢?現在是一條猛犬在對你發出低沉的吼聲,你會如何?

我一個好朋友,她尤其喜歡大型犬,每當見到大型犬時,她會喜不自勝地走上前,撫摸它們,抱它們,和它們說話。好幾次她這樣做時,我都會擔心,但結果每次都證明,那些看起來不好惹的傢伙都和她處得很好。但是,它們只是對她這麼友善,如果我接近它們,它們還是會很警惕,甚至發出威脅性的聲音。

她能做到這一點,是因為她心中對它們沒有一點敵意,結果她的善意馴服了它們,而我做不到這一點,是因為我心中對它們有敵意,所以也喚起了它們的敵意。或者也可以反過來說,只要它們有一點敵意,我心中也有會敵意起來,而這會接著喚起它們更大的敵意……

別人向你投射敵意之所以會成功,根本原因很簡單,是因為你心中埋藏著很多敵意。如果你心中徹底沒有了敵意,那麼敵意的投射就會徹底無效。所以關鍵就是要化解自己心中已有的敵意。對於這一點,我的理解是,我們之所以會埋藏著很多敵意,關鍵不是人性惡,關鍵反而是,人性被壓抑得太過於厲害了。

正好對應了你內心一直刻意要壓抑的東西,你厭煩的恰好可能是部分的你自己。每個人的心中都存在著一些個性的陰影,自己難以察覺,你對某個人好或對某個人歹,其實都是內心自我的具體化,類似一種心理願望的表達。比如,我們都喜歡美麗的東西,心理願望正是渴望自己也那麼美;我們不喜歡醜陋的人和事,因為我們害怕自己變醜陋。與人交往很像是照鏡子,你總能發現鏡中人的美中不足,喜歡也好,遺憾也罷,那就是你對自我的態度。

寫在最後

心理學會說,每一個被嚴重壓制的情緒都是一個情結,而每一個情結都是我們自己的一個盲點。這個盲點一被觸動,我們就會失控。但假若這些盲點得到了覺察,也就自然化解了,那時別人再去觸碰這個地方,就不會激發自己嚴重的情緒。久而久之,最終就會達到王陽明所說的“此心不動”。

心靈咖啡網編撰

標籤:【王陽明】【心理學】【投射】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