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懼,所往 | 時光心靈咖啡網

 

A-A+

所懼,所往

2016年09月16日 人格心理學 暫無評論 閱讀 28 ℃ 次

一位熟人,曾在單位有個一官半職,這麼個職位,擱一般人身上,也只有為單位盡義務的份。可是到了他這兒, 卻成了“ 聚寶盆”。案發後, 辦案人員感慨:這人膽子也太大了,沒有他不敢弄的錢。一位同學, 雖位高權重,卻懼內,下班回家遲到半小時,也要向妻子出具書面說明和保證。業餘時間,被妻子關在家裡練書法、看書。這樣多年堅持下來,他不但官譽很好,而且還寫出了幾篇頗具學術水平的論文,書法作品也獲得國家級獎項。

將兩件事放在一起看,不免讓人心生感慨。

一位作家說,知道害怕是件有價值有意義的事情,它表明了自己的限制,知道世界上有一些不可逾越的界限。知道世界上有陽光,陽光下有正義的懲罰,因而自我約束是意志力堅強的一種體現。日常生活中,一些人為怕老婆、怕領導深感羞赧。其實,只要“怕”得在理,“怕”就會在一定的程度上呈現出積極的意義。因為,面對事物,“懼”首先在人的意識裡畫定了最初的一道防線和警戒線。“不懼”應該建立在理性的“懼”的基礎上,如果越出了理性的邊界,人就會變得無所忌憚、無所不為,乃至無法無天。而這種人終究會遺恨終身,殃民殃國。

有所懼,懼內、懼領導、懼紀律、懼法度、懼輿論,懼的內容雖然不一樣,但是通過一個“懼”字,可以認清人人必得遵從的道德規範,認清社會的維持依賴於個體對自己個性的約束。而這種約束必得通過一個“懼”字,將規則與法度內化為人心中的道德標準,由此才能產生行止有序的明智行為。像古代那位著名的愛吃魚的官員張翰,拒收別人送來的魚,是害怕這樣的魚會斷送了今後靠俸祿一生平安地享受鱸魚之美味的機會。這等“懼”的心理基礎之上的“拒”,可謂明理、明智。

與“所懼”相對應的是“所往”,心靈要有寄托的地方,需要有供想像馳騁的精神家園。淨化心靈的工程要像生活中掃除庭院一樣形成習慣。工作之餘, 要學會抵制低級趣味和不良交易, 時時呵護心靈的後花園,修剪枝葉、拔除雜草, 讓陽光照射進來, 讓清新的空氣滲進來。在這個浮躁的商業時代, 心靈最需要的是靜思。多讓靈魂與書交流吧,如此,才能在物化的背景下, 與鄙俗的生活保持適當的距離, 在私慾陋習和高風亮節之間作出選擇。

“所往”之“往”代表了一種方向和高度。河流奔大海而去,小鳥沖藍天而飛,讓人體察到的,是一種衝破禁錮的陶然嚮往。心中有了一種對美好事物的感應,才知道海之寬廣天之蔚藍。人生的行走,也應該知道方向。即使身陷泥沼,心中也應有污濁和潔淨之辨,然後身體力行,奮然自拔,置身谷地,頭顱卻要向著高處。西方大賢羅素先生說:“我在生命之火面前烘我的雙手,等到火熄時,我就準備離去。”沒有心中“所往”,在是與非、情與理、生與死面前,在有著大愛與大恨的紅塵之中,怎能做到如此之從容? (李一路)

標籤:【恐懼】【約束】【心靈】【淨化】【精神家園】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