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星術:勇敢面對野獸,變身瀟灑王子 | 時光心靈咖啡網

 

A-A+

占星術:勇敢面對野獸,變身瀟灑王子

2016年08月17日 人格心理學 暫無評論 閱讀 51 ℃ 次

在美女與野獸的故事裡,雖然那頭野獸是那麼醜陋和令人畏懼,但最後還是變成了瀟灑的王子,娶了故事裡的女英雄。這則故事給人一種熟悉且理應如此的感覺;童話故事經常會引發這類感受,因為它描繪出了人類集體潛意識的價值觀。這些故事雖然顯得有點天真,卻能激起人們的興趣,甚至帶給人一種熟悉感。它們因文化上的差異而呈現出不同的細節,但人物的性格以及劇情通常都很單純,因為描繪的都是人內在的某些面向,以及他的主觀生命基礎。故事裡永遠有一位英雄和美麗的公主,還有愚笨的巨人和埋藏在地底的寶藏,而野獸通常象徵著瀟灑王子的陰影面。

這樣的悖論似乎是人生的一種顯著的現象,而且在神話、童話和宗教的主題裡,都可以發現它;然而在現代占星學的觀點裡,這種二元對立的特質卻似乎滲透得不深。仍然有許多人習慣從截然好或壞的角度來看行星;即使我們容許些微的曖昧性,在非黑即白之中加入一點灰色,包容的程度仍然有限。我們在詮釋本命盤的時候,仍舊有許多屬於二維的刻板觀念。同時我們還喜歡從社會道德觀的角度來詮釋本命盤,譬如把某張星盤判定為誠實或不誠實、道德或不道德、正向或不正向。榮格曾經提到在基督教興起之前,邪惡並不盡然是邪惡,我們或許可以說當占星學基督教化了之後,象徵系統便喪失了隱微的悖論。占星學裡最被污名化的就是土星,因為人們只看到它野獸的一面,而不去考慮它也有瀟灑王子的那一面。如果不從兩面來看它,通常無法說明它完整的意義,而且只能帶給人一種二維的刻板價值觀。

土星象徵著一種心理的發展歷程,也代表某種類型的生命經驗和特質。人們可以善用它所帶來的痛苦、制約和紀律,發展出更高的意識和圓滿性。心理學已經證實人的精神裡面有一種動機或衝動,是朝著更圓滿更徹底的方向發展的,這種圓滿狀態便是所謂的“更高的自我”。這並不意味那是一種完美的狀態,或是只表現出善的一面,它包含著一種完整性,裡面有各式各樣的人性,而且是以和諧的方式存在著。這種心理原型在世界各大宗教裡都可以發現,在民間傳說和童話故事裡也可以發現它。土星象徵的發展歷程似乎和體悟精神上的完整性有關,它涉及痛苦帶來的教育價值,以及內在和外在價值的差異性——我們從別人那裡得到的價值和內在發展出的價值是截然不同的。土星獸性的一面對個人的發展而言是必要的,因為只有當我們有能力愛這個面向時,才可能從其中解脫出來,搖身一變成為瀟灑的王子。

在傳統占星學裡土星是個邪惡的行星,即使是它的美德,也帶有一種自我控制、老練、節儉和謹慎的特質。它的缺點尤其令人不悅,因為是通過恐懼在運作的。土星和三個外行星的魅力毫無關係,也不帶有個人行星的人性特質。在一般流行的觀念裡,它幾乎沒有任何幽默感,而且一向只會帶來局限、挫折、辛勞和自我否定。即使是它光明的一面,也意味著必須借由辛勤工作、從不戲弄人生,來發展出一種自制力。土星落入的星座和宮位,會讓一個人覺得無法自在地表現自己,而且極可能在此遭遇到挫折或困難。由於土星帶來的痛苦經驗似乎和一個人本身的缺點或弱點無關,比較像是從外而來的厄運,所以才贏得了“業力之王”的封號。這種令人沮喪的封號一直伴隨著土星,雖然從古至今的教誨都告訴我們說,只有通過這個藏在門後的惡魔,才能發展出自知之明而逐漸獲得自由。

跟土星有關的挫敗經驗顯然是必要的,因為它們在現實層面和心理上都有教育價值。不論我們採用的是心理學還是奧秘教誨的說法,有一個基本事實是相同的:人類必須通過自我發現來發展出自由意志,而且除非事情變得非常痛苦和毫無選擇,否則人們不會想要探索自己。雖然有些占星家把土星看成是令人愉悅的夥伴,但是土星經驗的必要性,仍然未獲得全盤的認可。人們不願意承認這類經驗也可能是喜悅的。能夠享受個中痛苦的人多半被視為受虐狂;然而土星要促成的並不是享受痛苦,而是心理上的解脫帶來的蓬勃生氣,這種狀態並不常被人發現,因為鮮有人真的體驗過它。

每個人都會經驗到不斷出現的拖延、失望、痛苦和恐懼,而這些都跟土星的影響有關;但很少有人能回答這些經驗的意義是什麼,如何才能善用它們作為一種成長的機會,而不僅僅將其視為培養自制力和耐性的手段。相反,這類問題獲得的答案要不是完全無用的機運論,就是同樣無用的輪迴觀,意即過去的轉世經驗造成了現在的結果,或是新的週期循環的開始,所以最好咬緊牙關去承受種種的失望,而且要懷著信心,因為這樣才能償還業債,找到解脫的道路。即使是那些贊同人仍然有自由意志的占星家,也很難在土星上面提供什麼建言;他們多半會要求人們保持平靜,抱持正向的態度。也許土星或者我們的靈魂真正要我們做到的,就是像帕西發爾在迷人的古堡裡重新認識他自己並看見聖盃時所提出的問題——我們可以嘗試去問為什麼。每一次的延遲、失望和恐懼,都可以讓我們進一步洞察到神秘的心理機制,借由這些經驗我們會逐漸認清人生的意義是什麼。

大部分的人都無法覺知內在正在進行的事情,這裡指的不只是壓抑下來的情緒而已。連弗洛伊德探索的都只是潛意識的外圍罷了。人不斷地根據自己的思維模式創造出他的世界,而他的現實就是他思維模式的外在表現。一個人遭遇到的經驗,往往是內在的創造力以一種神秘的方式吸引來的。雖然我們無法徹底瞭解內外之間的同時發生性,但我們都知道這是人生經常發生的事。每當一個人經驗到內在的成長時,我們就會發現他的外在情況跟著改變了。他並不是有意識地製造出這些情況;這些情況是由更大的靈魂或背後的演化驅力創造出來的。如果一個人不去努力擴張他的覺知範圍,以便理解這些經驗的本質,開始學著與它們合作,可能就會覺得自己是命運的受害者。他只有學著認識自己,瞭解特定的經驗乃是為了發展出更完整的自我,才有可能得到真正的自由。沒有任何一種作用力比挫折更能促使一個人探索自己,而這就是土星帶來的禮物。

大部分的人都還沒有發展出心物一元的顯化能力,人類演化至今一直在否定自己的經驗或存在。或者,這些經驗不但沒有被當成開發潛能的老師,反而在各大宗教裡被假定成表現原罪的怪獸。大部分的人都會把自造的經驗視為外來的遭遇,而且是別人所導致的;如果是令人愉悅的情況,我們就會認為是自己聰慧的頭腦創造出來的;若是罹患了疾病或是遭遇到某種意外,則會怪罪時運不濟、飲食不當或是細菌在作怪。這所有的際遇都是土星帶來的經驗,而且還會隨之出現一種孤獨感。這些經驗不但難以承受,也很難瞭解背後的意義或內在的價值是什麼。人們似乎只能從其中學到謹慎或現世的智慧。我們最痛恨的就是為自己的行為和命運負起責任,雖然人人都急於獲得自由。即使當人們願意承擔起責任時,也仍然帶有一種陰鬱的罪惡感,而這同樣是無用的態度。

只是一味地想改善眼前的問題,或是只從表面去瞭解問題發生的原因,都不可能讓問題消失,尤其是這些問題根本不是問題,是內在的靈魂企圖讓自己變得更平衡,發展出更完整的觀點。人類的無意識一直想變得完整與統合,而這會通過任何一種管道來達成。只有當人的顯意識認定的對與錯,和潛意識依循的道路相左時,痛苦才會出現,而這又會形成一種徒勞無益的感覺。有許多人都在跟自己作對,即使他們認為自己很渴望某個東西,也會在美夢成真的最後一刻將其摧毀。這種自我破壞傾向和罪惡感及恐懼有關,而這也是土星的表現方式之一。在這些罪惡感及恐懼的背後,埋藏著更有智慧更有意義的目的,但通常我們只能看到它破壞性的一面,因此土星才經常被形容成惡魔或撒旦(Satan)——這個名稱和Saturn的確很接近,如果再加上山羊的蹄和角,就會更神似一些。這種顯意識和潛意識、黑暗與光明的衝突,是非善非惡的;它本是成長必要的條件,因為通過它自我才能逐漸整合,發展出更高層的意識。人在覺知的門檻下發現的二元對立性,往往會帶來極大的困擾,因為我們很容易忘記在光中的東西都會投下暗影。上帝和撒旦不論是否真的存在,都會變成人類內心裡的衝動,而且絕非表面上看到的那種模樣。

與土星做朋友的方法是很難快速和輕易找到的,古代的煉金術所致力的就是這件事;因為能煉成黃金的金屬就是土星主宰的鉛,而土星代表的基礎物質以及它所造成的具體實存感,也一向被視為煉金師本身。現代心理學的發展與煉金之道已經漸行漸遠,雖然如此,心理學還是在試圖與土星做朋友,雖然它賦予了土星另外一個稱號。如果一個人夠堅持的話,是可能把鉛變成金的,到最後他會發現土星還是有幽默感的——當我們的精微度足以理解它的反諷時。

標籤:【潛意識】【占星術】【心理學】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