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性論:善與惡 | 時光心靈咖啡網

 

A-A+

人性論:善與惡

2016年08月11日 人格心理學 暫無評論 閱讀 23 ℃ 次

古今中外,人類的所有認識工具,諸如神學、哲學、科學、文學、藝術等等,都離不開對人性的探究與表現;同時,人性又是所有理論大廈和文學藝術殿堂的基石。

關於人性的理論大體可歸納為四說:性善說、性惡說、亦善亦惡說、非善非惡說。

對這四說,我都不能完全同意,因為:

1、世間一切事物中,的確普遍存在著二元對立且相互依存的現象,比如足球賽,但對於複雜多變的人性,卻不有用這種思維模式簡單套用,因為,事物還存多元對立、共存的現象,如打麻將。

2、善與惡是兩個極,中間有許多過渡色,有許多複雜情況,所以善惡說不能描述出人性的狀態,更不能抽像出人性的本質。

3、豐富性、複雜性、多樣性是自然界、人類社會、人類思維等等一切事物所共有的現象,人性當然不可能例外。顯然,善惡論的思維模式,正好能扼殺了這種真實的存在。

4、善惡是人對事物的一種評價。當人的言行不對外界發生任何影響時,你怎麼能辨別出他是性善還是性惡呢?所以,看到人所做的善事,你才能說人性是善的;看到人所做的惡事,你才能說人性是惡的。可是,人有大量的善行,也有大量的惡行,所以形成了性善性惡的四種說法。但假如我們的評價眼光和評價尺度變了,情況就會發生天翻地覆的變化。比如,美國人攻打伊拉克,有人說這是在行善,有人說是作惡,這裡的惡與善只是人的一種平價,與人的本性無關。

5、善惡既然反映的是人與外界的一種關係,因此,我們可以通過對人性的認識和利用,改變人的言行對外部所形成的影響,即善惡轉化,比如,人有自私性,如果他這一本性對他人、對社會形成了傷害,那麼它就是惡的;如果我們利用經濟、行政、情感等手段,使之成一種積極向上的力量,那它就是善的。這就是道德、法律、制度、規章等等社會規範存在的意義和必要性——好的法律,好的社會制度能使壞人變好,反之會使好人變壞。

——自然科學的主要研究對象是“物”,而自然科學的所有成就都是對“物性”認識和利用的結果。比如,物體有熱脹冷縮的特性,對這一特性的認識和利用,既可以避免許多“惡”,又可以成就許多“善”。這一特性所表現的出來善與惡,與你對其認識和利用的有關。

6、單純的性善說、性惡說、亦善亦惡說、非善非惡說都不值得一駁。這裡要辯明的是,有人說基督教的原罪說,就是性惡論。這種觀點我不認同:首先,基督教的罪與性惡論的惡完全不是一回事——基督教的罪中有惡、有邪惡、醜惡等等,但卻不僅僅是這些——它指的是所有違背上帝旨意的思想、語言、行為等等,內涵非常廣泛而豐富,所指非常深邃,需要對《聖經》反覆閱讀才能有所感悟,這裡真是用語言說不清,只好從略。其二、如果人性本身就是惡的,是內在的,那麼,人還會有什麼希望呢?基督又怎能改變人,給人以新生命呢?其三、既然談的上基督教的觀點,那麼,就應當從基督教的教義出發來認識問題。《聖經》中明確地說,亞當和夏娃是在吃了“分別善惡的樹”(又譯為智慧樹)上的果子後,才“知羞恥,識善惡”的。請注意,這裡的“分別”,“知”,“識”都帶有強烈的主觀色彩,這就是說:善惡具有主觀性;並且,善惡是人與外界發生關係後形成的,因此,人才能通過懺悔、遵守上帝的約成為新人,上帝才能實施大拯求,把人從罪中解放出來,給人以新生命。

總之,我的觀點是——不要用善與惡的二維思維方式定義人性。人性是豐富的、複雜的、多樣的。我們不但要從總體上深刻認識和把握人性,更要對某一具體的人性加以深刻的認識和利用,誘導和塑造人性向著真關美的方向發展,比如利用民主機制,促使人性的負面價向正面價值轉化,並且促使其正面價值得到更加光大的發揚……

標籤:【性善說】【人性】【神學】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