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朋友是你的牢籠嗎? | 時光心靈咖啡網

 

A-A+

你的朋友是你的牢籠嗎?

2016年08月10日 人格心理學 暫無評論 閱讀 60 ℃ 次

 

讓我們來探討一下你生命中身邊人的角色。他們是把你提升為你能成為的最好的你呢,還是拖了你的後腿?

當經歷人生的大轉變,比如改變事業時,我也會改變那些經常接觸的人群。我們都經歷過這些身邊人有所改變的時期——畢業、來到新城市、換工作、參加新俱樂部,等等。我覺得沒必要在他人會對你的身份產生巨大影響這方面再贅言什麼。如果你曾經歷過身邊的人群環境大變化的話,你會明白你也被改變了。

但大多數人並非有意識地讓這一切發生。你可能會有意識地決定花更多時間跟某個朋友相處,或是約會某人,開始一段新的關係。但幾乎沒有人會刻意地改變現存的大部分友誼。這種冒險可能會失控,但你現存關係的優勢和缺陷卻大多是控制在你手裡的。

花點時間想想你最常接觸的5-10個人。即便只是在網上,只要是你花了很多時間去接觸的人也算——哪些人現在對你的思想影響最大?最後列出一張表——這只需一分鐘。這也包括家人。

現在看看這張表。據說這張表是對你未來的一瞥。

你想變得更像這些人嗎?是或不是。這張表上有沒有什麼人產生了讓你倒退的壞影響?這張表上有沒有人像盞明燈般,鼓勵你達到新的高度?

現在,你是否想過要有意識地改變一下這張表?你是否認識到你自己其實是有能力來選擇重組這張表,而不是只靠運氣嗎?你可以自由地對你生命中某些人說不,同時也可以自由地把你想來往的人帶到你的生命中來。有時這會有嚴重的後果,比如涉及到家庭成員或老闆時,但這仍是一種選擇。

沒有什麼“與世隔絕”,人們總會在他人的生活中來來去去。聯繫加深為友誼,友誼褪色為聯繫。你無法擺脫任何人。真相其實是:為了給新人和新體驗騰出空間,你可能得放棄一些現存的聯繫。

那忠誠又怎麼講?你難道不該永遠忠於你的朋友嗎?一旦你有了親密的朋友,即使他們對你的影響有些破壞性,你難道不該繼續忠於他們?

忠誠是我的個人價值觀之一。但我的忠誠價值觀的含義是忠於最高層次的和最好的自己,以及忠於我的核心價值觀。這在兩方面都起作用。當我知道自己不能再繼續與我價值觀有衝突的友誼時,我也就不能再繼續和那些可能會阻礙我的朋友來往了。我只想擁有雙贏的關係,這樣每個人都會受益。

對一個朋友忠誠有時就意味著放手。這同樣意味著對他們最高層次的和最好的自己忠誠。例如,如果有人因為吸煙而毀了健康,你不能為了忠誠也跟他們一塊吸。那時你在忠於什麼呢?死亡?真正的忠誠有時要求你打斷那些破壞性的聯繫,把自己拉回堅實的地面,然後判斷可以做些什麼來幫你的朋友(有時要讓他們墮落到底,然後物極必反)。

談談真實的例子如何?回首我的大學時代,我偶爾會用盜版軟體。我有幾個朋友是軟體盜版者,經常給我提供這些東西,而有時我需要時就會接受。但當我畢業後開展自己的軟體事業時,就開始思考自己想成為怎麼樣的人,並認識到不該再用盜版軟體了。所以我決定停止。

但接下來發生了什麼?你可以猜猜。更多的盜版軟體到了我手中,而我屈服於那種誘惑了。然後我痛斥自己。然後這種事情又循環往復了好幾次,直到……

我認識到如果我想停止使用盜版軟體,就得停止跟盜版者的聯繫。所以我有意識地決定讓這些關係慢慢淡化,在某些時候我還得主動告訴他們我不能再跟這樣的人來往(以及原因)。後來我又結交了一些更誠實的人,他們從來就沒想過盜版軟體的事兒。我的新朋友和新關係把我的思想提升到了他們的境界,而我發現要永久放棄盜版軟體變得簡單了。我被那些不侵犯軟體智慧財產權的正面思想感染了,因此我的新思想傾向甚至連想都不想盜版的事了。要麼我就購買所需,要麼就不用。

現在我使用了很多軟體程序,它們都是註冊過的。即便我可以通過用盜版來省錢,我也不會那麼做。同時我也不必擔心被捕或中電腦病毒或無法升級到最新版或浪費太多時間。盜版軟體與我無關。我是正版用戶。

這種改變也有一些意想不到的好的副作用。當我放棄盜版,我感到自己的成功更是應得的。它使得我的自我感覺更好。在我電腦裡沒有什麼會給我這種潛意識的信息:對呀,這是個不錯的成就,但你仍然是個小偷。這只是個有意識地改變你生命中的人群會讓你變得更好的簡單例子。

那設法改變或拯救那些在危難中的朋友呢?儘管我認為在這種情況下改變破壞性關係也並非不可能,但還是會非常困難,除非你有許多支持者。當你設法舉起他人時,自己同時也在下沉。你可能需要許多其它牢固的關係來作為改變一個破壞性關係的緩衝器。我想,最好的辦法是對破壞性關係置之不理,同時構建新的關係並找回你的優勢,然後(保持那些新關係),你就有能力重新檢視和改變破壞性的關係,而不會面臨很高的被拖回舊模式的風險了。

我想你對於“想看一個人是怎麼樣的人,只要看看他周圍的人就知道了”這句話有著很好的理解。花時間想想這句話。喬治·布希跟什麼人接觸最多?達賴喇嘛呢?你的孩子呢?即使是耶穌也被十二門徒圍繞著呢。其中一個背叛了他,另一個三次否認認識他,但12人中的10個都不壞。如果你也有一打忠誠的皈依者,無論到哪都追隨著你的話,或許你也會感到相當愉悅吧。

要告訴某人“對不起,我不能再跟你來往了”這句話是需要很大勇氣的,但即使有時這看起來很自私,對他人來說其實也是最好的方式。如果一段關係在某個方面拖了你的後腿,要理解這同樣也是在傷害對方。例如,如果你與一個很難對付的老闆共事,你對那種境況的容忍就構成了默許,這就會讓你的老闆變得更難對付(對你自己和他人)。

如果你抽煙,而突然對所有煙友說:“對不起,我不能再繼續跟抽煙的人做朋友了。我已決定戒煙。”你很可能會遭遇一大堆阻力。但如果你堅持到底,你的行為會破壞跟一些老朋友的關係。一年後,當你不再抽煙時,他們中有一個可能會私下跟你聯繫:“我也想戒煙。你能幫幫忙嗎?”而你就可以伸出援手了。你甚至可能恢復原來的友情,但這已是在全新的境界中了。

 今天我所獲得的這些人際關係都是具有雙贏潛力的,每個人都能幫助彼此往好的方面成長,而不會拖彼此的後腿。沒有一個人在利用他人——合力作用。我總是真誠邀請這類新友誼,並對其敞開胸懷。如果我感到自己被困在籠中,就知道該是伸出手來結交一些新朋友和/或放棄一些舊關係的時候了。

(翻譯:Nicole Lee)

標籤:【朋友】【人際】【關係】【牢籠】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