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天一:人渣是怎樣養成的 | 時光心靈咖啡網

 

A-A+

李天一:人渣是怎樣養成的

2016年08月09日 人格心理學 暫無評論 閱讀 19 ℃ 次

李雙江說兒子是國家的,捨不得打。這雖然很裝政治13,但也誠實,絕不把自己及自己的兒子混同於屁民階層(楊瀾為李天一喊冤也出於這種情結?!)。我想說,裝成13,恰恰是中國所謂上流社會(或自認上流社會)的一種本能。本能的發作,本身就是在披露真相。

很好,我現在就來揭穿:權貴、富豪階層(或自認為非平民階層)的裝13(包括政治13)在現在的中國,是如何培養一個對屁民冷酷無情的狼的,李天一的心理邏輯又如何。

裝13玩意潛藏著暴力


李天一的斑斑劣跡,總是讓我想起藥家鑫。一樣的有一個體制內的爸,一樣的從小就被父母訓練去學音樂藝術,一樣的有一雙會彈鋼琴的手,出了事後,一樣的有上流社會的人幫著腔袒護。區別只在於,藥家鑫殺了人,而李天一隻是開寶馬打人、輪姦。但對社會的禍害只是五十步笑百步。

按照一般人的想法,從小就受音樂藝術“熏陶”,這是多麼高雅和文明啊,幾乎無法和打人、輪姦這類事情聯繫起來。我只能說,這很無知。

先問一下,音樂藝術之類是用來幹嘛的?是用來裝13的,還是用來陶冶人的心靈的?

很清楚,很多音樂藝術如果出自天然,就像很多貧困地區的“原生態”唱法那樣,對於人的心靈是有所改善的,因為它本身就是讓人和自己的存在相遇。但唱民族美聲唱法,彈鋼琴之類是什麼玩意?那只是一種技藝,一種上流社會的裝13,和人的心靈沒什麼關係。更何況,在現在的中國,體制內的所謂音樂藝術還不僅僅是裝文明13,而且還是裝政治13。虛偽之外,還有無恥。

在兩種情況下,音樂藝術這類技藝術不僅改善不了人的心靈,反而對心靈是一種破壞:

一種情況是,以“藝術”的名義,在家庭或社會鄙視底層的風氣下,賦予彈鋼琴之類玩意以高檔的地位,由此形成對下層社會的心理優勢(這方面本文作者石勇先生在《世界如此險惡,你要內心強大1、2》有詳細剖析)。從而把彈鋼琴者變成一個高級勢利的俗貨,一個只對阿貓阿狗有愛心卻對底層屁民冷漠之極的裝13者。不獨藥家鑫、李天一,這類人在當今中國的上流社會,以及小資白領階層中比比皆是。

另一種情況是,家庭和階層教育,構成了對彈鋼琴者的心靈的破壞。無論看起來多麼風光,但我能夠想像到李天一的心理痛苦。從一開始,他的人生就不是在由自己決定,而是由他的父母,他所在的階層的風氣決定。雙江確實給了天一“正面”的東西,但這些東西無論是否裝13,都是強行灌輸給天一的,即把暴力的種子種進了天一的心理結構深處。另外,體制內的優越感,這個體制對下層的剝奪和鄙視,一併把暴力滲進了天一的生命裡。

一個人在心理上受到破壞,一定會對自己或外界進行攻擊,這是心理鐵律。以李天一的家庭氛圍和階層氛圍,已經明確地建立了對屁民的心理優勢,當然不會對他的自我進行攻擊,而是對外,對更弱者。他確實是“國家的人”,正像打人的城管、警察,也是“國家的人”一樣。

溺愛只是在製造禍害


可以說,體制對權力者的溺愛,和李雙江對李天一的溺愛、上流社會對自己子女的溺愛一體兩面。他們穩固自己的權力,利益,以及身份和對屁民的心理優勢,但讓自己的子女,延續、加劇對屁民的禍害。但根源還是李雙江的溺愛。

51歲了,搞定24歲的如花女人,雙江確實爽,讓多少人艷羨不已。這種資源和美色的交易,在上流社會中總可以浪漫化、美化為“愛情”,這也不足為奇。只是,這造成了兩個後果:

1. 虛偽傳遞到下一代,使下一代很難面對自己的內心,因此心靈容易被破壞。

2. 一個人老年得子,幾乎都有一種近乎變態的溺愛,這加劇了對孩子心靈破壞的程度。

這裡的心理很簡單:一個人年老了,死亡恐懼日益逼近,生命的意義逐漸喪失,而有了一個小孩,尤其還是年輕老婆生的,則在和別人的對比中,在和自己過去的對比中,恍然有了年輕的感覺,生命似乎有了格外的意義。這對於老去、死亡焦慮的治療,比裝嫩的心理效果好得太多了。而為了抓住這種感覺,就必須在心理上,把自己和子女綁定,把自己的很多想法投注到子女兒那,對其包容溺愛。總之,要在心理上構成兩位一體。

一個普遍的心理規律是:對一個小孩溺愛,幾乎就是在培養一個人渣。不同的只是,屁民對小孩溺愛,只能自食其果,讓他埋怨為什麼他爸不是李剛而是你,甚至恨你,成為家庭的禍害;而上流社會對子女的溺愛,則是在禍害屁民。

簡述一下溺愛的心理邏輯。無論何種溺愛,結果無一例外,都是在培養子女在社會價值排序上(我所用的一個牛B的概念)和別人的對比,培養他的自私、自大、冷酷無情。他會認為任何人都欠他的,如果他認為得不到,或得不到滿足,就會對弱者(父母或他人)下手。

A. 屁民的版本:

當一個人對小孩溺愛時,在他心理上會發生什麼?發生的是:“你們對我好是理所當然的,而如果不能滿足我的要求,讓我混得比別人慘,你們就對不起我,我會恨你們,我要報復!”極端的情況是:“為什麼別人的爸是李剛,而你不是?”

這個邏輯一推,當這樣的小孩在和別人的比較中受挫時,會歸罪於父母的沒出息,會恨父母讓自己的存在如此恥辱。他挑戰不了強者,但父母的窩囊,卻是他下手的對象。

B. 權貴富人階層的版本:

當一個人對小孩溺愛時,在他心理上發生的是:“好啊,你讓我覺得,我多麼牛B,多麼偉大,我想要什麼都可以,想做什麼都可以。而且,你還可以罩著我,我還有什麼可怕的呢?”

這個邏輯一推,他在家裡是老大,要在外面也耍威風才能爽。父母和背後的東西,是支撐他耍威風的一切,是他強大的來源,他當然不會去挑戰,而是去對那些可以讓他有心理優勢的東西下手。比如,開寶馬打人、輪姦。

結語:

天一是李雙江溺愛的直接結果,也是中國上流社會(或自認為是上流社會)的階層教育的結果。他們對自己子女的溺愛、庇護,埋單者是屁民階層。從這個意義上講,寬容李天一,不過是在放縱這個階層對屁民的禍害(這兒就不難理解楊瀾為李天一喊冤了)。

天一逃不了法律責任,李雙江們的裝政治13,裝文明13的風氣,逃不了道德責任。(文/石勇)

標籤:【李天一】【李雙江】【楊瀾為李天一喊冤】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