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人為什麼不性感? | 時光心靈咖啡網

 

A-A+

中國人為什麼不性感?

2016年08月06日 人格心理學 暫無評論 閱讀 19 ℃ 次

性感的人是什麼人?如果按“某國人是性感的人”的句法來表述,那麼第一反應一般就是法國人、義大利人、西班牙人、阿根廷人。。。數來數去,一般也數不到中國人。

作為一個中國人,我感興趣於為什麼人們不說中國人是性感的人?

1.

中國人上一代對下一代的態度,總是把後者當作是“兒童”。上一代(尤其是女性)總是傾向於將他們當作是必須常用食物填塞的“小寶寶”。在吃飯時,長輩表達自己的“心意”之方式,就是硬塞對方食物。長輩在平日關懷成年子女的方式就是在睡眠、衣著方面關心他們的“身體”。

中國人兩代之間的所謂“親”,大致上仍然是限於“身體化”方面。一方面,上一代人不斷為下一代弄一點東西吃,並且常常關心他們的身體狀態;另一方面,下一代也用“養”的方式來報答上一代,並常常用問候他們的“身體”的方式以表示自己的“心”。

中國人的上一代,既然永恆地將下一代當作必須常用“進補”來維持白白胖胖狀態的“小寶寶”,因此,自然就會將他(她)當作是一個“性”還沒有萌芽的“兒童”。在“性”方面,上一代永遠是諱莫如深的,總是讓成長中的下一代保持無知的惶惑狀態。

將成人當作是“性”還沒有萌芽的兒童,自然也會對他們搞男女關係大驚小怪。中國人的上一代,在考慮到青少年結交異性朋友時,總是抱持“他們還小”的錯誤態度。上一代人的這種態度,往往搞到下一代對自我狀態也乏善可陳,七情六慾不知如何表達(甚至懷疑這種表達有否合法性),嚴重起來甚至搞到木口木臉。

中國式的“個體”不可能是一個內在動態的開展過程,它只能是一個靜止的、永恆受照顧的“身體”。這個“身體”的開展方式就不是“成長”(growth),而是生理上的“年長”(aging),以及是一個外部人倫關係的堆砌。

而且,中國人即使對待純粹的“性”,也有將它“口腔化”的傾向,那就是認為它是“補身”或者是“虧身“的行為。中國人有“陰補陽、陽補陰”的說法,道家則有“採陰補陽”的採補術,換而言之,就是將“性”食物化。不過,更普遍的傾向卻是怕“虧”。在中國文化裡,有將女人稱作“禍水”之說,腎屬水,因此暗含有對腎虧的恐懼。

在心理上將自己的身體當作是虧弱的兒童之軀,以及將明明是成年人可做之事當作是“兒童不宜”之事,對一個人的“性”的全面盛開,都會產生阻礙作用。而如果連自己這個“人”還沒有全面盛開,就要求他去製造另外的“人”,當然是不可能的事。因此,魯迅才說:“(中國人)照例是製造孩子的傢伙,不是‘人’的父親,他生了孩子,但仍然不是‘人’的萌芽。”

2.

隨地吐痰、吐口水、鼻鼻涕、當眾挖鼻屎、搓身上的老泥、在人群中放屁、將公眾場所當作隨便可以丟垃圾以及倒污水的地方、不守時間、不守規則、沒有排隊的習慣、對身體的動作失去控制(隨便撞人、抖腳)等等。這些現象都是中國人在孩提階段沒有訓練好的結果。

一般來說,當一個人養成自製自律的肌肉動作之時,就是他的“自我”疆界開始浮現之時,而這個訓練養成的階段就是孩提階段即心理學所言的“肛門階段”。然而,中國人對這個階段的孩童所要求的,並非是自治、自製和自律,而是如何與人保持“和合”。他們被訓練如何與他人保持適當的關係,那就是按照長幼之序、親疏之別去“做人”。不要大聲喊叫、發笑,養成不隨便表露情感的習慣,特別是禁止公開表示愛憎之情。

這種訓練,一方面使中國人養成抹掉“自我”的傾向,於是,在自己必須“做人”的場合中,出現處處為對方為重,由“鑒貌辨色”覺察對方的需要,以及急人之難諸般“美德”;在另一方面,則造成沒有稜角的個性,對喜歡的異性往往不懂得表達爽朗的熱情。此外,就是對人與事物的愛憎不分明,對自己喜愛的人物缺乏強烈的衝動去表達,對自己不喜愛的人與事則傾向於採取逆來順受的態度,因此,很容易出現被人隨意輕視的傾向。既然對自己的權利也感到麻木不仁,自然也很容易出現不注重別人權利的傾向。

中國人一直都有自己“無私”而西方人“自私”的神話。這個神話實根植於由對“人”的不同定義而引起的語義學混淆。中國人必須由“二人”去定義“一人”,因此任何自我定義的“個體”都是“自私”的。中國人的“個人”比較單薄,常需受到社群的溫暖照顧,西方人對別人既然擺出一副“貴客自理”的態度,自然就是“自私”。中國人的“心”比較發達,常需要與人“感通”,而西方人似乎是一種絕緣體,自然也是“自私”。中國人必須“做人”,而西方人則“是”(to be)人,一個只“是”他自己而不肯在別人面前去“做”的人,當然更是“自私”。此外,雙方對“團體精神”(communal spirit)的理解也不相同。對新教文化的西方人來說,“團體精神”的意思是指彼此尊重對方的權利以及遵守公共秩序。對中國人來說卻是在“自己人”之間不要斤斤計較,不應分你的與我的,在“自己人”圈外就無須這樣“有心”地去“做人”,因此,中國人只有在必須“做人”的場合中才是“無私”的。

3.

性愛的完成牽涉到另外一方。因此,自己這一方從發射吸引力、追求、應對、培養情調、說服對方,一直到床上的表演,都牽涉到一連串複雜的過程--這個過程必須有充足的進攻性去推動、用充分的自信與意志去組織,而且,沒有人可以代勞,必須由自己去面對。

一個人不知道如何為體內的生命力找一個出口渠道,不知道如何去組織整個性愛的過程,與人格成長過程中“自己”之被“非組織化”有莫大關係。中國人從口腔到肛門階段都是在被培養依賴感,都是在搞“二人”制約“一人”這一套,因此造成人格組織的鬆垮性與他制性。這個鬆垮與被動的人格,在面臨“成人”任務時,易傾向於稍一遇到障礙就打退堂鼓。而被動性的人格,其“控制”世界的方式,也易滋生“自戀狂”的幻想,亦即是希冀自己不用去動一根指頭,一個理想化的對象就會主動來滿足自己一切要求。

說了一大堆,結論卻只有一個:性感的人是“個人”。而“中國文化之最大偏失,就在個人永不被發現這一點上。一個人簡直沒有站在自己立場說話機會,多少感情要求被壓抑,被抹殺。” (引自梁漱溟先生《中國文化要義》(259 頁))。沒有“個人”,何來性感的人?

標籤:【團體精神】【肛門階段】【成長】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