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眠,幸福地醒著 | 時光心靈咖啡網

 

A-A+

失眠,幸福地醒著

2016年07月22日 人格心理學 暫無評論 閱讀 32 ℃ 次

失眠如同黑暗城市中一扇點亮的小窗。那是個孤獨的夜遊神還是絕望地尋找丟失睡眠的人?《今夜無人入睡》的歌曲使我們的夜晚比白天更美麗。真是這樣嗎?

心理學專家李子勳認為,對睡眠的認識是因人而異的,有些失眠者抱怨自己睡不好,卻不知道自己的睡眠時間本來就很短暫。而有些人則很高興自己能擁有更多的時間去生活。所以,到底是真正的失眠還是假性失眠?兩個可能性都有,因為我們不得不承受那些無法入眠的煩躁夜晚。

如果說成人的睡眠時間為6~8小時,那麼我們大多數人的實際睡眠時間都長於所需睡眠時間。對於我們來說,睡眠不僅受生理影響,還會受社會影響。正如我們常對孩子們說的:“天黑啦!該上床睡覺了。”

另外,法國精神病學家帕特瑞克·裡莫(Patrick Lemoine)說:“讓一個整夜無法入睡的自覺性失眠者恢復正常睡眠,往往需要相當長的時間,心理治療師第一個治療原則就是讓患者瞭解並且不再害怕失眠,從而讓失眠轉為良性因素。讓他們學習愛上失眠並且將失去的睡眠轉換為獲得的時間。”失眠是暫時的黑暗,那些不停與它鬥爭的人們應該停戰。

當然,也有一些喜歡失眠的人,他們為每天與黑夜的約會而感到興奮。在他們看來,失眠能夠讓他們突破禁忌;能夠讓人更加勇敢,更富創造力;尤其是能夠從飛逝的時光中偷得片刻光陰。對於藝術家和作家來說,失眠是一種意外收穫。

讓我們和幾位長期的失眠者一起去黑夜中旅行


“我的失眠如同愛情,會痛苦,也會很享受。”

楊鈁涵 28歲,演員,單身

我不覺得自己是一個失眠的受害者,可能我生來就是一個對睡眠時間要求少的人。每個人在小時候都有這樣的經歷,早晨,媽媽煮好了飯,叫孩子起床,很多小孩會因為沒有睡醒或不願意起床又哭又鬧,而我從來沒有過,直到現在都是這樣。

平時我們拍戲,很多時候都會工作到深夜,第二天一早繼續拍,我經常是第一個到達化妝室的人,周圍的人都很納悶,說你難道不睏嗎?晚上睡不著時,我會找很多事情來做,畫畫、看書、寫作,更多時候是一個人發呆,思考白天發生的一切。

白天的時候會比較混沌,我們都被淹沒在嘈雜的生活當中,那時的自己好像並不是真正的自己,我會因為自己受情緒控制失去理智,會失言,會有一些衝動的行為,而夜晚卻讓我更加清醒。晚上,我可以很理智地回顧看待白天的事情,有很多事只有晚上才能想明白,分析透。當然,最多還是分析自己,我會跟自己對話,問自己到底怎麼了?有時候是懺悔,有時候是和解……

有的夜晚,我還會一個人坐到院子裡跟月亮對話,在靜謐、微風習習的夜晚,你會發現月亮也有它的表情跟語言,有的時候光明正大,有的時候被烏雲遮住。它的陰晴圓缺,好像還會隨著你的心情變化,甚至會給你答案。我想失眠是上天賜給我的禮物,它如同愛情,會痛苦,也會很享受。

“失眠和創造力是上帝帶給某一類人的同一個包裹”

嚴歌苓 49歲,已婚,作家

失眠和創造力是上帝帶給某一類人的同一個包裹,給了你創造力,就必須讓你承受失眠。我讀過很多心理方面的書,發現很多偉人,思想家、政治家、作家、科學家都有嚴重的嚴眠。我的失眠就是伴隨著我的創作開始的。那時,我二十二、三歲。

我一開始寫作,便極度興奮,不斷地想寫,不斷地寫,如果沒有人強行讓我停下就根本停不下來。睡眠很少,每天早晨四五點鐘,天還黑著就開始寫,一直到第二天凌晨一兩點了,還是不想睡。

我嘗試過安眠藥、喝酒,還是睡不著。在美國,10年都是這種狀態,我的很多作品都是在那個時候完成的。人們都覺得我的作品很多,總有新作品出來,就是這個原因。

睡不著可能也與我的性格有關。我是一個極其敏感的人,尤其是到了晚上,想像力異常豐富。不是發愁,而是想像,是這樣的過程?那樣的結果?一旦開始想像,就好像上了發條,怎麼也停不下來。

有一次我徹底崩潰了,連續30天沒有睡覺。後來,我去看醫生,醫生形容我像一根蠟燭,兩頭都在燃燒。

於是,我開始轉變,強迫自己停下來,同樣是在失眠的夜晚,我不再創作,而是養狗養貓,出去玩。有一天晚上很晚了,我出去遛狗,天氣很冷,我開始跑步。天很黑,什麼也看不清。突然,我啪地一下摔倒了,整個臉摔在地上,3個牙齒摔斷,臉上也需要縫針,滿臉是血。當時,先生不在家,我一個人去了急診室......我是很愛漂亮的人,但是對這件事毫不在意,反而感到很開心。

失眠真正帶給我的,不是寫了多少小說,不是成功,而是讓我體會到——平靜,樂觀,知足地享受生活。

標籤:【失眠者】【假性失眠】【焦慮】【抑鬱】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