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最大的不安揭示了你最大的天賦 | 時光心靈咖啡網

 

A-A+

你最大的不安揭示了你最大的天賦

2016年06月15日 人格心理學 暫無評論 閱讀 133 ℃ 次

 

在我從事心理治療工作的幾十年裡,這是最能激勵我的洞見:

我們最深的傷痛與我們最大的天賦緊密相關。

我發現,那些最令我們感到羞愧,同時試圖重塑或隱藏的特質,事實上是我們找到真愛的關鍵。我稱之為核心天賦。

在尋求自我改善的路上,我們很容易迷失。每個廣告牌上都在用更快樂、更成功的生活景象誘惑我們。而我,正在向你們建議通過一條相反的路徑,走向幸福。如果我們能夠使我們不同尋常而又強大的天賦,擺脫那些埋沒它們的羞恥和傷痛,我們將發現自己乘坐上了高速列車,駛向深沉而不可思議的、令生命發生巨變的親密關係。  

過去這些年裡,我意識到,我的當事人所擁有的那些最本質、最令人感興趣的特質,恰恰造成了他們最大的心靈痛苦。

一些當事人抱怨他們感到了“太多”:太多的壓力,太多的憤怒,或者太多的要求。在我的治療椅子上,我看到了一種如此強有力的激情,甚至嚇到了擁有它的人們。  

其它當事人說他們感到好像“總不夠”:不夠強大,不夠活潑,不夠有效率。我發現在這些人身上有一種謙恭和優雅的特質,這使他們無法像別人那樣自我表現。

當事人可能會認為相互依存的生活千瘡百孔,而我卻看到了人們彼此間無限的慷慨。 

一次又一次,我們的當事人看到了他們深深的傷痛,但我也同時看到了他們非常明顯的天賦!

塞萬提斯說,讀翻譯作品就像是從背後看一幅掛毯——當我們試圖理解我們最艱難的痛苦掙扎,卻不理會造成這些痛苦的天賦時,就如同這樣。

當我們透過天賦的鏡片來理解我們的生活時,就像是從掛毯後面走出來,第一次真正地觀賞它。突然之間,事物變得清楚明瞭。我們看到了真正的圖畫,對我們最有意義的感人的人類故事。我們開始理解,我們最大的錯誤、最為自我毀滅的行為,是在試圖癲狂而拙劣地展示我們最深沉的那部分。  

在相處兩年的男朋友離開後,蘇珊來進行治療。她曾把整顆心和全部的精力投入到這段關係中,當它結束時,她感到完全崩潰了。“為什麼我不能像他那樣離開並且繼續生活,或者像朋友們告訴我的那樣?”第一次治療時,她這樣問我。  

當她描述她那段情感過程時,我看到了她的一種固有的優秀特質:人們經常會利用的一顆柔軟的心。蘇珊很欣賞自己的這種特質,但也感到這好像是一種詛咒。(那種矛盾正是一種核心天賦的主要特徵。)我意識到,治療的關鍵很明顯地擺在那裡。一次又一次,我們幫助她重新認識她的敏感,不再把它當作一個性格弱點,而是一種天賦,這種天賦從來沒有得到她和她前男友的尊重。

這聽起來簡單,可對她來說,能將這些特質視為一種天賦,是她重新開始戀愛生活的基礎。通過發現它們的價值,她能學會怎樣理解、尊重甚至珍視它們。

當蘇珊透過她的天賦審視她的生活時,她感到非常高興.“我一直是對的!”她說道:“那些與我男朋友們有關的、困擾我的事情,之所以能使我苦惱,是有原因的。我並不古怪瘋狂。我只是沒能尊重我的天賦,而交往的男人們太自得其樂了,並不適合我。” 

這種應用在蘇珊身上的療法,我把它稱為“天賦理論”。對天賦理論的最簡單解釋,可以用一個靶子來比喻。從外側到靶心的每個環,使我們離真正的自我越來越近。在靶子的正中的靶心處,就有我們的核心天賦。  

核心天賦與才幹或者技巧並不相同。事實上,在我們真正理解它們之前,它們經常像是令人羞愧的弱點,或者我們身上無法面對的最脆弱的那部分。然而,它們是我們靈魂之所在。它們是我們心靈的精華,能夠產生一股鮮活強勁的動力,推動我們進入親密關係,並真正表達自我。但是,天賦並不是通往幸福的陽關大道。它們一次又一次讓我們陷入麻煩。因為它們,我們變得戒心極強,或者極為天真。它們使我們自己、以及我們關心的人面臨挑戰。它們索取許多,有時是我們不希望給出的。當感到它們背叛或者拒絕了我們時,我們可能會被毀掉。  

因為這些核心天賦如此難以控制,我們通過遠離自己靈魂的中心來保護自己。“靶子”上面每一個環代表了我們的一個經過偽裝的自我。每一層偽裝讓我們感到更安全,減少我們感到窘迫、失敗和被拒絕的危險。然而,每一個環也使我們一步步遠離我們的靈魂、遠離真實的自我,以及生活的意義感。當我們遠離自己的核心天賦時,我們越來越感到孤立無援。當我們離得太遠時,我們會有一種可怕的空虛感。  

因此,我們大部分人會停留在離核心天賦不太遠的一點上,既能感受到這些天賦帶來的益處,也不至於被它們毀滅。我們建立起了更安全的自我版本,使我們避開核心天賦存在的風險,而平安度日。

“天賦理論”模型促使我們發掘我們的核心天賦(大部分人並不知道),把它們從帶有毀滅性的傷痛裡解放出來,在我們日常生活中,帶著勇氣、寬容和辨別力表現它們。當我們這樣做的時候,會發現真愛離我們更近了。 

如果你正在尋找愛,請試著發掘你的獨有天賦。它們在你的歡樂和勇氣中閃耀,但也存在和隱藏在你最大的不安和最深切的傷痛中。如果你學會了在日常生活中引導它們,那麼你將會不費吹灰之力地發現,你正與那些喜愛和珍視你的天賦的人們,相互吸引。

以後,我們會進一步詳細探討如何發現你獨特的核心天賦。同時,我邀請你花兩到三分鐘回答下面的問題: 

你所擁有的這些特質,是否有時讓你感覺不像是天賦,而更像一種詛咒?

也許你不知道如何掌控它們,也許你有因為它們而被人誤解或利用的痛苦經驗。

請用一分鐘時間描述這些特質。當你描述它們時,你將學習如何尊重它們,並且開始從全新的角度理解你的痛苦掙扎、你的親密關係和你的生活。

誰沒有過內心的痛苦掙扎呢?又有誰不曾試圖隱藏身上那些令自己感到羞愧不已的缺點呢?心理學家Ken Page說:“……我們最深的傷痛與我們最大的天賦緊密相關。我發現,那些最令我們感到羞愧,同時試圖重塑或隱藏的特質,事實上是我們找到真愛的關鍵。……”一個新的角度,從這個角度看過去時,我們的痛苦不再那麼不可理喻,而我們的種種“缺陷”,也變得值得尊重、值得探究。

存在主義心理學家羅洛梅提出的“原始生命力”——生命的原動力,既是創造性的,如果不能善加利用,也將是毀滅性的。

從蘇珊的案例能夠看到,Page在引導蘇珊發掘和正視自己的最大的弱點,也是最大的“天賦”,以這種方式,使她發現真正的自我,重拾愛情的自信。

這個治療過程或者說治療態度,類似於羅傑斯的無條件關注,給予了當事人一個安全溫暖的環境,這種治療態度本身就可能產生較強的治療作用。

不過,我覺得也有兩個問題需要思考,第一,人們“建立起了更安全的自我版本”,我理解這類似於榮格所說的“人格面具”,而人格面具往往在人們應對社會生活時起到重要作用,不一定是負面性的,治療中剝離這些面具,當事人能否承受住?也就是說如果貿然將當事人推到“靶心”,他能經得住那種毀滅性的力量嗎?

第二,最大的不安(傷痛)約等於核心天賦,這固然令人鼓舞,可是在“靶心”處的自我,是否真的具有足以讓當事人煥然一新的天賦呢?

文:千葉青玉

 

標籤:【羅洛梅】【心理】【榮格】【天賦理論】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