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從來都不完美 | 時光心靈咖啡網

 

A-A+

生活從來都不完美

2016年06月04日 人格心理學 暫無評論 閱讀 36 ℃ 次

也許我們太善良了,太渴望完美了,所以我們信定,花好月必圓,心想事必成,付出必有回報。可生活的本性卻是,耕耘不一定就見收穫,攀登不一定就達極頂,付出不一定就有回報。

最近,我的3個女友不幸都得了癌症。阿 A和阿B已經去世了,阿C剛做完手術,正在進行化療。3個女性都很有才幹,在世俗的尺度裡,都稱得上是成功人士。可她們卻都在40出頭的年紀患上絕症,這讓我在悲痛之餘萬分不解,為什麼,為什麼?難道真是天妒紅顏,讓她們在人生的盛年,就這樣早早退場嗎?

她好像從來沒有過難處,也可能難處對她而言,從來不成其為“難”

先說說我的高中同學阿C吧。她是醫學博士,一家三級甲等醫院的婦產科主任。在我們長達20多年的交往中,她給人的印象永遠是“沒有問題”。每次同學聚會,大家都會不自覺地說到各自的煩惱和不順。我等幾位多淚之人,還會藉著酒勁失失常態。但阿C從不這樣,就連父母親在一年內相繼去世,她也從沒在大家面前失過態。她是個事業的強者,更是個生活的藝術家。她好像從來沒有過難處,也可能難處對她而言,從來不成其為“難”。難怪男生們私下常感歎:娶妻當如阿C!

驚聞她得了腎癌,我馬上去她家探視。重病之下的她,仍然衣著光鮮,笑容燦爛。她先說別讓老同學們知道此事,然後表示要立即上班,目的是不讓那些本來就嫉妒她的人看笑話。當我高興於她的頭髮並沒因化療而改變時,她竟回答說:“我用的是進口藥,一個月得花1.4萬元,做一次就等於進行一次保養”。我雖是醫盲,但對化療給身體帶來的傷害,還是略知一二的。無論是從哪兒進口的,也無論它有多麼昂貴,它畢竟是藥品,不是補品、保養品。阿C呀阿C,都到這個份上了,你怎麼還是不能放鬆一下自己,在疾病面前,在親朋好友面前,示一下弱,低一下頭真有那麼難嗎?

從她倆皺紋橫生的脖子上,欲說還休的獨身狀況裡,和不經意間流露出的思歸之情上,總能發現一些她倆不想讓人知道的另一面。那是生活的負面呀,寫滿了艱辛,疲勞、寂寞和無奈

我不自覺地想起阿A和阿B。她倆都是在十年以前去的美國。阿A從語言學校一直讀到法學博士,3年前當了律師;阿日從“黑戶”起步,摸爬滾打十幾年,去世前,是一所以自己名字命名的舞蹈學校的校長。這十來年,我雖然跟她倆沒見過面,但經常通過電話和電郵,跟她倆保持著交流。同阿C一樣,甚至比阿C更甚,她倆展示給我的,更像是一場場精心挑選的華服展覽:阿A在自家網球場的灑脫身姿,當地報刊聚焦阿B的大量報道……我知道,這些都不是虛構,是她們經過奮鬥所獲得的值得炫耀的成果。她們把它端出來讓友人看,本也無可厚非。但是,我卻總能從她倆皺紋橫生的脖子上,欲說還休的獨身狀況裡,和不經意間流露出的思歸之情上、發現一些她倆不想讓人知道的另一面。那是生活的負面呀,寫滿了艱辛、疲勞、寂寞和無奈。她們把這些密封在心底,不向任何人透露,哪怕這人是自己的朋友,甚至是自己的父母。阿A在彌留之際,才讓母親知道真相;阿日留下的最後一句話,是對助手說的:“把我的骨灰悄悄送回國,別告訴任何人。跟媽媽就說我病了,正在封閉療養,好了再跟她聯繫”。

生活從來都不完美

也許我們太善良了,太渴望完美了,所以我們信定,花好月必圓,心想事必成,付出必有回報。可生活的本性卻是,耕耘不一定就見收穫,攀登不一定就達極頂,付出不一定就有回報。所以我們需要親人、朋友,更需要情愛的對象。需要他們雨時為你送上一把傘,渴時為你端上一杯茶,哭時為你遞上一方帕,累時為你支起一個肩。這些需求既是生活本性使然,也是人性脆弱特徵的自然流露。可壞就壞在阿A們呀,既不向困難低頭,也不向自己示弱,更不向他人尋求安慰和解脫。把所有的好事都展露給別人,把所有的壞事都深藏在心底。儘管醫學研究尚未找到致癌的根本性原因,也沒有發現“人生”這種社會學範疇的事物跟患癌有必然性的聯繫,但專家們還是提出了“癌症性格”之說。而我的這3位傑出女友的性格,都跟這種說法有著驚人的相似,比如過分的理性和要強,比如過分顧及所謂的面子,比如不能正視生活中的缺欠,等等。

死去的朋友,原諒我,我不是在冷酷地指責你們,而是想用你們的例子,去告訴所有的女人,當然包括活著的阿C,完美生活是不存在的,那也不是生活,我們不值得也沒必要,對它去做虛榮的追求。坎坎坷坷一生路,平平常常一顆心,才是最真實、最健康、最有意義的生活,才值得我們去做有滋有味、踏踏實實的追求。 (三 潔)

標籤:【生活】


相關資源:


標籤: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