狀態,是健康最好的表情 | 時光心靈咖啡網

 

A-A+

狀態,是健康最好的表情

2016年05月01日 人格心理學 暫無評論 閱讀 28 ℃ 次

《周易》裡有一段著名的話: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地勢坤,君子以厚德載物。意謂:天(即自然)的運動剛強勁健,相應於此,君子應剛毅堅卓,發憤圖強;大地的氣勢厚實和順,君子應增厚美德,容載萬物。這裡,一個講的是體魄,一個講的是心態。

健是康的前提,康是健的結果;而健的核心則是自然的狀態!可以說,健康就是順應自然,健康的狀態就是要……剛強勁健,厚實和順!所以,一個人是不是健康,身體的病否只是一個“局部硬指標”,而整體的狀態,則是體現自然散發的身心健康狀況。相由心生!所以,狀態是健康的最好表情!

每個人都是一面可以照到自己的鏡子。希望讀者通過“百人榜”的生活狀態,發現可以讓我們厚實和順的健康細節。

高山仰止何挺警


小 鞏

老人就那麼自在地活在自己的字裡!和誰都不一樣……

那天遇見了警老為朋友所題寫的“銀屯”兩字,第一眼就勾住了心。怎麼就那麼好,不落俗套,清風細雨,甘甜心扉。

老人就那麼自在地活在自己的字裡!和誰都不一樣……

陝南安康為中國奉獻了一位大家陳少默。陝南漢中也為中國奉獻了一位大家何挺警。陳何二位書法高古簡達收斂克制,其書法藝術代表著當代陝西書法的最高水準。陳老生前已聲名卓越,而今年90多歲的何老至今還布衣鄉間。

何老是革命先烈何挺穎的弟弟,又是於右任、易均室等人物的弟子他存上世紀40年代到80年代期問一直當老帥。親人中既有革命烈士也有國民黨人士,複雜的身份複雜的經歷,成就了先生千帆盡過之後的樂觀和淡然。他一直特別關心國家大事,無論社會經歷什麼樣的變化,他都充滿珍惜地肯定好的一面,理解變化中的一切動盪。

字如其人,何老的筆墨之間有一種人生的從容和透徹。書法本是心血的歷練,是既往個人經歷和整個社會形態的融合固化,更是獨特文化人格的輸出和暗語。有很多所謂書法家的字與印,從中僅僅可以看有工夫、聰明或者時尚習俗,獨獨不見鮮活的完整的生命!老人就那麼自在地活在自己的字裡!和誰都不一樣,也不妨礙任何人,讓別人不舒服,倒是溫和、謙讓、彬彬有禮,這不就是中國文化的內斂合蓄根本體現嗎!

90多歲的老人只掉了一顆牙,堅持閱讀是長壽的一個秘方……

而今,91歲的老人只掉了一顆牙,耳聰目明,國家大事都能說的清楚,還經常列書單讓孫子去買回看。這不能不說是神奇。外孫耿強覺得姥爺長壽的原因和心態的關係最人。好心態讓他能很好地應對世事,好心態讓他很獨立,懂得生活,會做飯洗衣……

對於姥爺的品性,外孫耿強受益很多。當年他剛進入媒體的時候,姥爺把讀報的精華剪貼給他,內容包括新聞事件、歷史掌故、幕後新聞等等。每次見面。一老一少談論家事國事天下事甚歡,這樣的良師益友對於年輕人的成長確實是一種偏得之福。

耿強認為老人長壽首先體現在豁達樂觀的心態。他一生經歷的事情太多,見的多了,什麼也都不去計較,只珍惜。他淡泊名利不計得失,樂於教授,金針度人,培養團結了一批中青年書法篆刻家,為弘揚祖國的民族藝術,盡了數十年的精力。老人經常和人講:人一定要豁達,不要過多與人計較。別人有對不起你的時候你去計較,別人也難過你也難過。

生活起居方面,老人一直非常有規律。他數年如一日喜歡吃牛羊肉以及骨頭燉湯,然後就是家常菜。85歲之前都是自己親自採購下廚房。老人家做得一手好菜。他對孫兒們說,男人要學會做飯,可以吃得好,不受氣。他每天6點左右起床,洗漱之後看報散步,和老伴聊天。

寫字,看電視新聞這一直是老人每天必需的節目。和時代永遠俱進,心便永遠在生活的現在進行時中。這就是“年輕”的一個標誌。

一切簡單,自然,珍惜,享受,這就是老人的人生狀態,也是他蘊合在書法之中的歷經半個世紀的磨礪消融沉澱蕩滌的品質。

何老在書法藝術上主張印宗秦漢,向傳統要創新,章法布白講求動靜相宜;在配篆上,主張易識性、古樸性;刀法上,則講求沖、切刀相互滲透,不為古法所困,一切手法、技巧等要圍繞印章的表現力而服務。何老的篆刻藝術最突出之處在於巧妙地將他書法中金文、章草等融匯於金石篆刻,為篆刻藝術創作增添了新的內涵和生命力。

剝離與其本質無關的世俗的衣衫而經受住時間的檢驗,這就是藝術大家的作品和人品。

馬難,在CEO和詩人之間舞蹈


老 芳

工作就像皮囊體現的神情一樣,詩歌則是“心兒”;皮囊和心是相互而成的,不可或缺,互為影映。所以,看CEO馬難,你會被他純粹的表情打動;看詩人馬難,你會感歎他大而化之的智慧。

馬難是誰?讀詩的寫詩的沒幾個人不知道馬難這個人的。就是這個人,在京城的塵囂之上,在厚重的紅牆碧瓦之間,在人民幣日益尖挺面皮子逐漸薄弱的商場,白天當著CEO,晚間伏案寫著詩。走近馬難,讓我們離城市遠一點兒,親近一會兒詩;走近馬難,讓我們稍微靜一會兒,切切男詩人因愛而鼓動的脈。

詩人在群眾當中

馬難現在居住在北京三環內的一個高尚小區裡,他的樓房往下看是朝陽公園裡的綠蔭和山水,往外看是日益蓬勃與時俱進著的北京城。馬難在北京經營著一家文化公司,當著CEO,人經常在天上飛來飛去,談吐很斯文,面部線條極其分明,頭髮梳理得一絲不苟。就是這個人,白天當著老總,坐著好車,晚間卻脫胎換骨,回到他的書房後縱橫古今,埋頭詩叢,保持每天必須寫一首詩的進度。在他自己裝訂成冊的厚厚的詩集中,用他獨特的粗重的筆,寫著……

詩是妖嬈的,感性的,潮濕的,像生活,卻比生活本身多姿;而詩人卻是理性的,堅硬的,不馴的,像城市裡攙雜進水泥中和鋼筋裡的建築。不管是多麼遒勁多麼寥廓的詩,在人們想像的翅膀上,詩一直在靈魂深處起舞。而馬難,卻是一個嚴謹整齊的男人。這種外部和內部嚴重的矛盾感和不協調,恰恰構成了馬難這個獨特的人。

工作是衣,詩是心

時常想像著詩人馬難在每天的夜闌人靜之後,獨自埋進他自己的書房,房門一關後他該是怎樣的一種心境怎樣的一種狀態,那一定是最真實的他自己。因為白天他是“高級灰”,是紳士,是某一個階層裡的某一個大家都熟悉的需人仰視的俊傑男人,而到了晚間他進了他的書房,是不必再裝的,詩的細膩和溫婉,詩的硬朗和尖利,在此刻一定已經劃開了他疲憊的肌膚。從那裡,能冒出新鮮的滾熱的血來,是他對生活和生命的感知和體悟,也是他敏感而纖微的筆觸可以描摹得到的他的世界,他自己的世界,別人無法進入。即使想進入,他也一定是拒絕的。因為那裡是他的樂園,他的一畝三分地兒,他的空靈寂靜的圖騰。

見過他厚厚的幾大本詩的草稿,用粗黑的鋼筆寫的。馬難的字堪稱一絕,他自己也陶醉自己的字。在他家的背景牆上,就是他鍾愛的書法作品,被刻成木質的屏風,往對面的沙發上一坐,他的字就呼之欲出,遒勁有力。

對於馬難來說,工作就像皮囊體現的神情一樣,詩歌則是“心兒”;皮囊和心是相互而成的,不可或缺,互為影映。所以,看CEO馬難,你會被他純粹的表情打動;看詩人馬難,你會感歎他大而化之的智慧。

真誠讓一切妖嬈而來

當年馬難在文學院的時候體現的就是詩人的感性及才情。那時候他也很青澀,青澀到見到生人都還臉紅。但有他的詩有他純真熱情的心,他的男女朋友都不少。歲月遊走,大家的境況都在變化,但友誼就像金子,永遠閃閃。

當年的馬難以一個詩人、報社記者的身份闖蕩京城,一直很風順。當時北方的朋友到京若給他知道,他都會出現,盛情招待,興致地談起家鄉的張三李四,一臉純真燦爛。老友遭搶,他二話不說拿巨資相幫,還可以從家裡搬出東西幫。

老天是公平的,往往給一些單純到渾然無知的好人以機遇。馬難回憶第一次接觸“經營”,完全是白癡的狀態,是被“拉下水”的,是別人對他文字和熱情參與的認可,他當時感到非常意外。也是在非常非常感激發現他還有此能量的伯樂的心情中順道而行了。

一切順利。因為他依然留守了心靈的田園,所以這成就了他的獨特。CEO是順道而為生長出的花,錦上添的。他還是詩人,是妻子的好夫兒子的好父。

十年一見! “CEO”時代的馬難,詩的奢侈讓他的生命舞蹈格外妖嬈。(小 凡等)

標籤:【高山仰止】【長壽】【樂觀】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