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如何面對占星? | 時光心靈咖啡網

 

A-A+

我們如何面對占星?

2015年11月19日 人格心理學 暫無評論 閱讀 34 ℃ 次

在英文中,占星學與天文學有同樣的詞根astro。天文學與占星學也可以結合得很好——天文學可以算出一個人出生時天空中的所有星座,以及太陽、月亮和行星的位置。或者說,一個人的星盤。而星盤是占星的起始。

占星學大約萌芽於公元前2500年。它主張的核心有關人的靈魂,是天體與人格的聯繫——背景是希臘哲學連續兩百年對宇宙和靈魂的追問。

無星座不寒暄


“你是處女座啊?難怪這麼乾淨文雅。”

“你果真是華麗麗的雙子耶!這件裙子真是太適合你了,別人穿不了這麼跳的花型。”

“水瓶座?我也是!愛幻想的星座。你也愛看村上春樹的《1Q84》嗎?”

這樣的談話在初次見面的人當中越來越常見。飯桌上應酬會和新朋友談星座,旅行中邂逅陌生人也會互問星座。它成了都市人際交往中必不可少的一門學問,一個對星座一無所知的人,可能會在談話的開始就被OUT。

星座有沒道理,且放一邊。它之所以成為流行話題,很大程度因為它是人際交往中最好的調味劑。要打開交往局面,感性的話題最合適。談文學吧太矯情,談體育吧太枯燥,談身邊人事呢太不謹慎,談明星吧也太庸俗,信息含量也低。星座囊括了彼此的性格類型、生活喜好甚至情感需求,星座一出,這些隱秘的信息全部在優雅文明的交談中傾吐出來,而且分寸合適,可進可退,可深可淺,同時,又非常能夠拉進彼此的私人距離。

星座的魅力也滲透到職場。不少老闆在招聘新員工時,會問一問星座,看看此人跟自己的星座是不是匹配,是不是適合這個崗位。“處女座是秘書的絕佳人選”,“雙子座不斷求變的個性,適合我們媒體求新的風格”,金牛座、巨蟹座、摩羯座是領導們喜悅的拓荒牛類型的手下。

擁有一個好的星座,不僅僅有助職場,在相親中也會加分。在某衛視的一檔愛情交友節目中,一個新登場的男子微笑著報出巨蟹男的身份後,全場24位女嘉賓發出尖叫,馬上都亮起藍燈——大家都相信巨蟹座會是居家好男人。而韓國著名影星Rain的巨蟹星座也成為他是新好男人形象代表的重要賣點。

電視、刊物上到處可見星座師招搖過市,分析每月每日的運程,星座文化被娛樂、演繹成當代黃歷。戀愛、置業、擇業、生意、生育甚至整容以及面上長痘痘,都成了占星的熱門話題。在歐洲,星座分析和政治人物的選舉也緊密掛鉤,大選正熱,星相師也會跟風預測誰將當選,頗得公眾歡心。

當星座被貼上標籤


星座文化如火如荼地滲透了每個人的生活中,負面效應隨之而來。

“Kao,那人雙魚座。封殺他!雙魚都有被害妄想症。”

“你男友月亮落在雙子座,算了吧,花心大蘿蔔。”……

相交不深,甚至素未謀面,單憑星座,有的人就會被拒之於千里之外。

愛好星座且深信不疑的人到處都有。小黎是剛進某女性網站的編輯,進入這個占星盛行的新圈子,就感覺到周圍總有幾個同事對自己莫名的冷淡。她努力親近他們,但那個小圈子始終對她保持著安全距離。她忍無可忍,終於有一天向其中一個同事提出了疑問:“你們為什麼總是不喜歡我?”同事的回答令她啼笑皆非:“因為你是天蠍座,肯定不是善茬兒。”在星座文化中,天蠍座普遍被認為“苛刻、挑剔、報復心重”。小黎什麼也沒做,就無緣無故被貼上了“不好相處”的標籤。

工作中很多人會挑選和自己相配的星座,比如,獅子座就不挑選獅子座的人當助理,因為獅子不會一直甘居人下;雙魚座的女上司害怕自己氣場不夠,牴觸和白羊女同事做上下級。

星座標籤會給當事人造成強烈的心理暗示,甚至可以改變和重塑一個人的命運與性格。有心理學實驗驗證,一個班級的全體學生,都盛讚一位普通女孩美貌無比,持續一學期,這個女孩真的變得姿色動人。

全民星運動進入狂熱後,一知半解的星相愛好者給別人,也給自己貼標籤。巨蟹座會執著地認為“內斂、靦腆、愛靜”就是自己的特色,在這樣的心理暗示下,逃避競爭成為理所應當,結果往往錯失良機。天秤座的男生若篤定“花心、愛變化、不穩定”就是自己的天性使然,那麼要他不劈腿恐怕都難。

我們為何渴望星光的指引


人類和星星的關係遙遠又接近。它遠在數萬光年之外,卻近在我們的每一個夜晚和黎明。仰望星空是每一代哲人的習慣動作。這些星塵、星光,真的可以影響地球上每一個宛如螻蟻的個體命運麼?

生命有限,命運多變,尤其在這個缺乏信仰的時期,我們的心靈渴望在顛沛迷離、紛繁複雜的生活中,有永遠不滅的星光指引,讓我們無處可去的腳步,能找到正確的路。

也許是星座,也許是血型,也許是易經,也許是塔羅牌或者一把咖啡渣。我們總會需要點什麼。星座說的流行,有心靈需要,有經驗主義的驗證效應,也有現代商業的推波助瀾。在理性和科學至上的現代文明社會,媒體和玄學家都深知“不可知事物”有強大的心理訴求。

可是,星相學是不是科學?該不該用星相學指引我們的生活?我們熱衷並懷疑著。“我不能說星相學是真理。這樣一個用心靈感知的東西,只有我自己可知,只有彼此心靈共振的時候,我的語言能夠達到觸及你心靈的境界。觸及心靈的就是宇宙能量。這不是用科學來測試和量化的。”研究星座十幾年的星相專家英格麗·張並不執著於這些爭論。“曾認為科學是宇宙的唯有真理,某一天卻意識到,人類的生存、心靈和精神,不是科學能唯一解釋和解決的。”所以,宗教、藝術、心理學、星相學,在科學之外,幫助人們對生命的理解完整起來。

正如海德格爾的存在理論所言,星相學的真與偽並不重要,但凡它存在著,幾千年你打不倒它,就說明人類不可能僅僅作為純科學的物質生存。我們的心靈需要安撫,專家們談的不是星座,而是在出售心靈雞湯,用靈性滋潤都市人枯燥而蒼白的心。

當命運被交託給大師


占星師沙紗有一個準則:幫人看星盤,只分析個性,不論斷命運;心態不好,糾結於時運好壞的人,不給看。占星於她,是結交朋友和溝通的一種橋樑。鑽研星座五六年,因此結交到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原本疏於聯絡的朋友,為了瞭解自己的星盤,跟我有更頻繁的接觸。探討星盤的過程中,原本自我保護強烈的人,也可能跟我分享苦惱和困惑。”彼此間心靈的距離,因為一張小小的星盤,拉近了。

但是,當星相學與個體命運畫上等號,“占星師”就成為人際關係中一個奇異的權威符號。“認識了某某(占星師),你就能搞定任何女孩”“記住,如果你不信某某,你就不會幸福”……這樣的言論,能吸引不少處於茫然和困頓中的年輕人。

研究占星5年的韓露儼然已是個小半仙。在她的名號下,有一個占星俱樂部,定期進行星盤的探討。每到那時,一大群對命運好奇或處於低谷困境中的、認識或不認識的人,會帶著自己的星盤向她咨詢。

被緊緊簇擁在中央的韓露指點著每個人的將來:你老公這是典型的離婚盤;要孩子?我覺得你結婚都難;你男友已婚,這不奇怪,星盤就呈現出你這輩子的愛情模式不合常理……

被宣判的人心思各異——正糾結於是否該分手的“小三”苦笑著說:算了,湊合吧,反正就這命;既然遲早都要離婚,宜早不宜遲。正在進行婚姻保衛戰的,也對改善關係灰了心。

被預言將遭遇不幸的人,頭上好似懸掛了一柄達摩克利斯之劍,惶惶不可終日。被拖來當看客的男友、老公們,也無故受牽連委曲無處訴。

韓露這樣的“上師”,沙紗不敢苟同。她甚至遭遇過這樣的“趣事”:經常以“大師”姿態出沒於各網站、雜誌,動輒對他人進行人生點化的占星師,在同行中卻漏了底兒:喂,你幫我看看星盤吧。我自己不敢看……

一知半解的“權威”對其擁躉者的殺傷力有多大?英格麗·張的聲音因激動提高了幾個分貝——

她曾在深夜接到一個女孩的求助電話。女孩覺得自己活不下去了,跟男友分了手,身體也出現疼痛,她擔心自己得了癌症,恰好又有星座預示她這個月會災難臨頭。是禍躲不過,還不如自殺呢!死之前,她找到英格麗·張再核實一下。

“這太令人震驚了!”英格麗·張堅決地告訴女孩:沒有人能知道你的命運!星相學不是用來判斷死亡和災難,而是用來幫助人內在成長的!

這個時代,因為人們如此躁亂,心靈如此需要撫慰,星相學才得以如此盛行;也正是因為人們如此躁亂,很少有人願意靜下心來研究一門學科,“大師”才得以在人群中享有不可思議的權威力量。

占星師要有心理咨詢師的情懷


“局限於預測命運,星相學就不可能成為一門人類心靈學科,只能成為一種恐嚇。”英格麗·張如是說。而肖雲就有過一段“被恐嚇”的鬱悶經歷。

最初找人占星,正處於低谷期,對人生和未來充滿了焦慮。“唉呀,你星盤上的這個格局,顯示你很難有孩子。”一位在朋友圈裡小有名氣的占星師這般預測。

得,愛人還沒有,就被預告孩子也不會有了。原本就敏感的肖雲更加低落。兩年後,肖雲懷孕了,喜悅之餘,忽然憶及當初占星師的預言,開始憂心忡忡。她那個對星座毫不感冒的老公也感覺無端遭受詛咒,頗為不爽。

偶然間結識了一位更“大牌”的占星師,他看著同樣的星盤,對此前的“斷子絕孫”論斷直搖頭:從整個星盤,我看不出任何沒有孩子的跡象。而且,還可能有一個深受父親影響,聰明、獨立的孩子。不負責任的預測,對於一個注重家庭和孩子的人來說,太悲劇了!

肖雲最終釋然了。並不僅僅因為得到了更好的預測,而是悲喜交替的經歷讓她放下了對探究命運的執著。“我不知道占星是否可以在客觀上預知命運,但從主觀上來說,有幾個人有能力完全洞悉命運呢?相信宿命,盲目聽從別人的暗示,還不如相信‘吸引力法則’來得積極、快樂。”

來訪者理性、不盲從的心態,是美國職業占星師大衛·瑞雷(David R. Railey)樂於看到的。“為人論斷命運,是對占星學的濫用。”研究星相學40年,他堅持,“占星師必須要有責任心,同時要對生命保持一種謙卑,不要認為自己知道一切。”

曾有一位大衛·瑞雷的訪客,其星圖和他自身的狀況呈現出不太會結婚的樣子。瑞雷不會說:你星盤顯示很難結婚。他像朋友一樣,認真地跟對方討論:你真的想結婚嗎?這些想法背後究竟有怎樣的緣由?如何改善會更好……瑞雷堅信,如果這個人能提高自身的意識,當內在有了一個健康的婚姻,就一定能夠吸引外在的美好伴侶過來。

瑞雷眼中的星盤,不是絕對命運的地圖,而是人們發展潛力和可能面臨的挑戰的表達。每個星圖就如同我們的第一口呼吸。每一口呼吸之後都會成長、發展。生命是一個不斷學習和成長的過程。在命運和自由意志之間,是一個動態的關係,它們相互交織並影響著。

如何賦予人們力量來解決問題,這才是瑞雷和英格麗·張等嚴肅占星師們一直感興趣和努力的方向。

“一個真正的星相學家,是一個心靈探索者,用他/她具備的知識,幫助他人挖掘潛力,讓人生走得更完滿。而不是說我知道你的命運,洞悉了你的秘密,獲得了某種特權。”英格麗·張本是星相學的懷疑者,在倫敦星相學研究院的學習和14年的歷程讓她對星相學心懷敬畏。

“一個星相學家的知識素養和心靈的清淨程度,決定瞭解讀的水平。”她不局限於一張小小的星圖,科學、哲學、藝術、歷史、神話,外在更豐富的涉獵滋養著她的占星人生:“面對一個人的星盤,我僅僅是看到宇宙能量在這裡交錯跳舞。但這個人是有‘靈’的,一旦靈氣生發,他的生命可以穿越他/她的星盤。”

我們如何面對占星?


面對不少濫用星相學的現象,美國職業占星師大衛·瑞雷認為,提高大眾的占星意識是關鍵,他給出三點建議——

1.大眾一定要信任自己和自己的判斷,而不是把自己的性格和命運放置於任何“大師”的論斷中;

2.不要認為命運是注定不變的,你一定能做一些事情,讓你的人生有所改變;

3.社會應發展占星師的職業標準。為了更好地保護大眾,美國亞特蘭大用40年發展了一系列規則和準則,占星師必須通過職業考試、職業測評、職業認證,取得執照才能為大眾服務。

觀照自身才是占星師的首要課題


星相學發展到今天,您對它的定義是怎樣的?

英格麗·張:星相學已經是一個古代的占星術和榮格的分析心理圓融結合的現代心理星相學。它將星相學與精神發展結合一體,用來引領個人的自我實現,開發個人潛力,建立完整的生命。

占星如今在社交場上和人際關係中特別活躍,交友、相親、招聘都跟占星扯上了關係。您怎麼看這股全民占星熱?

很多人對星相學不是特別瞭解,星相學被娛樂化,膚淺化了。我寫過一篇文章叫做《不要進行星座歧視》。每個星座都有自己的優勢和陰影;還有很多人以為星相學就是算命。其實這是一門關於人和宇宙之間關聯的學科,它有利於人們找到自己在宇宙中、社會中的位置,能夠不斷挖掘自身潛力,少一些糾結。

民間有各種各樣的占星大師,擁有不少粉絲和擁躉者。可是,100個人玩星相,多少人有那份靈性和堅持能鑽研到好的格局?就像在心理學領域,好的心理咨詢大師也不多。將半罐水的水平運用在對他人的幫助和影響上,殺傷力可能就隨之而來?

星相學反對個人崇拜。充當權威,一句話可能給別人帶來巨大的傷害。我不會去斷言事件。因為宇宙能量顯示出多種可能,人有多種選擇。星相學注重的是內在成長,也許它和事件結合。但外在只是為你內在工作。星相學家和心理學家是一樣的,不是用一句話告訴你答案,而是像一個枴杖一樣伴隨你一起成長。我的占星底牌是:不能讓行星制約了你,最終,你要超越你的行星!

星相師對大眾的引導,仰賴於他本人的知識格局,更仰賴於他擁有什麼樣的胸懷?

星相學家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觀照自己的內在。自以為掌控了命運,被大眾神化,都是一件危險的事情。對大眾危險,對自己也危險。自我是每個人生命成長的障礙,星相學家也同樣有自我。一旦自我膨脹,不在關注自己的內在,自己都不成長,哪裡能引領別人呢?

我有自己的一套“占星哲學”:此生我有自己需要修煉的課程,精密地關注自己的內在,洞悉自己生命的意義。所有意義之下,我首先要做一個幸福的人,自身的快樂、光明、智慧,才能夠照亮身邊的人。

標籤:【星相學家】【心理咨詢】【來訪者】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