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是否無法滿足? | 時光心靈咖啡網

 

A-A+

幸福,是否無法滿足?

2015年11月11日 人格心理學 暫無評論 閱讀 400 ℃ 次

假設你面對這樣一個選擇:在商品和服務價格相同的情況下,你願意在其他人一年掙2.5 萬元的情況下,年收入5 萬元,還是在其他人年薪為25 萬元的情況下,一年有10 萬元進賬?結果或許會讓你大吃一驚:大部分人選擇了前者。就像亨利· 路易斯· 門肯(H. L. Mencken,美國新聞編輯及語言學家,評論精闢辛辣,常常針對中產階級)諷刺的那樣:“所謂的富人,就是那些年收入不過區區100 美元,但仍比他的連襟們掙得多的人。”

上面那道不太合乎邏輯的選擇題只是諸多謎題之一。科學界一直試圖解釋,在現今的社會中,幸福為何會變得如此難以捉摸。一些學者在近期出版的幾本新書中專門探討了幸福感的問題。作為一個懷疑論者,我認為其中一位歷史學家回顧漫漫歷史以後的分析最具啟發性。

英國倫敦經濟學院的經濟學家理查德·萊亞德( Richard Layard )在《幸福》(Happiness)一書中指出,自20 世紀50 年代以來,發達國家的人均收入已經翻了兩番,“我們擁有更多的食物、衣服和汽車,房子更大,中央空調更普及,有更多的時間和機會去海外度假,一周的工作時間更短、工作待遇更好,最重要的是,我們的身體更健康了”,但人們並沒有因此而感到更幸福。一旦年平均收入超過兩萬美元,收入再提高,人們的幸福感也不會再增加。原因有二:第一,在決定是否幸福的因素裡,我們的基因擁有一半的先天決定權;第二,幸福沒有絕對的標準,我們想要的幸福與他人已經擁有的幸福密不可分。

美國艾莫雷大學的精神病學家格裡高利·伯恩斯( Gregory Berns )在《滿足》( Satisfaction )一書中指出,相比快樂的感覺,滿足感更容易讓人感到幸福。

從20 世紀50 年代到今天,我們的收入成倍增長,卻沒有因此而變得更快樂。因為幸福是相對的,與周圍其他人的狀況,與時代和文化密不可分,所以有時人們寧為雞頭,不為鳳尾。

因為在追尋樂土的過程中,人們容易患上“享樂適應症”。伯恩斯總結道:“滿足是一種感覺,它折射出人類的一種特殊需求——我們必須為自己的行為找到某種意義。生性開朗、生活富足、彩票中獎都會帶來快樂,但人們只能有意識地去做某些事,才能獲得滿足感。正是這一點造就了今天的世界,人們能通過自己的行為贏得尊重和信任”。

美國哈佛大學的心理學家丹尼爾·吉爾伯特(Daniel Gilbert)在《遭遇幸福》(Stumbling on Happiness)一書中,更加深入地研究了人們的精神。他指出:“人是惟一會考慮將來的動物”, 很多人以為自己很清楚要做些什麼才會更幸福(已經到手的幸福不在考慮之列),但他們其實並不是真的清楚。例如,大多數人以為,變化是生活的“調味劑”,其實不然。研究人員曾經把實驗對像編為兩組,讓其中一組成員事先選定他們最喜歡的零食,接下來的幾周內都只能享用這一種零食。結果顯示,與另一個經常更換零食的小組相比,這個小組成員的滿足度反而更高。“頭一次好事臨門的時候,人們會覺得它格外美好,”吉爾伯特解釋說,“但如果新鮮事層出不窮,新奇感也就隨之衰退了。”

就算美好的事物多彩多姿,人們照樣會習以為常。經濟學家把這種適應性稱為“邊際效用遞減”,這一術語同樣適用於已婚夫婦對婚姻生活的描述。這並不是說性伴侶越多,生活就越有意趣:發表在《性現象的社會組織》(The Social Organization of Sexuality,即“芝加哥報告”。它首次採用嚴格的概率抽樣調查方法,調查了兩億多美國人的性生活)上的詳盡研究表明,與獨身者相比,已婚者的性慾更高,高潮更多。歷史學家珍妮弗·邁克爾·赫克特(Jennifer Michael Hecht)在《幸福神話》(The Happiness Myth)一書中也強調了這一點。透過長遠深入的歷史角度,赫克特對幸福的研究集中在人們所處的時代和文化上。她在書中寫道:“現代關於追求幸福的基本構想都是無稽之談。”說什麼用性去感受幸福?“一個世紀以前,一個3 年沒有性行為的普通男人會為自己的健康和自律而感到驕傲,而一個女人可能會把自己的健康和幸福歸功於10 年的節欲”。

大部分有關幸福的研究都建立在自評數據上,因此,我們可以把赫克特的觀點理解為:一個世紀以前,人們對幸福的理解和取向,與今天截然不同。在解讀幸福的過程中,我們不僅需要科學,還需要歷史。

基因決定幸福感:

心理學家曾經針對雙胞胎進行過一系列研究。他們發現,同樣是雙胞胎,同卵雙胞胎(基因極其相似)的幸福感比異卵雙胞胎的幸福感更加接近。即使同卵雙生的兄弟分別在不同的家庭環境中長大,他們的幸福感仍然很相近,比在同一環境下兄弟姐妹的幸福感相似度高出好幾倍。因此,很多心理學家相信,遺傳基因對人們的幸福感有很大影響。
享樂適應症(hedonic treadmill):

或稱“快樂水車”理論,20 世紀90 年代由邁克爾·艾森克提出。艾森克認為,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幸福基線,達到這個基線以後,人們努力工作都是為了留住幸福(就像踩水車一樣,為了保證現有的水量,只能不停地踩)。即使有更多好事降臨,也只能帶來一時的快樂,很快會恢復到原來的幸福度。

邊際效用遞減(declining marginal utility):

在經濟學上是指,隨著某種物品消費量的增加,滿足程度(總效用)增長的速度會越來越慢,增長的加速度(邊際效用)在遞減。

翻譯 徐蔚

標籤:【邊際效用遞減】【快樂水車】【幸福】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