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哲思:生命的目的 | 時光心靈咖啡網

 

A-A+

心理哲思:生命的目的

2015年08月18日 人格心理學 暫無評論 閱讀 36 ℃ 次

在19世紀末20世 紀初,科學認識世界的信仰達到了壯麗的尾聲。最新的唯理論試圖將我們的畏懼、動機、情緒等等差不多分解到了原子。不過失望漸漸取代了最初的熱情,因為死亡 並不是人們想像的那樣簡單,但也不是那樣複雜,死亡其實複雜得多,以至於心理學中的五花八門的流派對死亡概念無法作出統一的解釋。

著名的弗洛伊德引入術語“生的趨向”和“死的趨向”,試圖一舉解決問題。在弗洛伊德看來,死的趨向就是人通常固有的對自殺和回歸無機狀態的無意識趨向。他 說:“我們是否應試圖在瞭解在生命過程這兩個方向中我們的兩個趨向,即生的趨向和死的趨向的活動呢?但我們也無法掩飾我們絕望地落入了叔本華哲學的港灣, 叔本華認為死亡是“自身的結果”,因而也就是生命的目的……”

按照精神分析學家弗羅姆的說法,擺脫對於死亡的恐懼,無異於擺脫自身的理性。他在《為自身的人》一書中寫道:“意識、理性和想像破壞了動物生存的‘和諧’, 它們的出現使人變得反常,變得如宇宙般深不可測。人是大自然的一部分,他必須遵循物理定律,他無力改變這些定律,但人們仍然在跨越大自然的界限……人在一 個確定的地方、一個確定的時間降臨到這個世界上,必將以同樣偶然的形式被逐出這個世界(佛教可不是這樣看,人並不是偶然地來到和偶然地離去,人的所作所為 決定了他為什麼會來到和為什麼會離去)。人在認識自然的同時,會懂得自身存在的軟弱與局限。他會預見到最終的結局——死亡。他永遠不能從自身存在的二分法 中得到解放——他無法逃避理性,哪怕他希望這樣作;在他活著的時候,他也無法逃脫肉體,肉體同樣也會迫使他有生的慾望。”很多佛教徒就是沒有弄懂這個問題 而被肉體牽著走向地獄。因為肉體迫使他害怕死亡。

那麼,對死亡的恐懼是人人都有嗎?顯然不是!只有成年人,只有有時間思考死亡問題的人,才會產生對死亡的恐懼。而孩子們的怕死,只是對死亡的好奇,他們並不把死亡當作自身肉體存在的最後終止來接受,在他們的意識中,死亡更多地同肉體的疼痛與煎熬等概念結合在一起。

在人與動物的潛意識中,有一種叫做“危險感”的感覺,這種危險感和死亡恐懼是一回事,但是,人的這種感知由於在生活過程中獲得的文化素養、抽像思維的經驗、 直覺的不同發展而有明顯複雜的不同。人們不僅能領會生活中直接的威脅,而且還能領會到間接的、遠處的、在任何交往系統中潛在的威脅。

在美國社會學家的研究中提到:人對自身死亡所抱態度的變化,分為五個階段。“人們對於不治之症的第一個反應通常是‘不,我應當除外,這不是真的!’這種對死 亡的最初否認,很像登山運動員為中止自己的跌落而作出的最早的絕望嘗試。一旦病人意識到事情確實如此,他的否認就被憤怒或挫折感取代。‘為什麼是我?我還 有許多事情沒有做呀!’有時候,這一階段又表現為試圖同自己和同別人達成協議,要贏得充足的時間去生活。當他完全意識到這個病的含義時,便進入了恐懼或抑 郁的時期,這一階段顯然只出現在死之將至的人有時間去瞭解所發生的事情的情況下,猝然死亡的人沒有這一階段的。如果臨死的病人有充足的時間來克服恐懼,去 順應不可避免的死亡,或者從周圍的人那裡得到適當幫助,那麼,他們常常會表現出寧靜平和的狀態。”但死刑犯的表現卻很不一樣,在赴刑場時,有的象狂怒的獅 子,有的麻木了,還有的癱軟了,即使是等待死刑執行有較長時期的人,也很少有寧靜平和的狀態。

所以,對死亡的恐懼完全取決於人的心態,這個心態則取決於他過去的所有行為;在過去的行為中,一個人多行善事,無愧於任何人,那麼,他對死亡的恐懼就要小得多。相反,多幹壞事的人,心中有愧疚的人,就會對死亡特別恐懼。這在心理學上有個名稱,叫自毀行為。很多自殺的人都被心理學家稱為自毀行為者,所謂自殺, 即自我謀殺,也稱自我毀滅。自殺者,一般都是經受不住社會環境的壓力一時衝動而自殺,但很多人則是毀於過去的行為。因一個行為的過錯而無法彌補,不得不一 步一步錯下去,一直錯到壓抑感爆發的那一刻而採取了結束生命的極端手段。因為他再也無法面對自己的親人和朋友,無法面對所有認識他的人。他們正是對死亡特 別恐懼,所以也就採取了死亡的辦法。

所以,在中國傳統文化的儒學中,特別強調“仁、義、禮、智、信”,即:想要建立起人與人之間相互仁愛的關係(仁),就必須要選擇最佳行為方式(義),而最佳行為方式的選擇,首先要遵守一定的社會行為規範(禮),這就需要有智慧(智),使事情本來如此(信)。 也就是說,按照事情的本來如此,運用智慧,在遵守一定的社會行為規範的前提下,選擇到最佳行為方式,那麼就能建立起很好的人際關係了。因此,這種有很好的 人際關係的人是不會自殺的,因為他沒有自毀行為。而有些人,不會選擇最佳行為方式,不遵守一定的社會行為規範,就會一步錯,步步錯。為了小小的一個謊言, 很多人不得不編更多的謊言來圓這個謊,使事情變得越來越複雜,於是深陷其中,錯上加錯,於是就踏上了自毀的道路!

中國儒家文化中,很少談到死亡,孔子說:“未知生,焉知死?”是呀,我們現代連為什麼生下來都沒有弄懂,怎麼又能知道死後的事情呢?老子在《道德經》裡面 講,萬物都有始有終,佛家講三千大千世界都有生老病死,現代科學也認為地球最後會爆炸的。那麼,人之出生,必然是走向死亡,接受死亡的來臨是天經地義的 事。所以,到該死的時候坦蕩蕩迎接死亡,其實也是很美好的事。有那麼多人哀悼我,痛心失去我,這說明我對人們是有貢獻的,人們是愛我的,這難道不叫人開心 嗎?如果這世界上沒有一個人惋惜我的離去,那我肯定恐懼死亡!而害怕和恐懼死亡的來臨沒有用,因為死亡會光顧每一個人,決不會有偶然的遺漏。所以,很好的人際關係也就確定了人的心態,有了好的心態,也就不會恐懼死亡的來臨了。

編輯推薦:

靈魂不滅:死亡意味著什麼?

死亡是關於自我的深思

標籤:【弗洛伊德】【弗洛姆】【儒家文化】【恐懼】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