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為什麼會使用暴力 | 時光心靈咖啡網

 

A-A+

我們為什麼會使用暴力

2014年10月17日 人格心理學 暫無評論 閱讀 66 ℃ 次

 

每當我聽到別的父母殺了他或她的小孩、年輕人殺死了同窗好友、或者有人開槍打死了同事的新聞,我都不禁心頭一顫。許多人會問,“這些人是怎麼了?為什麼我們的世界裡有如此多的暴力?”

我們過去常常認為,極端暴力只發生在城市街頭和處於戰爭之中的國家;現在我們知道暴力也出現在教堂、學校、鄉村地區和小城鎮。每年世界各地都發生著數以百萬計的謀殺案。這種敵意的根源在哪裡?我們如何理解這些看似愚蠢的侵犯行為?

在我30年的研究和經驗中,我已經識別出了許多決定了我們行為以及當一個人在培養暴力傾向時是否處於危險之中的因素。這些因素包括生物性狀、家庭紐帶、個體特徵、智力與教育、兒童發展、同伴關係、文化塑造與彈性。

人的生命或者組成部分的每一個因素之間都能相互產生影響。當消極因素累計(如虐待、亂遭遭的街區、或者心理問題)同時積極因素缺失(如成功的機會、提供鼓勵的成年人、或者有韌性的性格)達到一個臨界值的時候,就是暴力很有可能一下子集中爆發,以此作為解決生活當中諸多問題的一種手段的時刻。

這有個例子可以解釋這種情況是如何發生的:一個男孩出生在一個動盪與混亂的家庭環境裡。由於他的母親還是一個未婚的少女,他由他的祖父母帶大。在孩童時期,他的祖父母一直讓他相信,他的母親是他的姐姐。儘管他的親生母親最終會來接走他,從此遠走高飛,但是這個小男孩還是與他那精神古怪、濫用暴力的祖父一起在同一幢房子裡度過了他的童年時光。作為一名幼兒,小男孩開始表現出一些令人不安的行為。他母親的姐妹,朱莉婭,記得有天從午睡中醒過來,發現耳邊充斥著從廚房裡傳來的磨刀霍霍的聲響,睜開眼一看,小男孩就站在床旁邊,微笑著注視著她。

作為一名青年人,他相貌英俊,但是卻不善應酬。在上中學的時候,他總是受到別的同學的欺負。到了高中,他遊走在社會邊緣,成了一個搗蛋鬼。他被報紙報道成是賊、商店扒手、業餘騙子和街坊裡的偷窺狂。

儘管在高中的時候他是一個好學生,但作為一名成年人,他卻只能交出一份良莠不齊的工作記錄。因為不成熟,上大學的時候他總是與周圍的環境格格不入。在他的初戀把他甩了以後,他依然對她執迷不悟。他身心俱疲,輟學回家。最終他為了報復,不惜玩弄手段、設下計謀讓她再次與他陷入愛河、訂婚,然後又毫無預兆的一腳把她蹬掉。後來他解釋道,他這麼做只是想證明如果他想,他就能娶到她。

雖然他第一起謀殺嫌疑發生在他15歲的時候,但第一次為人所熟知的謀殺案則發生在他27歲的時候。這也標誌著持續了4年之久的橫跨華盛頓州、猶他州和佛羅里達州的謀殺狂歡的開始。外表帥氣、舉止從容的他,追求、哄騙讓幾十個女人中招,藉以完成他那變態的幻想。最終,這個殺手,泰德 邦迪,被永遠刻進美國歷史的男人,被審理並被宣告犯有多項謀殺的罪名,在1989年被處以死刑。他承認殺害30名婦女,儘管他被懷疑殺死了約100人。

當你看一看諸如此類的案子,從字面上你就能發現消極因素壓倒了積極因素;他體內的黑暗之火最終變得不可控制。儘管邦迪人很聰明,長得也還不錯,成長在一個看上去相當正常的街坊裡,加上他擁有著獲得成功的教育機會,我們可以明顯的得出結論,他遭受了嚴重的心理問題。

這些問題來自於早年他生活的充滿暴力的環境,來自於圍繞在他出身方面的欺騙,以及來自於缺少家庭中成年人給予他的健康的指導。證據證明是由於他在與親社會的同伴形成成功的紐帶方面存在困難,邦迪才培養出一種人際間的感情障礙。中學時期受欺凌的歷史當然也幫不上什麼忙。儘管所有這些事情都無法為邦迪的所作所為找借口,他們還是可以為他的行為做出解釋的。

意識到積極因素和消極因素是如何在兒童、青年和年輕人的生命中發揮作用是很重要的。有時,對一些因素進行調整,比如與一位支持你的成年人建立親密的關係、接受來自親社會的同伴的鼓勵、或者得到免受家庭暴力的保護等,都決定了一個人是成為一名暴力罪犯,還是一名對社會有益的精神穩定的人。考慮到這一點,我們應該堅持尋找那些我們能施加積極影響從而讓別人的生活變得更好的地方,不論這些地方有多麼小。

標籤:【暴力】【消極因素】【臨界值】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