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術:奇跡只是發生在我們的大腦裡 | 時光心靈咖啡網

 

A-A+

魔術:奇跡只是發生在我們的大腦裡

2013年05月29日 人格心理學 暫無評論 閱讀 17 ℃ 次

讓我用這支麥克風

詹姆斯·蘭迪(James Randi)上台了,向主持人麥克斯·梅溫(Max Maven)問好,並從後者手裡接過麥克風。

82歲的蘭迪今天晚上精神矍鑠,西裝革履,戴著黑框眼鏡,從頭髮到眉毛,再到聖誕老人式的大鬍子,都是雪白色的。他一手拄著枴杖,一手拿著麥克風,對觀眾們說:“身為一名魔術師……我今天要向大家揭示一點魔術的秘密。”

台下坐著數百名觀眾,每人都花了不菲的票價來到洛杉磯斯科寶(Skirbal)文化中心,在2011年4月28日參加這場為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的神經科學研究募集資金的活動。

蘭迪的另一個名字是“令人驚異的蘭迪”(Amazing Randi),他最初被國際社會認識,是因為他的魔術表演。他起初表演的是心靈類魔術,後來又被認為是魔術史上最好的脫逃藝術家之一。現在,蘭迪的聲譽主要來自他對超出科學可知範圍的、超自然的和偽科學的不懈調查。

“我們魔術師非常熟悉人們會想什麼或者不想什麼。”蘭迪說,“你不會看到一名魔術師邊從口袋裡拿出一副撲克牌邊說‘這是一副普通的牌’,因為這句話會暗示人們去想,這副牌可能不是普通的。所以魔術師一般做的就是從口袋中拿出撲克牌,跟觀眾做簡練的對話,搞點小活動,然後繼續他的把戲。魔術師不會做出任何讓你懷疑這副牌的暗示。”

“魔術師還利用另外一個原理——一個非常重要的原理,我現在告訴你們,希望你們不要忘記。”蘭迪要進入今晚的重點了,“人們傾向於做出臆斷。”

在世界各地旅行的人會得到一個經驗,交通中用的紅燈總是意味著停,綠燈總是意味著行。當我們看到過許多次相同的現象後,便會根據以往的經驗對現象的原理或者發展做出推斷,或是蘭迪所說的“臆斷”。

“有人可能會說,我從不做臆斷,我需要的是證據,我是懷疑論者,我是個聰明人。”蘭迪邊說這句話,邊把手中的麥克風垂下,但他的聲音卻仍然能被在場所有人聽到。這時蘭迪做恍然發現狀:“哦,這不是我的麥克風。”順手就把麥克風放在了一邊。引發台下一陣大笑。

他從梅溫那裡接麥克風的時候並沒有說“讓我用這支麥克風”之類的話。他什麼都沒有說。“我什麼都不用說,你的臆斷是自動做出的。”蘭迪說。

“還有人認為我跟你們講這些話的時候是看著你們的,其實呢,我什麼也看不到,我的視力非常差。我通常都是要戴眼鏡的。”蘭迪說著又拿下他戴著的“黑框眼鏡”,然後直接把手指伸進了鏡框裡,“但這個並不是眼鏡。”他戴的僅僅是一個眼鏡架。台下再次爆發出各種驚訝的聲音。

“實際上,所有偉大的藝術都是基於對預測的違反。”美國巴羅神經學研究所的科學家史蒂芬·馬可尼(Stephen Macknik)在他的《大腦詭計》(Sleights of Mind)一書中寫道,你看一部電影,如果所有情節發展都在你的預料之中,你就會覺得非常無聊。相反,如果事情的發展違反了你的預測,你就會感到驚訝,你就會獲得愉悅。同樣的原理對於繪畫、詩歌、小說和偉大的魔術表演都是成立的。

馬可尼與他的同事和妻子蘇珊娜·馬丁內斯-康德(Susana Martinez-Conde)在過去五年裡專注於研究魔術背後的神經科學問題。

“我們能從魔術師那裡學到很多東西,從注意過程到記憶過程。”馬丁內斯-康德向南方週末記者介紹說,魔術師一輩子都在探索人的心理和認知規律並加以利用,他們所掌握的某些現象甚至於對神經科學家來說都是新鮮的。通過研究魔術師和他們的技術,神經科學家能夠更好地設計實驗室裡的實驗,進而研究人類意識的行為學和神經學基礎。

專業小偷的秘密

“讓我們感到興奮的一個新的研究成果是關於眼動的,它是我們與魔術師阿波羅·羅賓斯(Apolo Robbins)合作完成的。”馬丁內斯-康德說。

阿波羅·羅賓斯被稱為“紳士小偷”,能夠神不知鬼不覺地把觀眾隨身攜帶的物品偷出來。他曾當著美國前總統吉米·卡特的面從特勤人員身上偷到東西,這段表演一經公開,便有數個執法部門來向他咨詢其偷竊技術。

馬可尼等人注意到,羅賓斯能夠用手部不同的運動——主要分為曲線運動和直線運動兩種——來不同程度地誤導觀眾。在實驗室裡,馬可尼等人用儀器監測觀眾們看羅賓斯不同運動時的眼動情況,發現人們對於兩種不同的運動確實做出兩種不同的眼動。在某些狀況下,曲線運動比直線運動更加容易誤導人們的注意力。

羅賓斯在接受“偷竊訓練”的時候,就被教授如何在不同的現場狀況下通過手的運動來控制“目標”(或者說“受害人”)的注意力。如果他需要目標的注意力跟著他的手走,他的手就做曲線運動;如果他需要把目標的注意力從一點迅速調到另一點,那麼他的手就做快速的直線運動。

對於科學家來說,這些效果的神經科學基礎仍然是未知的。但是他們對此有一些猜測。這裡很可能涉及到兩個與眼動有關的概念,一個叫做“眼跳”,一個叫做“平滑追隨”。

眼跳指的是視線焦點從一點迅速跳躍到另一點。眼睛的這種運動對於我們看清眼前的環境非常關鍵,因為在任意一個時刻,我們的眼睛都只能分辨出鎖眼大小的區域的細節,我們視野中其他99.9%的面積其實都是模糊的。

“你之所以沒有感到你視野的99.9%都是垃圾,就是歸因於眼跳。”馬可尼解釋說,“你的眼睛一直像嗑藥的蜂鳥那樣跳動。你的大腦處理掉運動中的模糊部分,並將每次定影所獲得的少量信息整合在一起,以便向你呈現出一個細節豐富、影像穩定的畫面。”

平滑追隨是眼睛沿著連續的路徑運動,其間不經停頓或顫動。平滑追隨僅僅發生在眼睛追蹤移動物體的情況下,而且這種運動無法被偽裝出來。有時電影演員用眼睛追隨一個並不存在的物體,然後後期特效將這個移動的物體加入畫面,但在觀眾看來,演員的眼睛看起來就是很不自然。

馬可尼等人猜測,曲線運動會讓目標的眼動系統進入一個長時間追蹤魔術師的手的運動軌跡的狀態,乃是因為人腦不善於預測曲線的終點,於是人眼只好一直跟隨著運動的物體。假如羅賓斯的手是以直線運動,那麼人腦很容易預測終點的方向,於是眼睛就可以以跳動的方式運動。

當目標的注意力集中於羅賓斯曲線運動的手時,他們便沒有足夠的精力去注意羅賓斯正在進行偷竊的另一隻手了。事實上,羅賓斯發現,當他使用這種曲線運動的花招去偷竊時,他只能偷到那些預先知道他要偷竊的人的物品。正因為這些人預知羅賓斯的目的,他們就更加被那曲線運動的手所吸引而無暇他顧了。

標籤:【魔術】【注意力轉移】【神經科學】【心理學】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