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生命需要一些儀式 | 時光心靈咖啡網

 

A-A+

我們的生命需要一些儀式

2013年05月26日 人格心理學 暫無評論 閱讀 23 ℃ 次

 

大年初五晚21時,瀋陽,蘇家屯的本山影視基地裡,趙本山大叔搞了個收徒儀式,把大家給震撼了。

35位弟子,穿著統一的服裝,整整齊齊跪下,趙本山偕夫人馬麗娟,穿中式正裝端坐高台。整個儀式歷時90分鐘,非常隆重,一絲不苟:35位弟子都要對師父和師母三叩首跪拜,其後是向師父和師母敬茶,還要朗聲宣讀誓詞“誠信為本,善良為根,道德至上,從藝為民,勤學苦練,才藝求深,孝敬長輩,扶攜同門,遵紀守法,德藝雙馨,報答社會,永記師恩”。趙本山則向每個弟子頒發了寫有“本山第幾個徒弟”字樣的證書和入門禮,還有一幅他本人寫的“國法家規”的墨寶。

儀式缺失的時代

中國人久違這樣場面壯觀的儀式N年了。然而,這種二人轉、京劇等梨園行當裡常見的拜師收徒儀式,卻讓春晚小品王陷入眾矢之的,網上網下的口水幾乎把趙大叔淹死。最有代表性的就是:“有點像教主登基,很醜很封建!”

在心理學家看來,這種儀式卻別有深意。“在專業領域,你屬於什麼學派,你從哪兒來的,你在什麼位置,對每個人確立自己的社會身份非常重要。”心理學家賈曉明說。在中國心理學界,眾所周知賈曉明是屬於精神分析學派的,所以當她跟大家講起自己去維也納參觀弗洛伊德紀念館時,很多人意味深長地笑了。

“這就好像是一個認祖歸宗的儀式。從心理上,人們需要專業上的歸屬,也需要一個儀式來有板有眼地表明這種歸屬。趙本山搞的認師收徒儀式,跟大學裡的導師制一樣,其實是沒得說的。”但在號稱禮儀之邦的中國,一個傳統的拜師儀式為什麼招致眾多批評?

“這是一種集體的無意識投射。其實我們的內心需要傳統的價值和禮儀,但在這樣一個時代,中國人似乎什麼都不相信了,這種內心需要沒有獲得滿足,於是就很反感。”賈曉明說。

“儀式是針對某一個心理現象、生活事件,具有固定內容、步驟的一個程序化的過程。”賈曉明認為,在一定意義上,可以說,我們的時代,是一個儀式缺失的時代,中國許多傳統手工藝失傳,就與儀式的缺失有關——儀式幫助我們堅守傳承的價值,在情感和心理上有所歸屬。

也許痛感泱泱禮儀之邦的儀式缺失,有很多人嘗試復興中國古典禮儀。中國人民大學學生雷雲曾身穿漢服在圓明園舉行男子成人加冠儀式,西安60多名當代“仕女”身著漢服舉行了古代女子成人儀式“笄禮”……

然而,這種在因特網的時代和鋼筋水泥的大都市背景中還寬袍大袖的繁複禮儀,總讓人感覺不那麼自然。賈曉明說:“這種對儀式的復興太簡單了。儀式是有深刻內容和意義的,只有儀式的形式,卻未必具備儀式的內涵。”

給開始一個儀式

儀式的缺失,讓我們對儀式缺少敬畏,認為儀式就是走形式。在生活中,一些應有的儀式能減則減,卻不知道,它是如此深刻地影響我們的關係。

5年前,Echo和建軍結婚的時候,倆人還只是在深圳打拼的移民,當時他們都覺得,婚禮只是一個形式,不辦就不辦了。Echo卻說自己很久都找不到結婚的感覺:“我總覺得有很多東西沒有明確,內心很混亂。”

證券分析師Sam則抱怨他的未婚妻安娜對婚禮有太多要求:“一個神聖的教堂婚禮,請她的所有朋友和我的所有朋友……我被她搞得煩透了,為什麼女人這麼喜歡形式?一個婚禮有這麼重要嗎?”安娜則說:“穿白婚紗的婚禮,管風琴樂的伴奏,像公主一樣對我迷人的王子說,我願意……這是我夢想中的婚禮,對我非常重要。”

是女人更喜歡儀式嗎?“生活中,男人和女人都需要儀式,只不過,女人對儀式所賦予的情感和價值可能更多一點,儀式幫助女性在內心確立安全感。男人需要認識到,儀式對女性的意義、對關係的幫助。”賈曉明說。

對於Echo,她需要的婚禮具有多重意義:社會公示作用、新身份的確認等,而婚禮的籌備過程就是新婚夫婦心理角色轉化的醞釀、準備過程。Echo缺乏這個儀式,也就在心理上還沒有真正地確認新的身份,沒有做好開始新生活的心理準備。

而安娜想要一個神聖的教堂婚禮的要求,一點也不過分。在我們這個時代,外遇、離婚、分居越來越普遍——“一個神聖的教堂婚禮”不正是一個讓周圍的人、甚至整個社會來為愛情作證的機會嗎?“在這樣的宗教婚禮中,有一個儀式是在所有的人面前,父親親自把女兒交託給另外一個男人。”法國精神分析學家薩姆埃爾·勒帕斯捷(Samuel Lepastier)解釋,“它象徵性地表示了女兒和父親的告別,也暗示著她的俄狄浦斯情結的終結。”

生活中的很多重要時刻,我們需要有明確目的性、程序性的儀式,告訴我們新的生活已經開始,它會促使我們完成內心的轉變。

標籤:【儀式】【心理意義】【無意識投射】


隨機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