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心理生理學研究 | 時光心靈咖啡網

 

A-A+

宗教信仰,心理生理學研究

2012年11月25日 人格心理學 暫無評論 閱讀 50 ℃ 次

馬克思所說的,“宗教是人民的鴉片”,原來是有科學依據的。關於宗教,中國人最熟知的是馬克思的說法,他說:“宗教是人民的鴉片。”最近,加拿大多倫多大學的麥克·因茲利奇(Michael Inzlicht)發表在《心理科學》的論文,就從科學上揭示了宗教的力量。

因茲利奇的團隊考察了50名不同宗教信仰和種族的大學生,其中基督教徒佔了大多數,但也包含了穆斯林、佛教徒和無神論者。通過腦電波記錄,考察大腦中一個獨特的區域 :前扣帶回(ACC)。“ACC的激活,通常是因為我們遇到了‘噢噢,注意了,有什麼東西不對勁了’的情況。”因茲利奇說。這個區域在大腦中起到一個“報警器”的作用:它負責監控焦慮、衝突的情況,進而參與調節人類的行為。

在因茲利奇的研究裡,志願者們參與了一個簡單的測試ACC功能的實驗。參與者被要求判斷一個帶顏色的字詞是什麼顏色,但字詞的顏色可能與字詞一致,也可能不一致。這樣的測試在心理學上被稱為Stroop實驗。在類似研究中,人們往往會在字義和字色不同時產生困惑,比如判斷一個紅色的“藍”字是什麼顏色的時候,人們往往會受到“藍”字本身自己的影響,因而影響到對“紅”作出正確判斷。

此外,被試者還需要事先完成有關宗教熱忱和上帝信仰的測驗,以判斷他們對宗教的忠誠程度。通過分析反應結果,因茲利奇發現,宗教熱忱和對上帝信仰虔誠的人,完成Stroop任務時犯的錯誤也更少。這些信仰者並非天生在認知能力上優於常人,只是因為他們在反應時更加謹慎認真:他們在“不一致”條件下耗費的時間和他們的宗教熱忱成正比。

不僅如此,腦電波的結果顯示,篤信上帝的參與者,判斷錯誤時ACC的反應比普通被試要降低三到四成。即便是在控制了自尊、智力和其他人格特質因素之後,人們的宗教信仰還是可以顯著地預測ACC活動的變化。因茲利奇認為,這是因為宗教信仰在人們感到不確定和錯誤時,起到一種和抗焦慮藥物一樣的緩衝效果,“有信仰系統的人會認為世界發生的一切都是有意義的,所以他們心安理得地接受一切錯誤和不確定。”

不過,會不會是天生ACC反應小的人更容易擁有虔誠的信仰呢?在因茲利奇的另外一個實驗中,所有被試者都是教徒。因茲利奇讓他們寫下自己最喜歡的宗教信條和最喜歡的季節。研究發現,只有當他們寫下與宗教有關的信條時, ACC才會減小活動,而寫下與季節有關信息時,則沒有顯示出與常人的差別。

心理學家洛倫薩揚(Ara Norenzayan)認為,這和人們之前對宗教的很多理解不謀而合。宗教可能為我們提供了一個理解世界的框架,讓我們清楚何時做、怎麼做,和如何處理特定的情況,為我們和世界的互動提供了一個藍圖。信仰宗教的人,對生活有一個更長遠的看法和宏大的信念,因此不會輕易對自己作出的判斷感到焦慮和後悔。不過,因茲利奇認為,這也是一把雙刃劍:降低了焦慮的同時,宗教也可能會讓人們失去修正錯誤的能力,最佳的方式還是盡量去找到某種平衡。

有趣的是,這和之前一個與政治信念有關的研究結果不謀而合。之前,紐約大學社會心理學家戴維·阿莫地(David Amodio)的研究表明,共和黨的美國人比民主黨的美國人在ACC上反應更弱。或許共和黨穩定、不變通的政治信念和宗教在應付人們的焦慮和衝突方面有相通之處。不過因茲利奇認為,宗教超乎政治的一點在於,宗教可以提供一種終極的解釋,甚至對於我們身後的未知事物,宗教都有一種極大的控制感,也因此會給人們帶來更大的安慰。

標籤:【宗教】【生理學】【ACC反應】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