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律賓門多薩——通過權力感追求親密 | 時光心靈咖啡網

 

A-A+

菲律賓門多薩——通過權力感追求親密

2012年09月14日 人格心理學 暫無評論 閱讀 36 ℃ 次

一個人對建立親密關係存在著錯誤的見解,居然還付諸於實踐,這實際上消滅了建立親密關係的可能性。
                                                   ——摘自帕萃斯•埃文斯的著作《不要用愛控制我》

通過一個人想建立什麼樣的外部關係,可以推測他的內心,也即其內在的關係模式。

這是我講課時常提到的一個觀點,這個觀點,可以是認識“8•23”慘案的菲律賓前警督門多薩內心的一把鑰匙。

據最新報道,將門多薩從家裡帶到馬尼拉市中心的是一位女子,該女子很好心也很配合地將車牌遮住(該車牌號當天被禁行),她坐在副駕駛位上,由全副武裝的門多薩開車,到了目的地後,門多薩對她說,他開車就沒人敢抓他。

這位女子也很納悶,門多薩為何穿一身警服且攜帶槍,對此,門多薩回答說,他要運東西。

門多薩這句看起來不大起眼的話,卻展示了他的內心。

通過這句話,他構建了這樣一個外部的關係模式:他向一位女子展示,他無比強大,別人都怕他。

任何一個人做任何一件事,也許旁人會覺得無比詫異,但其實,類似這樣的事情他已在生命中輪迴了很多次了。這也是我在講課中強調的觀點。

放到門多薩的人生中,就可以推斷,他向一個人展示他無比強大而其他人懼怕他的行為,在他生命中已輪迴很多次了。

看起來,8•23慘案要比門多薩講這句話時的情形劇烈無數倍,但這兩者的內核是一樣的,都是門多薩在向人展示,他無比強大,別人都怕他。

這種外部的關係模式,一定是他內在的關係模式的展現,也就是說,他的內心中一直藏著這樣的東西,才導致了他那樣對那名女子說話,也最終導致了他劫持大巴並令8名香港同胞殞命。

通過權力感追求親密

我很強大,別人要怕我——門多薩這樣的內心世界,如果套用心理學理論的話,可以說,他是一個支配者。

我們每個人的內在邏輯都有一個三部曲:我做了A,你要做B,否則就會C出現。C是懲罰性的信息。

支配者的三部曲則是:我很強大,你要聽從於我,否則有你好看。對支配者而言,最極端的C自然是取他人性命。

並且,尤其重要的一點是,通常每個人只有一套內在邏輯,而且對這套內在邏輯缺乏認識,或者說根本不敢去認識,於是,越是遇到挑戰的時候,對這套邏輯就會越加執著,因為每個人內心深處都認為,自己這套邏輯是命根。

這樣就可以理解,為什麼門多薩要通過劫持外國遊客大巴的方式來達到自己官復原職的目的,他也許真的認為,以錯誤糾正錯誤,這是行得通的。

從我們這些旁觀者來看,你將事情鬧得如此轟動,而且目的是為了重新在一個國家的權力體系中佔據一個位置,這怎麼可能行得通?但是,門多薩的極端個性會使得他認為,這條路是可以走的。

一個報道引用菲律賓一些內幕人士說,菲律賓政客特別在意名聲什麼的,所以他們可能會對門多薩讓步。對此,我個人看法是,這更可能是一種事後的合理化思考,是他們試圖對門多薩做一番理解,但這個理解並不可靠。

最近,我在看美國一部犯罪學的教材,書中專門寫到,罪犯中有一種人追求的是對被害人的權力感,他們嚴重傷害了被害人後,還以為自己可以和被害人做朋友。因為這種幻想,他們不會偽裝作案現場,因為他們覺得這根本沒必要,結果會被警方輕鬆抓住。

那些犯下強姦後還試圖與被害人談戀愛的男子,屬於此類的典型。

標籤:【菲律賓】【門多薩】【權力】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