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的外交心理學 | 時光心靈咖啡網

 

A-A+

美國的外交心理學

2009年11月28日 人格心理學 暫無評論 閱讀 27 ℃ 次

 

心理學還是一門年輕的學科,但人類的心理卻有著漫長的歷史。美國外交中的心理學運用,已成功地塑造了美國的敵人“邪惡軸心國”,但似乎也不可避免地為共和黨這次的敗績埋下伏筆。在心理學上有兩個實驗結果,可以幫助我們認識美國外交的心理學因素,也可以對這次中期選舉中共和黨的敗績有點新的認識。

美國中期選舉順利的結束了。正如許多人所預料的那樣,在外交政策成為選舉主軸的情勢下,共和黨極不情願地承受了滑鐵盧之痛。

在本屆共和黨政府的對外政策中,最為人詬病的是對所謂“邪惡軸心國”的政策。選舉前,美國深陷伊拉克泥潭,而面對朝鮮、伊朗日益強硬的政策,美國卻顯得瞻前顧後般的侷促。這樣一種局面,讓美國人怎麼能從心裡支持政府的外交政策?然而,就在這樣的時刻,在選舉前十多天,我們卻聽到了美國國務卿賴斯斬釘截鐵的為美國的外交政策下一結論:布希總統四年前提出的“邪惡軸心”是英明的論斷,幾年來的事實證明他是正確的。

貼標籤的依據

賴斯的言論,讓筆者想到兩個著名的心理學實驗。透過這兩個實驗結果及其影響,我們或者可以認識美國外交的心理學因素,也可以對這次中期選舉中共和黨的敗績有點新的認識。

1973年的一天,一位舉止有如紳士的中年男子走進美國東海岸一家著名的精神病院。他向接診的精神病醫生詳細描述了自己的“幻聽”症狀,並要求就醫。醫生初步診斷他患有精神分裂症,並批准他住院。

奇怪的是,這位中年男子住院後舉止正常,再也沒有提及所謂的“幻聽”。但精神病院的醫生依然說他是精神病患者,醫院的護士還在他的病歷上記錄了他的一些反常行為。事後證明,這是美國一家大學心理研究所進行的心理學實驗,而那位就診的“精神病患者”則是一位心理學教授。

根據這樣一項特殊的實驗,心理學家得出了一個具有普遍意義的結論:在人類社會生活中,一旦某人被認定具有某種行為傾向。那麼,在人們的眼中,他的一切行為都具有這種傾向。

美國是20世紀世界心理學研究和應用的重鎮,影響現代、當代心理學發展中的諸多實驗都在美國進行,這些實驗所得出的結論,影響心理學理論的走向,甚至也影響世人的行為方式。同時,美國的政治、經濟、社會、文化生活對心理學的應用也非常廣泛,美國政府政策的心理學因素通常很濃厚。

從近年來的美國外交政策看,布希政府比較嫻熟地運用了上述心理學結論,通過給一些對立國家貼上各種標籤,強化世人眼中這些國家的負面形象,在潛移默化中讓世人逐漸形成對這些國家的定向認識,並進而否定這些國家的一切行為。

標籤:【外交心理學】【選舉】


隨機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