氣質 | 時光心靈咖啡網

 

A-A+

氣質

2009年10月03日 人格心理學 暫無評論 閱讀 25 ℃ 次

氣質(temperament)是個人心理活動的動力特徵。這些動力特徵主要表現在心理過程的強度、速度、穩定性、靈活性及指向性上。譬如,我們情緒的強弱,意志努力的大小,知覺或思維的快慢,注意集中時間的長短,注意轉移的難易,以及心理活動是傾向於外部事物還是傾向於自身內部等等就是其具體表現。

氣質在心理學史上是一個古老的概念。早在古希臘時代的醫學家恩培多克勒(公元前495~公元前435年)的“四根說”中,就已經具有了氣質和神經類型學說的萌芽。恩培多克勒認為,人的身體是由四根構成: 固體部分是土根,液體部分是水根,維持生命的呼吸是空氣根,血液是火根,並認為思維是血液的作用,火根部分離開身體且血液冷些,人就進入睡眠。火根全部離開身體,血液就徹底冷卻,人就死了。恩培多克勒認為,人的心理特性依賴於身體的特殊構造,不同的心理表現是由於身上“四根”結構比例配合不同之故。他認為演說家是舌頭的四根配合最好的,藝術家是手的四根配合最好。恩培多克勒的“四根說”為後來的氣質和神經類型學說奠定了某種基礎。

古希臘時代的另一位著名的醫學家希波克拉底(Hippocrates,公元前460一公元前377年)吸收了前人的醫學成就,將恩培多克勒的人體含“四根”之說發展成了更加系統化的人體含“四液”學說。他認為人體有四種液體,即:粘液、黃膽汁、黑膽汁和血液。

粘液生於腦,是水根;黃膽汁生於肝,是空氣根;黑膽汗生於胃,是土根;血液生於心臟,是火根。他在《論人的本性》一書中說,正是這四種體液“形成了人體的性質”,而且“當這些元素(體液)在復合上、力量上、體積上彼此失去適當的比例,並當這些元素中有一種太多或太少、或在體內孤立而不與一切其他元素結合時,人就感到痛苦”。希波克拉底認為,機體的狀態就決定於四種體液的混合比例。後來,羅馬的醫師蓋侖(Galen)用拉丁語“temperamentum”一詞來表示這個概念。他們根據四種體液比例的不同而把氣質分為多血質(以血液佔優勢)、粘液質(以粘液佔優勢)、膽汁貢(以黃膽汁佔優勢)、抑鬱質(以黑膽汁佔優勢),這就是“氣質”概念的來源。

在我們的日常生活中,的確可以看到,人們的外部行為特點有很大的個體差異。有的人非常活潑,情緒易激動,精力充沛,說話像連珠炮式的,面部表情也豐富多彩,還常常做出多種手勢;有的人則是遲鈍、沉著、鎮靜的,很少露出笑容,面部表情和手勢極少,缺乏表達力,語調平緩,目光冷淡。一些人好交際,易與周圍人接觸,樂觀愉快;而另一些人則孤僻,不善交際,沉默寡言,鬱鬱寡歡。即使當兩個人做同樣的工作,並且也做得同樣好,我們還是可以看出,一個人表現出熱情主動、興致勃勃、不拘一格、浮想聯翩的精神,而另一個則是從容不迫、有條不紊、照章行事、實事求是地工作。

這種外部行為個體差異往往在童年時期表現得最單純、最自然。兒童們不論在上課時還在課餘時間的遊戲中,我們都可以看到他們的情緒、活動積極性等心理表現的不同。一些兒童非常好動,突發地、迅速地反應著外部情況的變化,他們的情緒(愉快、苦惱、委曲)表現得淋漓盡致且缺乏自制;一些兒童活潑,朝氣蓬勃,善交際,無憂無慮,靈活而不急躁;一些兒童學習、作業速度緩慢,說話也慢吞吞的,情緒幾乎表現不出來,表面上似乎不關心自己的學業成敗;還有一些兒童孤僻,害羞,不愛交際,言語溫和而膽怯,情緒脆弱而敏感。在剛出生的嬰兒中也可以看到這種個體差異。如:有的嬰兒好哭,有的嬰兒安靜,有的睡眠很有規律,有的卻毫無覺醒規律,有的在床上經常扭動,有的卻能安靜地躺很長時間。因此,有充分的理由使人相信,一個人生來就帶有一種行為方式和情緒反應類型的傾向性,這種先天的傾向性就是氣質。

由此可見,一個人出生時固有的、穩定的心理特性,就是氣質特性。因而,首先屬於氣質特性是那些先天的、個人獨特的心理特性。這種獨特性是什麼呢?它就像兩條自然的河流:一條位於平原緩緩地流,另一條位於高山上急湍而下。第一條河流平穩地流著,沒有明顯的汩汩聲,沒有洶湧的波濤和急湍的奔騰。第二條河流完全相反,河流湍急奔瀉,咆哮有聲,洶湧澎湃,撞擊著兩岸岩石,泡沫飛濺。然而,這兩條河流的流動特點是由一系列自然條件制約的。

標籤:【氣質】【希波克拉底】【體液】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